李锐、杜光、李普、胡绩伟、张定: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Share on Google+

【杜光题记:这篇文章原是我2005年4月25日在陈独秀研究会举行的纪念五四运动86周年座谈会上的即席发言,李锐老建议我将它整理成文,于当年5月4日,以李锐、李普、胡绩伟、张定和我联名,在几个网站上发表。14年过去了,环视当前中国社会,民犹是也,蒙昧如故;国犹是也,专制逾恒。严峻的现实,更需要发扬五四精神,高举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的旗帜,呼求科学民主。为此,特一字不改地重发此文,以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当年与我联署发表此文的李锐、李普、胡绩伟、张定四老均已谢世,重发此文,也是对四老的悼念。2019年4月21日】

“五四运动”到现在已经86年了。当我们回顾当年的历史,缅怀民主革命先辈的时候,一个严峻的问题便会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应当怎样继承”五四运动”的传统,发扬”五四运动”的精神?我们对这个问题的答复,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五四运动”提出的科学民主两大诉求,开辟了反封建的民主革命的新阶段。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意味着民主革命进入了又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它为民主革命的继续和完成,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中国人民的历史任务,是利用这个良好条件,继续推进民主革命,主要包括:发展市场经济,迅速提高社会生产力水平;建立民主法治的政治制度,肃清专制主义和奴隶主义;实现文化多元化,发扬自由平等的价值观念;促进社会主体化,构建健全的公民社会。只有在持续完成这些民主革命的基本任务以后,才谈得上社会主义。

遗憾的是,我们在建国不久便偏离了这一条历史必由之路。以”一化三改造”为主要内容的社会主义革命,剥夺了资本家、农民和手工业劳动者的生产资料所有权,铲除了市场经济赖以生长的土壤;接着开展的”政治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剥夺了知识分子的思想言论自由,切断了在社会上传播自由民主的管道。在斯大林主义指导下的这两个”剥夺”,扼杀了民主革命的继续发展,为封建专制主义的复辟繁孳,提供了经济基础和政治思想环境,使它得以在”社会主义”的旗号下死灰复燃,卷土重来,导致社会倒退。但是,广大人民群众却没有放弃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和对自由民主的追求。几十年来,先进知识分子和广大民众一次又一次地提出广泛的民主要求,冲击着封建专制制度,从1957年的”右派言论”,60年代的”三自一包”,到1979年的西单墙,以至1989年的学生运动,却都遭到严酷的镇压。即使是以讨论真理标准问题为形式的思想解放运动,由于特殊的政治环境和历史条件,因而获得了一定的成功,但一旦触动了专制制度的根基,便受到特权势力的压制,以致半途而废。建国以来的历史,贯串着继续反封建的民主革命和维护封建专制体制这两种力量之间的矛盾和斗争。

文化大革命以毛泽东逝世和四人帮被粉碎而宣告结束,民主革命得到了新的发展机会。广大农民挣脱了号称人民公社、实为农奴制庄园的束缚,实现了初步的经济自由;城市经济的改革开放,使市场经济一步一步地跨越了观念和体制的障碍,取得了合法的地位,民有经济蓬勃成长,社会生产力得到了迅速的发展。这是民主革命在经济领域的重大胜利。

但是,政治、文化、社会诸领域的发展,却远远落后于经济的进步。在这些领域里存在的形形色色的专制主义和奴隶主义,不但抑制了市场经济的健康成长,而且阻碍了整个社会的均衡发展。这种现象,反映了我国的民主革命远未完成的社会现实。因此,继续推进民主革命,就成为摆在全国人民面前的最重要的时代性任务。

民主革命在政治领域的首要任务是改革政治体制,肃清专制主义,建立民主、法治、分权制衡、具有健全的监督机制的政治制度。中共第十六届中央在第三次、第四次全会上先后提出科学发展观和构建和谐社会,从方法到目标,构成了一条完整的社会发展路线。但是,1989年后愈演愈烈的腐败现象,却严重地破坏了社会的和谐,使这一路线很难畅通贯彻。而腐败现象主要来源于党政官吏的滥用政治特权,来源于政治体制的固有弊病。因此,要推进政治领域的民主革命,构建和谐社会,就要革除现行政治体制的专制极权因素,加强民主法治和监督机制,保卫人民的民主权利,这对于构建和谐社会、促进两岸统一、中国和平崛起,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18年前,中共十三大曾把党政分开作为政治体制改革的首要任务,这是一个革命性的思路。它可以有效地解决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问题,是实现政治民主化的必不可少的过程,也应当成为民主革命的一个重要步骤。

民主革命在经济领域的任务是继续完善市场经济,特别是要实现农业从小农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化;逐步取消国有经济的垄断地位,为民有经济提供创业发展和自由竞争的良好环境;在加强宏观指导和监督的同时,禁绝党政机关对企业活动的干预,堵塞权钱交易、产生权贵资产阶级的渠道;吸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先进企业的经验,提倡职工持股并参与企业的管理和监督;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统筹兼顾,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全面发展。

民主革命在文化领域的主要任务是实现言论自由和新闻出版自由,取消舆论一律的指导思想,废除新闻检查制度,解除报禁;切实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在全社会提倡自由的思想和独立的精神,以实现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和文学艺术的普遍繁荣;克服学校的机关化、官僚化,在高等学校实行民主治校、教授治校,鼓励兼收并蓄、兼容并包,使学校成为培养人才和传承、发展文化与科学的自由园地。

民主革命在社会领域的任务是培育公民社会,发挥它对于社会稳定与健康发展的积极作用。为此,就必须落实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提倡解放个性,消除奴性;创造条件,使每个公民,特别是知识分子,都能有评论时政得失的良好机会和维护公民权利的宽松环境;切实赋予公民以建立和参加任何非政府组织、并开展各项社会活动的自由权利,取消社会团体的挂靠制度。现有的工青妇商文等各界群众团体,都应当与党政机关脱钩,把独立自主地开展活动的权利还给他们。近期最需要的是扶持处于弱势的群体,帮助他们建立能够代表其自身利益的群众组织,如农会、进城打工的劳动者协会、拆迁户维权组织等。为了普遍提高民众的公民意识,使每个公民都能行使自己的权利,恪尽自己的义务,除了广泛进行公民教育外,还应在中小学设置公民课,从儿童开始培养合格的公民。

完成民主革命是一个相当长期的历史阶段,它不需要采取暴力的形式,但这有赖于政治家和广大民众的观念更新。目前人们对民主革命普遍缺乏正确的认识,主要是因为在意识形态上存在着两个与民主革命格格不入的传统观念。一是已经积累两千余年的专制主义和奴隶主义,一是几十年来在斯大林主义的教谕熏陶下形成的错误的社会主义观。因此,要推进民主革命,首先需要人们在观念形态上有一个根本的转变。为了凝聚全民的力量来完成这一历史任务,有必要在可以预见的时期内,开展一场新的思想启蒙运动。在这个运动中,既要启自由民主、个性解放之蒙,清除人们在观念形态上的专制主义和奴隶主义;也要启马克思主义之蒙,使广大民众,特别是党政干部,从斯大林主义的思想牢笼里解放出来。在这个新的启蒙运动中,每个具有独立见解的公民,都应当有尽情驰骋的广阔天地。所有马克思主义者、社会民主主义者、自由主义者、保守主义者、以及志在复兴儒学的思想家,都应当有足够的机会,来阐述自己的学术观点和政治理念,各是其是,各非其非。在全面的充分的宣传和辩论中,探索社会发展的最佳途径,熔铸完成民主革命的利器。中华民族只有经历一次比”五四运动”更加广泛更加深入的思想启蒙运动,为完成民主革命准备雄厚的丰富的思想资源,才能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我们在青年时代都曾投身民主革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为建立一个”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和富强的中国”而奋斗。建国以后,经过五十多年的曲折道路,在我们白发苍苍的垂暮之年,才遗憾无穷地发现,我们仍然面临着反封建的民主革命任务。这使我们感到痛心,也感到沉重的责任。我们希望,一百多年来追求宪政中华的志士仁人的愿望不致落空,”五四运动”以来为民主革命英勇牺牲的先驱者的热血不会白流。中华民族迫切需要新的思想启蒙运动,需要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我们热切地希望,一切有远见的政治家和有识之士,都能认请这个历史趋势,顺应历史的召唤,为推进新启蒙运动,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做出自己的贡献。

2005年5月4日

新世纪2019年4月22日

阅读次数:1,0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