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8

在本专栏的上次节目中播出的《赵正永曾在胡锦涛祖籍当过六年“父母官”》的一文中我们介绍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中期的赵正永没有从共青团系统象刘奇一样葆获取迅速晋升之捷径,做出了到中央党校“充电两年再出发”的选择,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对自己留安徽就地升迁信心十足,原因是当时他已经被日后出任了安徽省委书记的卢荣景非常看好。所以才宁可放弃从省委秘书长位置上更早一步升至副省部级的机会,以为日后晋升更高位阶把基础夯实。没成想在担任黄山市委副书记和书记前后六年并留下“美名”后,却仍然被继续停留在正厅局级待遇上。

赵正永“涉嫌共严重违纪违法”的消息公布与众的次日,香港《明报》即“引述消息”称,赵正永早在去年8月已接受调查……。赵正永属于“徽帮”成员,颇受曾任安徽省委书记、后官至中共国务院副总理的回良玉赏识。

但事实恰恰相反,当年的赵正永正是因为没有及时巴结上江泽民派往安徽的“钦差大臣”回良玉,才被停留在正厅局级待遇上长达七年之久。

笔者十数年前即为了采写关于回良玉的文章访问到了一个退休后随子女到美国的前安徽省委人士,近日再与此人士谈论到赵正永的情况时,该人士说赵正永当年在黄山市主政时应该是没有什么绯闻和劣迹被传播和散布到省委机关,与他形成显明对比的到是在地上任职时劣迹斑斑,边腐边升,公开声称纪委查我一次我就晋升一级,日后在安徽省副省长位置上终于一栽到底,最终被押上反腐断头台的王怀忠。

却原来,当年同在安徽家乡从政的赵正永和王怀忠两人,赵正永1983年即已经官到副厅局级,王怀忠虽然比赵正永年长五岁,但直到1993年,也就是赵正永在副厅局级待遇上坚持了十年才被“扶正”的当年,这位王怀忠才从正县级,即国家机关的正处级升至副厅局级。

1993年4月,赵正永从黄山市委副书记岗位上被扶正,被任命为安徽省黄山市委书记,黄山军分区第一书记、第一政委。

赵正永晋升正厅局级的当月,安徽省的时任县级市市委书记王怀忠被晋升至副厅局级,出任安徽阜阳地委副书记和阜阳地区行政公署专员。

接下来,赵正永在黄山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坚守了整整五年。1998年4月调任省公安厅长后,仍然继续享受正厅局级待遇,直到两年零一个月之后的2000年5月离开安徽去“支援大西北”。

而当时的王怀忠在副厅局级位置上只停留了两年半即被扶正……。

1998年4月赵正永调任安徽省公安厅长后,无论是他本人还是当时所有安徽省委和省府大小官员,谁都相信赵正永很快就会被宣布升任副省部级了,或是以副省长身份兼任公安局长,或者以省委常委和省政法委书记身份兼任公安厅长——因为这是惯例。

令当时的安徽省委和省府上上下下,也令当时的赵正永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不但在省公安厅长位置上坚守了两年又一个月时间一直都没有被安排享受副省部级待遇,进一步被“重用”为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后,居然没有被安排进入省委常委。当时的省政法委书记即使不是省委副书记兼任,省政法委书记进入省委常委也是组织“标配”。

而与此同时,曾经在由正县处级晋升为副厅局级这一步比他赵正永整整晚了十年的王怀忠反到是后来居上,在赵正永自认为应该可以在1999年1月的安徽省九届人大上被安排一任副省长职务时,据说是当时的省长回良玉以“这个同志还年轻,可以再等一等”为由排斥了赵正永。但事实上在当年的安徽省里,比赵正永年轻四岁的汪洋早在1993年,也就是赵正永被晋升正厅局级的同年,即已经高就安徽省委常委兼副省长,在这次安徽九届人大上直接被安排为却第一副省长和省府党组副书记,无疑是已经被确定为回良玉的省长接班人选。因为此时的回良玉已经被内定要赶在当年8月,也就是召开省九届人大安排他连任安徽省长的半年后,赶在省委换届时接替卢荣景的省委书记职务.

1998年8月,回良玉开始以安徽省委书记身份兼任省长,为了给回良玉腾位置,当时刚刚年满六十三岁的时任安徽省委书记,赵正永一生中最为感恩戴德的政治伯乐卢荣景居然被降格为省政协主席。当时的省级政协主席有不少都省委副书记兼任的,因为这样即可以令那个省委副书记和省长一样也享受正省部级待遇了,但因为卢荣景此前是省委一把手,所以干脆把他逐出省委常委会。开了省级政协主席不进同级省委常委会的先例。

回良玉正式接替了安徽省委书记职务后,因为当年是落入邓小平法眼才成为五十年代中期出生者中最早被提拔为省委常委的汪洋再次落入朱镕基法眼,所以当时的中组部听从了朱镕基的建议,没有安排汪洋,而是安排了时任安徽省委常委兼合肥市委书记,十四和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王太华接替了回良玉的安徽省长职务.

王太华上任数月之后,中组部正式下达调令,将此前已经进京在国家计委“帮助工作”的汪洋正式任命为国家计委副主任。

事实上,当时的回良玉被安排到安徽任职前,即已经被时任总书记江泽民安排为中央领导层干部接班梯队的培养人选之一。

笔者多年前即在本专栏发表和播讲了《回良玉当年被党内保守派集体看好》一文,介绍了三十年前的“六四”镇压成全了本来已经计划在一九九二年退休“回母校当教授”的江泽民,也令因为被检举“生活作风不检点”和“多吃多占”而被“中止”了当时的吉林省省委常委职务的回良玉时来运转。

“六四”镇压之后,江泽民进入中南海亲自拍板的第一项“重大决策”就是在党内宣布撤消赵紫阳时代的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和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另起“炉灶”,成立自己的“中央政策研究室”。当时在“六四”镇压当天即奉命接管人民日报的前吉林省委书记高狄向江泽民推荐了一批支持“六四”镇压表态最为坚决的当时的吉林省委和省政府的干部,而回良玉在是高狄的推荐下能令江泽民相信是“不可多得的懂农业的干部”,从吉林奉调进京出任该研究室副主任兼农村组长。

在中央政策研究室里,回良玉只工作了一年零十一个月的时间。一九九二年年中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在讨论十四届中央委员会组成人员的候选人名单时,江泽民和主管组织工作的宋平都认为,鉴于党内高级干部中农业专业出身者少之又少,应该把回良玉这样的同志放到重要的农业省份去进一步加强省级领导的锻炼。于是,回良玉于中共十四大召开之前的一九九二年八月被安排为湖北省委副书记,并在十四大上被安排为中央候补委员。继而又被安排为省委副书记兼省政协主席,以令他尽早开始享受正省部级待遇。

在湖北省委过度了不到两年,回良玉即按照江泽民的中央领导干部培养路线,分别到农业大省和经济大省任党政一把手以积累晋级中央领导层的政治资本。一些政治嗅觉敏锐前安徽省政界人士在回良于一九九四年从湖北省平调至安徽省代省长时即看明白了这一政治套路,所以当回良玉一经入主安徽,他们的重点巴结对象立刻就从当时的省委一把手卢荣景转到回良玉身上。其中的典型代表就是王怀忠。

安徽土生土长的王怀忠和日后对他十分欣赏并对他大力提拔重用的回良玉年龄相仿,都是“农家苦孩子”出身,都具有省级党校“学历”都能说会道,在自己家乡出道后都落下过“大吹”的外号,一个是“王大吹”,一个是“回大吹”。与回良玉“相见恨晚”之前,已经在自己被提拔至地级副职领导岗位的安徽省阜阳地区又落下一个新外号“王坏种”,原因就是他在当地的所有“政绩”都是极其不得人心的好大喜功。但是这却正对上了“新来的回省长”的味口。

回良玉到任不久,即在时任阜阳地委副书记王怀忠的强烈请求下两次视察阜阳,按照当地干部的回忆,王怀忠在首次接待回良玉到阜阳的前夜即开导手下人等,你们可不要以为这个新来“回回”省长只是“省委二把手”,人家可是“钦差”!总书记亲自派来的。在陪同回良玉的过程中,王怀忠口口声声“回省长铮铮东北铁汉,千杯不醉,万杯不倒”,令个日后到国务院工作后又新得一个“酒桶”外号的回良玉受用得不得了。回省委后即对省委常委一班人盛赞王怀忠的“不可多得”。

当年的回良玉到安徽下车伊始便颐指气使,对省府的工作自不待话下,过份的是对省委的党务工作也是随时发号施令,俨然一副“老子(安徽)天下第一”的口气和作派。因为一位时任中组部副部长在安徽省府和省委干部大会上宣布回良玉到安徽任职时即已经挑明了“这次安徽省委和省府的调整工作是在总书记江泽民同志亲自关怀和指导下进行的”,生怕当地干部还不明白这位回良玉是地地道道的“钦差”。时任省委书记卢荣景不可能不买他的账,以至于在省委常委会议上卢荣景常常都是宣布会议开始后即“动议”“请良玉省长先说说看?”

所以,当年的回良玉自到安徽工作之后,无论是担任表面上的省委二把手兼省长期间还是担任省委书记期间,安徽省的党务大权,尤其是组织大权基本上是由他来行使。于是回良玉到安徽还不足一年,王怀忠即于一九九五年十月被他提拔为阜阳地委书记,四个月后国务院正式批准了在安徽阜阳设立地级市,王怀忠理所当然是市委书记。

日后被判处死刑的王怀忠被查出的巨额受贿款项有多少被直接或者间接孝敬到回良玉手里也许终有一天会被揭露,而人所共知的事实,回良玉离开安徽之前不念念不忘的就是兑现给王怀忠的升官承诺。从地市级提至副省级的干部,省委只有推荐的权力,审查和批准权在中组部,但当时的回良玉已经袯江泽民内定十六届中央领导集体的新成员之一,他以省委书记身份举荐的干部中组部那里岂有审查不过的道理。于是在回良玉抢在离开安徽省委书记职位调任江苏省委书记之前的前一个月,借汪洋被调任国务院,空缺出一个副省长名额的机会,提升了王怀忠为任安徽省副省长和省党组副书记。

但是,正所谓不是不报,时候不到。回良玉当年前脚离开安徽省委,阜阳乡亲告到安徽省委的对王怀忠揭发信就被新任安徽省委书记王太华转呈中纪委了。2004年2月12日,王怀忠在山东济南被处死。三年之后,也和当年王怀忠一样是被回良玉提拔为安徽省副省长的王昭耀因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缓。

从王怀忠当年这一段在回良玉手下官运亨通的经历,足可以反证当时的赵正永应该是不被回良玉看好所以才在那几年里一直被迫委屈在正厅局级岗位上。这就是为什么赵正永在已经被内部任命为陕西省委常委兼省政法委书记,离开安徽省委大院时一吐压抑多年的心中不快,大喊了一声“苍天有眼”!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