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回复博讯韦石

Share on Google+

韦石:看了一些留言后,太失望了。从这些留言看,中国已经没有希望,人处于如此癫狂状态,完全丧失了理性,没有了思维。可悲可叹。任何人太自我,其实是一种病态。但愿这种病态只存在于异议人士中,毕竟这个群体是少数。2017年郭骗出现,杨恒均的心比我还凉,看了海外的表现,悲观。

韦石

我有时也想,这个群体和鲁迅的人血馒头,和街头看着老者倒地不去搀扶,有区别吗?其实更糟糕,博讯和我帮助的那么多访民、异议群体,围观、漠然还算好的,更糟的是像北风、赵岩等,公开要把博讯搞死,把我送监狱。大家想想,这是一种什么病态?

如果异议群体代表中国未来,看看我的分析,你们有何感想?我常说,这些现象,违背了基本情商智商,我再想,是否哪天我也变得六亲不认,也变得畜生不如?当我们已经如此冷血,还谈什么高尚的民主?

我常给编辑说,博讯报道访民,是帮他们。多年来,常有人指出,博讯太多的访民诉苦,悲惨的事件,让很多普通读者“反感”,看了心情不好。作为新闻类网站,博讯是报道访民最多的,也是海外异议群体发声平台。每次开会、有人写文章,很多人期待发在博讯,发的不及时和位置不好,还抱怨。但博讯要倒下时,

博讯要倒下时,有北风、赵岩等明着暗着插刀,看热闹的也多。我倒和挺郭的保持正常关系,也不想连累大家,所以没有试图说服哪位帮我。当然感激李伟东、夏业良等众多敢言人士。我知道不会倒下,因为我做事有底线,但真正伤害来自以上观察。

我看到异议群体的冷漠,明哲保身,精于算计,曾说过,见恶不怒,不是好男儿。这就是为什么我不会变的老成,或者那种不像男人的老成。我赞赏美国有人插队,总会有人站出来。我们连周围的恶都无法制止,甚至自己在罪恶,如何去说服大众,跟你走?

蔡楚:我反而认为,中国人已经有了权益意识,不再只听别人怎么说。尤其不听权力怎么说,才是中国的希望。人不可能完全理性,人不可缺少血性。有了自我的判断,是权益意识的开始。这样才能摆脱奴才意识。你帮助过人,并不表明你的行为都是不能反对的。博讯的路得自己走,他人搞不死。我怀念早期的博讯。

韦石:我从来不在意正常批评。但在意访民去挺郭说博讯特务,在意北风要把博讯毁掉,帮着郭把我送进监狱。恶毒和不同意见有本质区别。

蔡楚:桥归桥,路归路。我不隐瞒我不喜欢杨恒均,但也会为他发出声音。但是,我只是一个人,没有事实也没有时间去判断一个人是否特务。也没有必要去判断不同意见的善恶。 人有多重性,我无法洞察人背后的故事。作为一个写诗人,我警惕自己跌进名利链。 人在江湖,时光匆匆,保持一份坚守和不落井下石的底线。

自由飞翔:蔡先生是君子所为,这是您和韦先生共同的特点,再伟大的人也有人不喜欢,何况杨只是一个普通人。韦先生现在告诉大家他所认识的杨也只是让愿意了解杨的人多一个角度,希望大家用常识和良知看待,能像您这样不受舆论影响而作出自己的看法很少,而韦先生传达的也是和您同样的意思保释坚守和不落井下石。

蔡楚:我不是君子,有情欲之累。我不敢为他人打包票。 我认识孟先生有十几年了,有过合作,有过分歧。 我尚存羞耻之心,唯珍惜朋友之间的情谊。 伟大有伟大者的失落,孤独有孤独者的醒悟。人的权益不因他人的好恶而改变。 谢谢!

自由飞翔:韦先生无意要大家喜欢杨,而且也是不可能。还有一个小想法和您探讨,我不认为国人不听权力的话语是意识的觉醒,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孩子不听家长的话不表明孩子长大成熟了。中国千年的专制统治到如今中共极权几十年,暴政的结果更多的是产生暴民,即使在海外这个中文推特圈17年的郭式革命已经印证。

蔡楚:孩子应当保持孩子的童趣,不需要家长似的指点。而家长似的指点往往限制了孩子的创造力。成熟不过是成年人的世故,请给孩子们一份童真和关爱。 中国最需要的是基础文明。所谓基础文明,指的就是契约精神、权利意识,还有对民主宪政和个人自由的理解。 罪犯也有罪犯的权利,人类需要重复清扫。 谢谢!

2019年1月28日

【 转载 推特 】 时间: 1/29/2019

阅读次数:1,50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