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陪你过年

Share on Google+

全璋,今年是被迫分开的第四个春节了。原打算带着儿子去天津看守所的高墙外陪着你一起过年,可是儿子出麻疹正在恢复期,我便请一个朋友把儿子带回湖北巴东姥姥家。

我是下了很大决心才把儿子送走的。等回到家,看见儿子的玩具,离别的痛苦揪心的难受。我立即给儿子微信视频,儿子见我的样子说道:“妈妈,你比我先流泪了。你可是要陪着爸爸打怪兽呢!”我掩饰着自己的眼泪,笑答道:“那是不是妈妈爱你多一些呢?”儿子立刻反驳:“我爱你和你爱我是一样多!”

我一个人在家,一会儿思念王全璋,一会儿想念儿子。一夜无眠。

第二天下午,姐姐告诉我,泉泉跟姐姐弟弟已经玩得特别开心,根本就不提“妈妈”。

听了姐姐的话,我也笑起来了,我可以踏踏实实的去陪着全璋了。

709的姐姐们要陪着我去天津,都提前准备好了家里过年的事,现在已经赶到我家了。

但是,她们都注意到我家小区的大门有了很大的变化。

最早 ,这个小区是开放的,5个大门随便出入;在全璋一审开庭前的一个月,小区的摄像头开始猛增,这几天不仅装了门禁,而且装的是人脸识别系统的门禁!朋友来访,需要主人家去小区门口接!

我特意到马路对面高档别墅区大门口看了看,没有任何变化,虽然是同一家物业公司。

小区的居民可以安心过年了,不怕贼进来了!

明天,姐妹们出发,我们一起陪全璋辞旧迎新过猪年!

2019年2月3日晚于北京

阅读次数:61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