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夏明教授的西藏情缘

Share on Google+

(夏明教授与雪域出版社总编卢惠娟女士出示新书“高山流水”)

一月,我随《汉藏友好促进会》到台湾,为设在台湾的“雪域出版社”颁奖。“雪域出版社”近年来出版了大量的有关西藏问题的书籍,全体员工以义工的方式来做这一份工作,这种精神由衷地令人感动,“促进会”决定把第八届“汉藏友好交流促进奖”颁给他们,并到台北举行颁奖典礼。

颁奖典礼非常隆重,台湾的出版社都来捧场,还来了不少知名的学者。夏明是其中之一。他是从美国专程赶来的,同时也为他的新书《高山流水》开发布会。《高山流水》是雪域出版社最新出版的一本书。赶上这次颁奖,正逢其时,有锦上添花之感。

夏明的《高山流水》看书名似乎是一本文学性的书,而非学术性的。夏明是一个学者,是不是他要另辟蹊径搞文学了。看了他送给我的书,此书分三个类别,政论分析性杂文,演讲和采访,专题学术论文。他将此书定为高山流水,看来他对此书更多地包涵了对西藏的感情。夏明自己的说法是流亡藏人是从雪山高原流向世界的一泓清流,并多角度,多层次甚至用黑格尔的哲学来说明高山流水,夏明不愧为一个学者。是的,确实如此,尊者达赖喇嘛从59年带着一群藏人被迫离开雪山高源来到印度,又到世界各地,把藏传佛教带向了世界,影响了世界,成为世界文明重要的部分。西藏有预言;当铁鸟在空中飞翔,铁马在地上奔驰,西藏人将象蚁蝼般地星散各地。高山流水不是在印证这个预言吗。

涉及西藏问题与西藏结缘夏明是比较晚的,他2009年见到尊者,2010年到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达兰萨拉的,他自谦是从一个游客起步,以学者的心态来到这里的,但他很快就跌了进来,跌进了从雪域流淌过来的圣水中不起。从2010年到2018年他六次访问达兰萨拉,在不同的地点与场合与尊者有二十多次的见面。写了从心情,见闻,到研究论文二十多篇文章,最后汇编成册,有了今天的《高山流水》。

夏明除出对西藏的情感外,是一个严谨的研究者,他首先把西藏文明与世界多种文明,汉文明,印度文明,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文明作比较,一下子把西藏文明提到与世界文明并驾齐驱的高度,而不是中共所蔑称的野蛮落后民族。这个民族是放下武器,捧上经书的民族,他独特的文化,对世界文明产生了独特的贡献。也因为这个独特的文化,使他错过了“一战” “二战”,可以独立的最佳时机,从而造成当今的困境。

夏明作为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当然不会放过对流亡政府的制度研究。他到了达兰萨拉后就一头扎进对流亡政府制度转型的研究,他的结论是把今天的西藏流亡政府与十九大后的中共政权相比,就可以看出中共政权的封建中世纪色彩,藏人的流亡社区与政府构建则显示出现代化,全球化的普世价值。他说中共老是说藏人与流亡藏人落后,野蛮或把他们描写成奴隶制封建社会,不仅仅是荒谬的且完全颠倒黑白了。

研究西藏不能不研究尊者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夏明说中间道路反映一个核心问题,就是达赖喇嘛的人生三大使命;传承西藏文化,弘扬佛法,世界和平。中间道路是把这三个点放在一个思考体系里,这个思考不是排他的,自私的,是来自慈悲为怀的思维方式,而不是权宜之计。夏明对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有非常深刻的认识,他称达赖喇嘛是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夏明是华人支持中间道路发起人,他说作为华人深深认识到中间道路是解决西藏问题,促进汉藏和解,推动中国民主的宝贵建议。他希望中国政府能够理解中间道路的价值与意义。

西藏近年来反抗中共暴政最为惨烈的莫过于自焚。从2009年到2018年有159位藏人自焚,这样密集的群体自焚事件是世所没有的。藏人的自焚自然也焚烧了夏明的心。他对自焚作出价值判断;自焚是一种不伤害他人的最高抗议形式。自焚是一种殉道,是舍生取义,是圆满的顿悟,是精神的升华与涅盘。当然他认为自焚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他们别无它路。因为对藏人来说比自焚还要坏的选择就是失去“三宝”。

夏明在《高山流水》的前言中写道,如果没有2009年5月,在纽约华尔道夫酒店与达赖喇嘛相见,也许我永远不会产生对西藏文化和藏传佛教的兴趣,也就不会有这些文字。是尊者开启了他,让他走进了美妙光明的智慧殿堂。他对尊者是高山仰止。

夏明感谢雪域出版社出版他的《高山流水》,这本书是献给尊者达赖喇嘛和追随他的流亡藏人的。相信夏明教授对西藏的情缘;我心深深处,已有千千结。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19年2月3日

阅读次数:2,50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