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4

笔者在《赵正永之前的陕西省委书记有无被问罪可能?》一中介绍的被习近平当面赞许而证明了其“无比权威性”的中共最高官媒人民日报社旗下的“侠客岛”文章已经获得《正永觉迷录》一文中,除了强调特别强调的“随着赵正永问题的进一步调查,‘下一个’老虎的出现仍是大概率事件”这句话外,还强调了“秦岭违建别墅问题就在眼皮子底下,在陕为官多年的赵正永不可能不知道”。

按照如此逻辑,无论是秦岭别墅案也好,还是千亿矿权案也好,案件发生的自始至终的过程中,在赵正永之前的两任省委书记赵乐际和李建国,也肯定应该是“不可能不知道”。

回顾赵正永入陕西的经过,因为是中组部“支援西部”的总体计划的内容之一,所以2001年赵正永被从安徽省政法委书记调任陕西省政法委书记,同时提升他这享受副省级待遇的陕西省委常委的过程无疑都不是当时的陕西省委,特别是当时的陕西省委一把手决定的。

公开资料显示,中共执政史上担任陕西省委一把手持续时间最长的是李建国,持续担任陕西省委书记的时段是1997.08~2007.03.整个过程中,他手底下的陕西省长居然换过四个,分别是程安东,贾治邦,陈德铭和袁纯清。

这一时段内赵正永的“陕官”经历是:2001年06月至2005年01月,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2005年01月至2005年08月,陕西省委常委,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党组副书记,省委政法委书记;2005年08月至2010年05月,陕西省委常委,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党组副书记,预备役141师第一政委……。

这段时间里,赵正永还因为李建国向中组部的推荐,先后分别于2006年11月至2007年01月,在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接受脱产两个月的集中培训;于2007年09月至2007年12月,到美国哈佛大学接受脱产三个月的“研修”。所以赵正永周围的商界老板们都知道赵正永最喜欢人家吹捧他是“美国哈佛毕业生”。

对中共政权的干部提升程序和惯例有些了解的人士都知道,正常情况下能够被安排至某省省委常委兼副省长,同时又是省府党组副书记(书记是省长本人)的一位,只要尚属“年富力强”,基本上都是被作为省长备胎培养的。2005年8月,时年54岁的赵正永被安排卸去省政法委书记的兼任,专任副省长和省府党组副书记,说明他当时已经是常务副省长及省长,或者可能会被异地提升的正省部级干部培养对象了。而赵正永入陕之后的这段“时来运转”的经历,无疑李建国是他最重要的“伯乐”。

半月前中国大陆知名的左派网站《红歌会网》刊登一篇博文《千亿矿权案,背后的神秘女主刘娟是否会牵出“老虎》。文中介绍的分析说:在新年首尾交接之际,这一年对于陕西来说并不平静,秦岭违规别墅余烟未尽,官场震动余波未定之际。千亿矿权案又浮出水面,随着崔永元接连曝料,司法界的潜规则被不断地揭露了出来,使最高法深陷舆论的漩涡中,随后,媒体再曝出最高法当事法官王林清的另一段视频,不仅披露了最高法内部干预审判的另一桩案件,更是直接点出了相关(涉嫌)违法违纪的最高法法官姓名!根据最新消息,针对网上反映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审理的赵发琦的陕西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诉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合作勘查合同纠纷案卷宗丢失等问题,近日,由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参加,成立联合调查组依法依纪开展调查,相关事实查清后将向社会公布。

就在真相扑朔迷离之际,人民日报评论指出,只要拿出诚意,不仅可抵达真相,更能提高“能见度”,实现公平正义。人民日报的“逼宫”来得恰与其时,无形中为倒逼真相再添舆论压力。

这篇文章对所谓“神秘陕西女港商”刘娟的相关介绍比笔者过去文章介绍的更详细。主要内容是:千亿矿权案,让一位神秘的女子刘娟进入人们的视线。如果说;此次涉及的“千亿矿权案”,入局的各方都是大神。没点神通,连上牌座的资格也没有。而这位刘娟确实非同一般,背后有人。其父是安康平利县委书记,后任陕西省科协秘书长;前夫赵大新曾是西安雁塔区副区长;此外06年甲醇项目开工时10多位政要为其捧场,可见能量之大。在中化益业煤化工项目中,刘娟“资本运筹能力”显露无疑。“中化益业”股东中,中国化学工程集团为大型国有企业,但只持股10%,且双方约定,中化集团的股权只能转让给陕西益业或其指定的第三方,而后者的股权则可自由转让给第三方。大型国企甘心向私企俯首,在陕西上演“蛇吞象”的咄咄怪事,运作得如此诡异,知情人士认为,这是刘娟在其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当然,仅凭刘娟一己之力是无法有如此巨大能量,据赵发琦举报刘娟伪造评估报告,导致国资流失7962万元,违法倒卖波罗煤矿获利21亿元。至此,这位神秘的女商人进入公众的视野……

刘娟“背后有人”自不待说,而赵正永如今也已经是死老虎一只。除他之外的还会具体有哪些只呢?

中共官媒中较为敢言者之一《新京报》日前有文章说:这起被媒体称之为“千亿矿权案”的民事案件,实际是围绕陕西榆林市一处煤矿的合作勘察合同纠纷。这起案件所争议的探矿权归属,实则牵动着千亿元国家矿产资源最终花落谁家。此案历时12年,其间陕北煤矿资源开发也随着煤价涨跌历经冷热。与“千亿矿权案”发生时间重叠的时任陕西省国土厅厅长王登记、副厅长梁枫、总工程师杨建军以及西勘院原院长陈磊等人也已纷纷落马。

这个赵发琦与“千亿矿权”之间的关系始于200年8月25日,赵发琦为“争权”而向当时的陕西省委和省府的投诉开始于2004年初。赵发琦自己介绍说他当时多次向给陕西省主要领导投诉。有一次“措辞比较严厉,(该领导)看到以后可能就比较生气,要求陕西省政府办公厅调查。”

这里的省主要领导应该就是指当时的省委书记李建国。全部事实真相被公布(也许永远不会全部公布)出来之前,笔者也不能断定这个千亿矿权案背后的经济受益人也包括当时的陕西省委书记李建国。但这位李建国在陕西为官时的丑闻早被中国大陆境内公开媒体不点名揭露却是不争的事实。

早在2015年海外即已经有媒体年说(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一副委员长李建国传被调查,可能是下一个要落马的“大老虎”。

该报道详细说:李建国于2012年,即他成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前,被爆出腐败事迹,指他在陕西任职的十年里,提拔了大批心腹,他们绝大部分是贪官,李建国与他们有诸多利益纠葛。李建国通过这些安插在政府各个部门的亲信,牢牢控制着陕西省的行政、纪检、宣传和司法的所有部门。为了掩盖贪腐罪行,陕西官场还曾经爆出贿赂中纪委的特大丑闻。

2012年底,就在中共18大闭幕一个月后,李建国遭网民韩宠光实名举报违规提拔自己的外甥张辉,使其在八个月内从副处级晋升到副厅级,年仅28岁即出任共青团山东省委副书记。还有人爆料说,李建国的侄女李茜也通过他被破格提拔,32岁出任昆明市副市长,成为当时中国年纪最小的副市长。2012年,李茜升任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

报导还指出,李建国是中央政治局前常委李瑞环的亲信,而以改革家而闻名的李瑞环,也是一个:生活腐败的好色之徒“。1982年至1989年,李瑞环任天津市市长,市委书记。李建国在这段时间内先后任天津市委办公厅副主任、主任,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常委兼市委秘书长,等于是李瑞环的大管家。李建国从此仕途一帆风顺,也是得利于李瑞环的提拔,先后任中共陕西省委书记、山东省委书记,2008年3月更进入国家领导人序列。

笔者在这里需要详细补充的一点是,当时的李建国事实上就是要李瑞环的“一秘”出身。当年是大学汉语言文学系毕业的李建国本来是在天津市委宣传部任职,被木匠出身但却自称喜欢“舞文弄墨”的李瑞环相中后转任市委办公厅,1982年开始就在李瑞环身边工作,升任市委办公厅主任后也是以伺候李瑞环为主。

前述海外媒体的报道中还说:据悉,早在2012年的举报浪潮中,就有猜测称李建国将被调查。但分析人士指出,李建国“是中共最高权力实际掌握者的25人政治局的成员之一,习李不可能刚一上台就会根据网上举报,对‘党和国家领导人’展开调查。何况李建国的身后还有李瑞环和天津帮”。不过根据从北京消息人士获得的消息,时隔三年,习近平、王岐山终于对李建国下手……。

接下来,虽然李建国“被习近平和王岐山”下手“的消息没有被证实,但随着如今”千亿矿权案始末“和”赵正永背后(可能)的大老虎“被中国大陆境内媒体率先炒热,十年前的《炎黄春秋》杂志上刊登的一篇不点名揭露李建国罪行的文章《”带病提拔“症结何在》被媒体们重新翻出,纷纷予以”回顾转载“。

这篇署名“谷翔”的文章发表于2008年第六期。文中揭露说:笔者近十年中走得比较多的一个省,有人提供了该省的一个不完全的数字,近十年来,这个省先后被提拔的地(市)和厅局以上领导干部近三百名,其中有经济问题、有生活作风问题(主要是包二奶)的竟占到一半以上!其中,由于为省上大官(包括其亲属子女)牟私利作出过贡献并还在继续作贡献的就有近百人……。省委的组织纪检部门,宣传系统的省报、广播电视单位,省司法系统的公安、检察、法院等单位,以及信访部门等等,几乎多数被省的“一把手”的亲信所掌控,以致于这位“一把手”十年来在这个省所做的大量严重违法乱纪的行为,被封锁得几乎滴水不漏,难以向上反映,以致于这位“一把手”敢于在调离该省前夕,同他的一位也将调离的“志同道合”的组织部长一起,私自突击提拔了40多名德才条件差而能效忠他们的人,成为厅局级的“高干”此事虽在该省引起公愤,但由于通往北京的信息渠道,皆被“一把手”的亲信所把持,无法向上反映。而且,在被这些贪官把持的地区,经他们多年经营,不仅腐败者互相利用互相保护的机制己经形成,而且党风社会风气也向著有利于贪腐势力阶层转变……诸如:“贪官有能耐有本事”、“举报者是傻子”、“被打击报复是自找的”等等这类混淆是非的流言蜚语,在这个省的许多地方颇为流行…………

该篇文章当时就据实揭露出来的许多“触目惊心”的李建国把持陕西省委整整十年时间里的官场恶腐内容,下篇文章还会继续介绍。需要说明的是,十年前的《炎黄春秋》的这篇揭露文章虽然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从头到尾没直接点出陕西省和时任省委一把手李建国,但文中所揭露的“该省”的具体案件中已经被公开处理的部分证明了“该省”就是陕西省,文中所说的时段正好是李建国担任陕西省委一把手的整整十年。

正所谓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在日后讨论如何具体处置赵正永,如何了结千亿矿权案和秦岭别墅案的过程中,习近平当局有可能会力保的只会是如今在位的政治局常委赵乐际,而已经退休的李建国被适时抛出应该就是习近平力捧的人民日报社旗下的“侠客岛”文章中所说的“大概率事件”了。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