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田牧:解析习蔡“统独”隔空摊牌

Share on Google+

台海两岸的“统独”角逐,似乎步入收盘阶段。岁月刚跨进2019年,海峡两岸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与蔡英文,就两岸统一问题,展开了隔空摊牌,犹如古战场上的跃马横刀,阵前舌战,引起了举世媒体的严重关注。

海峡两岸的安危,关乎着天下华裔的情感、良知与未来,不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我们有话说……

“告文”拉响了警报

按照大陆政治学者张维为的说法,习近平抓住时机出招了。元月2日,习近平发表了“对台政策讲话”,大有警愦觉聋的味道。

1979年中共政府发表了《告台湾同胞书》,随后的每10年都有纪念活动,有中共领导人发表纪念讲话,即《告台湾同胞书》,目的还是如一的对台湾主权的宣示。

但这次《告文》,与前几次有着本质的区别,透着不同凡响的强音。前4次始终停留在对台湾主权的宣示,侧重于两岸关系的维系与沟通,合作与交往。而这一次《告文》,显然是推出了解决连杆关系的行动计划,是落实中国“主权”的步骤与执行,也可以看成是一项行动实施的动员与宣誓。真可谓是已到了“警报声声”。

台湾亲共学者邱毅提出:“统一大业不能再拖了”,“教科书”肢解了台湾年青人的中国血脉与情感,呼吁中共解决台湾问题“宜早不宜晚,最好2-3年内解决。”这样的追尾呼喊,也刺激着中共高层与军方的紧迫情绪。

“告文”火药味浓烈

“告文”的区别,来自于文章的字里行间。阅读全文,虽说以五大原则阐述对台方针,但透露着限定的“时间”、威胁的“警示”与故技重演的“方法”。

1、习文说:“制度不同,不是统一的障碍,更不是分裂的借口。”“两岸长期存在的政治分歧问题是影响两岸关系行稳致远的总根子,总不能一代一代传下去”,明显透着蛮横,及强调解决台湾问题的时间紧迫感,虽然没有具体时间表,但清晰表达了中共这一代出手解决台湾问题,势在必得。

2、习文虽然说:“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使用和平手段解决问题。但同时表达“我们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保留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的选项”,还是不忘以武力作后盾的恫吓与威胁,不知是否算是变相的邱毅法则:“武统开始,和统结束”。

3、习文说:“我们愿意同台湾各党派、团体和人士就两岸政治问题和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的有关问题开展对话沟通,广泛交换意见,寻求社会共识,推进政治谈判。”这难免令人想起70年前毛泽东搞的“中国政治协商会议”,1949年中共放弃与中华民国政府谈判,直接与各党各派政治协商,建立了新政府。这是不是故技重施,釜底抽薪,再度将台湾政府放在一边,推出广泛的各党各派及民间政治协商的方法?

“告文”背后的秘密

我们通常说:管理者懂得精明的设计:实施计划与获得成果过程的一些步骤与细节。我们从习近平“言必行,行必果”的执政轨迹,还是可以洞察与解析到这背后的步骤与细节。

1、丰碑式领导人。习近平已被中共朝野捧为中共党史上继毛泽东、邓小平后的第三位丰碑式人物。解决台湾问题,实现中国的“大一统”,应该是与丰碑地位相符合的大事件、大政绩。

2、组织上的落实。中共“19大”上,修改与通过了“习氏党章”,总书记成为终身制,为习近平出手解决台湾问题,扫清了权力集中的任何障碍。

3、舆论导向试验。去年5月,中国要求各国将网站上的航点名称改为“中国台湾”,以体现其坚持的“一个中国”原则,并强硬地表现此原则不容谈判。台湾外交部严正声明:“台湾存在国际社会,是客观的事实,不会因中国当局的打压而消失,台湾人民对民主价值及生活方式的坚持与追求,也不会因中国的胁迫而停止。”一度也遭遇了美国与一些民主国家的强烈反弹。结果是中国施压去除“台湾”符号,44家航空公司一个不剩地屈服了。

4、中国军事准备。众所周知,中国解放军经历了近10年的改革,第五代战机、航空母舰、导弹驱逐舰等已达到或非常接近了重要军事强国的水平,让美国的军事同行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以此推测,“告文”背后的军事准备,应该制订了应付美国等国军事干涉的完整计划。

5、国内问题的压力。习近平执政之初的反腐倡廉,一度赚取的民心趋于淡化,选择性反腐,让百姓大失所望;中美贸易战,使得“这些年一路跌跌撞撞”第二大经济实体的中国难以维系,关于中国泡沫经济大破局的预测,一直是此起彼伏、众说纷纭;美中矛盾在不断加剧、对峙与碰撞,美国及西方民主国家尤其关注中国严重的人权问题,民族迫害、宗教迫害案例愈演愈烈;第三世界国家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发展计划抵触,指责为经济殖民政策等;中国民间不满政府的情绪日益上升,对中共政府的信任在迅速崩塌。

蔡英文坚决守护台湾主权

习近平的“告文”发表后,蔡英文总统旋即做出了针锋相对、铿锵有力的回答,我们认为回答得十分直白与到位。

蔡英文总统在记者会上,表明了民进党执政下的台湾“从未接受‘九二共识’、也绝不会接受‘一国两制’”的立场,并称这是民心所向。

针对习讲话中的“两岸各政党、各界就两岸关系和民族未来开展民主协商”的呼吁,蔡英文回应道:台湾作为民主国家,相关议题必须经过人民的授权与监督,“在这个原则下,没有任何人、任何团体,有权力代表台湾人民去进行政治协商”,同时强调绝不接受“打压、威吓”。

蔡总统还说:民主价值观是台湾“生活方式”的一部分。台湾“不会放弃自己的主权,也不会对自治权做出让步。”北京必须面对“中华民国”的现实。

“蓝营”大佬的“弯弯绕”

令习近平尴尬的还是蓝营几位大佬的忽悠。马英九表示,习对“九二共识”的看法,跟台湾还是有出入的,但基本上方向一致。马英九指“一国两制”统一没市场。听话听声,“一国两制”没市场,一国一制更不可能,继续“一中各表”,其本质还是“维持现状”。

朱立伦的弯,绕得更大了,他表示:“‘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完全是两回事”。又称两岸像对撞火车,“乘客很倒楣”。既不响应,也不反对,像是指着云彩,说河流。

令人忧虑的是,台湾尚未准备好,依然是你弹你的谱,我唱我的调。相信习近平还是能够听得清晰,悟得明白。无论是蓝营,还是绿营,本质都是“维持现状”派,让两岸的“一中两府”,“一边一国”继续永远存在。

蔡英文总统只是观点鲜明,言语直白,把话放在台面上,强硬反驳称不接受“一国两制”,表述的核心思想,从上任伊始到今天,始终是一成未变,即“维持现状”。

破坏一地一国的现状,不是一件好事。今天欧洲人在抱怨“难民潮”时,才醒悟过来,美国人打破了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与叙利亚的现状,结果这些国家陷入了苦难悲惨深渊,始终难以自救自拔,而整个欧洲也遭遇了“难民潮”的侵袭,欧洲人平静而安详的生活从此被打破。

台湾的主权国地位

有一个基本现实与事实,中共一直在回避,许多大陆人也不愿意承认,那就是台湾的主权国地位。

台湾地位的争议,源于七十年前的国共内战,民国政府与国民党军队退守台湾始。时至今日,台湾是不折不扣的主权独立国家。

我们曾经发表过《台湾“身份”浅析》一文,其中介绍了“国家诞生的历史范畴”概念。把台湾的国家主权地位放在历史的大框架中,也就是历史范畴、历史范式(paradigma)里来省视,不论纵向横向地检视,台湾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应当有足够的自信。中国古代有“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历史上国家的疆域就处在不断地演化与变迁中。欧洲的历史同样如此,分分合合,国家不断地在重组和重建中。翻开欧洲历史,曾经神圣罗马帝国治下的奥地利、荷兰、比利时、瑞士、卢森堡等,就是由于王朝的分崩离析,在17到19世纪先后独立形成,这就是国家诞生的历史范畴。台湾(中华民国)是1946-1949年国共内战的结果,是国民党和共产党共同酿成了台湾国现况,台湾就是一个现实与事实的国家,这就是它的来源和根由,也是它的历史范畴。国家的历史范畴,就是考察国家诞生和建立,是在当时历史的概念和框架中产生的,换句话说,是指国家的历史发展演化过程,带着历史的痕迹,或者说烙印。

以历史为鉴证明台湾地位

若以中国历史为鉴,同样能以令人信服的理由,证实台湾主权国家的存在。

翻开中国历史,除了东西汉、东西晋,及唐宋元明清等朝代,拥有百年以上的历史周期。而其余朝代与国家,均历时不那么长久。比如:第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封建国家秦朝,仅仅存在15年;著名的三国,魏45年,蜀42年,吴58年;南北朝时期的国家寿命均只有几十年不等;被誉为建立中国社会稳定与文明的重要制度,沿用一千三百年的开创者——隋朝,仅走过了37年;五代时期(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仅存活几年至几十年。

台湾政府的主权,存在了70年,经历了蒋介石、蒋经国、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蔡英文6届政府传承。

至于台湾的国名如何称谓,是“中华民国”?抑或是“台湾”?这是台湾人民的事,无疑应该由生活与工作在台湾的人民自己作决定。

反对海峡两岸发生战争

按照习近平“告文”的说法,中共保留使用武力的前提条件,客观上这些条件一定会出现。

比如说:是针对“极少数‘台独’分裂分子及其分裂活动”。问题是台湾“教科书”已经拆解了海峡两岸历史文化的衔接,随着时间的推移,不认可“一中”只会是有增无减,到时不会是“极少数”,而是“极大多数”,中共如何应对?

再比如说:绿营向来是直来直去,怎么想就怎么做,把话语说在台面上,把事情放在阳光下。而蓝营施的是“拖刀计”,不断地拖延时间,目的也是为了“维持现状”。习近平是否能容忍“无限的时间”?

不过这些究竟会不会引发战争?我们是态度坚决的反战派,我们的判断同样是:战争不会、不该、不能走近海峡两岸。其原因并不是华人不打华人这句空话,而是发动台海战争没有任何具体的理由。自蒋经国解除戒严,开放党禁和报禁以来,台湾兵不刃血,和平地过渡到一个民主开放的社会。数十年来,通过自由选举,产生公平的政党轮替。如今台湾步入亚洲“四小强”的后阶段,成为一个富而好礼的民主国家,百姓安居乐业,既没有巨大的经济民生或生态危机,也没有族裔冲突、宗教纠纷或恐怖主义、难民潮的问题,有的是国泰民安的繁荣和追求发展更新的奋发,唯一悬在台湾人头上的那把达摩剑就是中共的武力威胁。一个一党专政、动用坦克机枪屠杀自己京城人民的独裁政权,一个把记者、律师、宗教人士投入监狱、把不同族裔的少数民族大批关入集中营的独裁大国,想要用一贯的暴力手段并吞自由的台湾岛,来实现它的“强国梦”,这完全是违反现代政治文明,颠覆人类理性伦理的中世纪思维,不仅台海两岸的人民会反对,二十一世纪的国际社会也不会接受以战争手段来解决一个空泛的所谓“主权纷争”。华夏文化固有的务实精神,不可能步中东硝烟后尘,放弃平静安乐的生活,将自身投入战争的苦难中,仅仅为了争辩那个虚无主义的“一国两制”。

新思维与新模式

海峡两岸居住着的都是华人,为什么不可以是两个独立的国家?

纵观世界,欧洲的日耳曼民族,不也是分成了许多个国家,不照样是你过你的安康岁月,我过我的太平盛世,彼此友好相处、相安无事。

大陆与台湾已维系了七十年的平安岁月,为什么不能“一边一国”、“一中两府”的持续下去呢?

两岸政府的联姻与合作,不一定非要依照千年“大一统”的旧模式,为什么不能跳出束缚,走宽松联营的合作之路?有如“欧盟”建“华盟”,或者有如“独联体”建“华联体”等,让自己的未来之路走得舒坦,阳光普照;同时也让合作者过得安逸,共享阳光。

我们不是在预言,而是寄语两岸的和平前景!

前哨2019年2月

阅读次数:38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