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算了,算了!”

Share on Google+

“算了,算了!”说得上是我华夏汉字中使用频率最高的用语之一。

街头小贩耍秤,还强词夺理,惹得顾客恼怒。可是旁边却有位“菩萨心肠”搭话:“算了,算了,值不了几个钱,何必动怒。”

公职人员受贿,本应严肃处理,怎奈关系网纵横,说情者道声:“算了,算了,下不为例得啦。”

路见不平,欲仗义执言,忽有好心人拽肘附耳:“算了,算了,莫自找苦吃。”

“公仆”欺人,本欲据理相争,可亲友齐声相劝:“算了,算了,胳膊扭不过大腿。”

也还有自解自慰的,如,明知权势巧取豪夺,终不敢拍案而起,“算了,算了,忍得一时之气,免得百日之忧。”又如,眼见他人过关斩将,功成名就,自己不思悬梁刺股,奋起直追,还自我宽慰:“算了,算了,乐天知命,故不忧。”

“算了,算了”,珠圆玉润,妙不可言。区区两字,可化干戈为玉帛,救危难于水火。“算了,算了”,包含着鸡蛋莫碰石头,识时务为俊杰之深刻哲理;“算了,算了”,蕴藏着不屑与愚顽空作争议之傲然豁达;“算了,算了”,具有舒筋镇痛,平衡心理之特殊功效,多少是是非非在“算了,算了”声中变成一团稀泥,一堆乱麻,多少“严肃处理”在“算了,算了”之中化作苍烟流水。

“算了,算了”与孔孟之中庸,老庄之消遁有无纵向联系,没有细加考究;与阿Q先生有无挂靠牵连亦不得而知;对安定团结有无特殊贡献也看不明白。只是可惜,几声轻轻的

“算了”,悄悄抽去了脊梁中鲜红的血性;只是可悲,偌大的一群竟被它打磨得骨头酥软,人格丧尽;只是可恨,“算了”声中,歪风四起,正气难伸;只是可……

只是可怕,正欲提笔捉刀算它个明白,突听左边菩萨观音殷殷相劝,右边牛头马面当头棒喝——

“算了,算了!”

(写于1990年)

木公的博客2007-11-29

阅读次数:74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