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章立凡:中共禁播宫廷剧,文革幽灵再现?

Share on Google+

华盛顿 — 2019年2月11日

《北京日报》近日点名一系列热播历史宫廷剧,指这些宫廷剧虽然能丰富大众娱乐生活,但也产生不容忽视的负面影响。文章列举宫廷剧5大危害,从国家意识形态到民众审美口味及生活方式等不一而足。据官媒报道,该文章曝光后,全国各大电视台已全面停播、禁播宫廷剧,其中,东方卫视原先播出的《如懿传》已被换档,浙江卫视的《延禧攻略》也临时变成综艺节目。宫廷剧目遭官媒批判,被当局禁播引起强烈反响,许多人自然联想起当年中共围剿《清宫秘史》和《海瑞罢官》,拉开文革十年灾难的序幕。

嘉宾: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主持人:许波。

胡平:这是“党管一切”强化升级的信号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禁播宫廷剧是“党管一切”强化和升级的信号。当然,中共执政以来就奉行党管一切的原则,只不过不同阶段范围和力度不同。江胡阶段对文艺方面的管制相对宽松,主要是防守性的;习近平时代,这方面管制越来越严厉,呈进攻性姿态。去年当局就以违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由清除大批网络“低俗内容”,而那些严肃、高格调的异议表达早就被禁止,那时对低俗内容还网开一面。习近平上台后,“低俗内容”也要收拾。宫廷剧在中国由来已久,90年代以来在影视界长盛不衰。原本这些剧目与现实很远,与政治也无关,很多电视台愿意推出就因其政治上相对安全,市场收益也好,可现在连这也遭禁止。不过现在在网络上还是可以看到这些节目,所以目前的限制程度还有限,但这毕竟体现一个趋势,也就是长期以来被当局纵容乃至鼓励的高娱乐性节目,现在也要以“强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个高大上的理由加以禁止,至少是严格限制。

胡平:权力的滥用需要抵制,否则只会无限扩张

胡平表示,根据权力的本性,除非权力受到抵制,否则就会无限扩张。从中国这些年的形势来看,这个趋势就很明显。这三十年来,党管一切经历江胡和习近平两个不同阶段。当然,当中的不同除了和领导人本身的个性有关之外,也与国际大形势也有关。就如这次《北京日报》的评论文章所显示的那样,这次对于宫廷剧的批评并不是出于政治上的问题,主要是涉及美学趣味和生活方式的问题。这当然让人联想起文革初期的“破四旧、立四新”,虽然中共现在不至于倒退到那时的程度,但两者间的关联性还是有的。不过,对于这类内容的抵制和限制和对政治敏感言论的打压必定不能相提并论。对后者是根本性地打压,对前者更多是种约束。但这整个事情还是值得高度警惕,对于绝对权力的无限扩张,如果我们不去发声抵制,只怕他会越走越远。虽然我们很多人其实也并不喜欢这些内容,它对社会还是有一定的负面影响,但出于捍卫言论自由我们还是该捍卫这些内容自由表达的权利,并对上头权力的滥用加以抗议。

胡平:对宫廷剧的限制是一种有限的限制

胡平表示,目前对宫廷剧的限制是一种有限的限制,而非彻底封杀。中国有那么多电视台,每天要播这么多节目,若连这种强娱乐性的节目都不准播,那也不现实。其实包括宫廷剧在内的娱乐性节目也有“精神鸦片”的效果,能让人逃避现实。当然观看这些节目也见仁见智,有些人或许也能看出对现实和政治的影射。但总体来说,这些大众化的作品本身的格调和正面意义确实有限,主要是娱乐性质。这也是为何六四之后当局会给这些内容大开方便之门。所当局目前这一举动的基本意图主要是约束这一类作品,从而用更大的篇幅去突出所谓的主流价值。目前我们也还没看到这些作品的编剧和演员受到政治迫害,估计也不太会发生。毕竟这类节目的地位和影响力与那些严肃的政见异议表达有根本不同。

章立凡:当局害怕宫廷剧把老百姓“教坏”

独立时评人、历史学者章立凡表示,中国人爱看武侠,因为通常办不到的事,通过看武侠小说就好像实现了一样。这就像玩电玩,进入角色后突然变得很强大,能摆平人间一切不平事,给人一种自我扩张和拥有超能力的快感。至于宫廷剧,由于宫廷通常很神秘,所以人们对于宫廷里的人平时怎么勾心斗角以及他们的生活的细节和享受方式等等都有兴趣“偷窥”一番。观众爱看的这两种剧其实主题都是阴谋与爱情。从文化上来说这也是种永恒主题,中国文化也对此比较崇尚。中国人好内斗,不是江湖斗,就是宫廷斗。而这些剧就像教科书,能教会人们一些东西。所谓“老不看三国,少不看水浒”就是这个意思。至于当局为何要扼杀这些剧目,老子说“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庄子也说过,“圣人”要管天下就得愚民,不能让老百姓知道自己是怎么玩的。猫把老虎教会了,自己会不会被吃?中共对于这些剧目的敏感,一是由于他们自己内部的斗争,二是出于对民间的防范。当年毛泽东就说过,“利用小说反党,也是一大发明”,当年习仲勋就因此被罢官,不知为何这类场景现在又出现了。

章立凡:上头也爱看宫廷剧,但不能让下头看到上头的玩法

对于“上有精神,下有精神病”的说法,章立凡觉得上边也未必没有“精神病”,他认为我们不能把“精神病”全推给老百姓。上头疑神疑鬼也是种精神病。当年毛泽东和刘少奇两人“宫斗”,斗到最后发动文革,把全国都变成精神病院。所以到底是谁有精神病也得两头说。其实宫斗剧上头的人也很喜欢。上有好者,才会下必甚焉。比如,金庸的小说原本不能流入国内,但因为邓小平喜欢看,一下子就进来了,金庸自己也进来了,后来还拍了那么多武侠片。宫廷戏也一样。当初很流行的《康熙大帝》和《雍正王朝》,作者就是二月河。他的作品不光习总爱看,王岐山也爱看(这些都是有文字记载的)。王岐山还把反腐和二月河的作品联系起来了。所以,这次禁播可能有多种复杂原因,这中间可能是,我喜欢的东西你们不能喜欢,或者,不能让你们看到我们是怎么玩的,这些东西我们自己圈里的人懂就行了。

章立凡:宫廷剧抢了主旋律的风头肯定不行

章立凡表示,既然强调党领导一切,强调定于一尊,那“一尊”的意志就自然会向周围扩张。最近国内有个“小鲜肉”男演员接受采访,他说自己刚出道时很没有市场,因为那时主要流行糙汉形象,而现在“奶油小生”形象总算开始流行起来了。这其实就是文化市场的认同和风水轮流传而已。有些东西演得太多或过头了,大家可能就想换个口味了。最近有位推友说,“宫斗剧是审查制度下的畸形产品,也是审查制度下国民思考能力低下的体现。没有文学创作的自由,优秀的作品难道会凭空而来吗?从另一方面来说,民众也有追求庸俗的自由(包括喜欢色情影视等)。政府要做的不是强制剥夺娱乐权利,而应该让优秀的作品更多产出,从而提高民众的欣赏能力才是解决之道。”虽然网友的意见很对,但现在党管一切的趋向很难扭转。去年出台《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强调的就是党领导一切。原来电影不归中宣部管,但现在由中宣部统一管理电影工作。另外,国家广电总局的重组其实就是控制娱乐圈和影视播出。现在强调党要牢牢掌握影视工作的领导权,这已被提高到“重要阵地”管理的层面,要发挥广播电视媒体作为党的喉舌的作用。所以,这些宫斗剧是抢了主旋律的风头,那肯定不行。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2/11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阅读次数:62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