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建刚:张先痴:古拉格囚犯

Share on Google+

蓉城的早春料峭春寒,
报春花覆盖着他沧桑的容颜。
这一次真的是累了、困了,
就这样停止呼吸,撒手人寰。

一生都在惊悚中逃亡,
逃无可逃的逃犯和囚犯。
黑夜沉沉鲜见闪烁星辉,
浩荡的苦海浑然无边。

苦海中的荒屿星罗棋布,
浓腥的绯色血光飞溅。
惨烈与屈辱不堪回首,
莫非这就是祭坛下的宿命大限?

挣扎与抗争了无意义,
了无意义也不能淡忘人的尊严。
个人苦难微不足道,
一代人的噩梦就是时代的灾患。

《古拉格》系列横空出世,
斑斑血泪浸透浓墨书卷。
数不清的难友无声地消逝,
有多少屈死的冤魂久久盘桓?

天量的生灵悲情地离世,
古拉格的焚尸炉突闪凶焰。
森森白骨没能铸成半方残碑,
泣血的文字聊做最后的祭奠。

没有人是为苦难而生,
古拉格冤狱是人伦的黑监。
太阳下面总有难解的吊诡,
生而为囚不知何为天赋人权。

时代的寂然长歌当哭,
飞降的血泪浇醒人性的田渊。
就这样离去已无憾毕生的痛彻,
禾把锄头轻移莲步悠然归隐南山。

注:张先痴(1934.03.08-2019.02.21),原名张先知,湖北黄冈人,晚年定居于成都市。五七年被打成右派,服刑近十八年。著有《格拉古轶事》、《格拉古实录》、《格拉古梦魇》三部曲。

作者简介:侯建刚(1958年),老家山东垦利黄河入海口,生于长江三峡起点白帝城,成都人。西南政法学院七八级(现西南政法大学),哲学学士,做过工人、共青团干部,全国资深记者。五十五岁后登临诗坛,以写大历史、大文化和大情怀著称,致力于在文史哲交汇处,寻找诗词歌赋的激情爆发点,开创哲思型传世诗歌。

诗魂有道
2019/02/22

阅读次数:2,51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