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真话与假话会晤侧记

Share on Google+

假话住在五星饭店,公务繁忙;真话在寒风中流浪,衣衫褴褛。某日;不知是发了恻隐之心还是想树立大度民主的形象,假话在真话数度拜谒之后,破例拨冗接见。

真话进门,先遭门卫白眼,继而被艳丽的装饰、飞旋的彩灯闪得头昏目眩。待卫星般的电梯陡然将他一步拔到云遮雾绕的45层楼上时,真话已是两眼发白,手脚冰凉。

假话脑满肠肥,神气活现坐在豪华转椅上,左侧立着把兄弟空话与套话,右手站着铁哥们大话与废话,面前一字儿排开十几部电话。

“真话兄,久仰久仰。”假话抱拳一拱。“真兄大名,如雷贯耳。不幸,今睹尊容,颇令人失望,衣冠寒碜倒还其次,枯瘦如柴则是虚弱的反应。”

在舒适暖和的房间中,真话已恢复原气,遂正色道:“假兄此言差矣。我虽瘦,却并不弱,更不虚。若论揭示事物的本来面目,唤人猛醒,促人奋进,以及防止腐败,推进民主诸方面,我的力量……”

假话皱了皱眉头:“真话兄看来在思想认识上出了问题。你的所谓‘揭示’实质是破坏安定、煽动不满、挑起争端。”

真话正待反驳,桌上电话骤响。假话抓起话筒,哼哼呀呀作了番指示。刚完,另一部又响,假话一丢眼神,大话声嘶力竭地叫喊了一通,紧接着是空话的长篇发言。真话耐着性子等他们一一讲完,然后说道:“假话兄,谈到不满,假兄身居高楼,远离民情,不知人们真正不满的正是你和你这帮兄弟。倘若假兄不怕降尊辱贵,敢同我并肩街头,你将发现,无论你装饰得多么艳丽华美,无论我显得如何寒碜瘦削,人们鄙弃的是你,欢呼的是我。

假话往后一仰,哑然失笑:“不见得吧,真兄!你流落荒野多年,长期无人雇用,饿得面黄饥瘦。当初就连孔圣人也只有将你支解为‘直八’之后,才讨得店小二一口饭吃。古往今来,虽说总有几个傻瓜执迷不悟,死抱你不放,可你带给他们的又是什么呢?轻则一身麻烦,重则全家罹难。前车之鉴,车载斗量,真兄熟读史书,想必不会熟视无睹吧?至于我,老兄就不甚了解啦。古往今来,需要我,喜爱我的人如恒河沙数。有人需要我以求心理平衡;有人邀我以壮胆提气;有人喜爱我护短遮丑;更有人求我保其升官发财……我整日公务繁忙,应接不暇,‘直八’兄刚才已有目睹。你想,我若没有众多的需求,广阔的市场,各方(特别是权势)的厚爱,我怎么会养得如此健美?”

假话说着朝自己红彤彤的胖脸上“啪”地拍了一掌。

假话这番话,似乎倒是实话,真话竟一时语塞。

突然,他发现假话脸上手拍的地方,留下了几个苍白的凹陷指印,大惑中,他上前伸手一按,遂恍然大悟。

“假话兄,一个人面黄肌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打肿脸充……”

假话遭骤然揭短,恼羞成怒,遂扭头大叫:“保安何在?”饭店保安应声而出,老鹰抓小鸡般地将真话揪出房间,冲着楼梯狠命一掌。真话一个倒栽冲咕噜噜从45层一直滚到底楼,门卫再顺势一脚,将真话踢出了五星饭店。

真话头破血流,舌断骨折,躺在大街上作声不得,只听见饭店里又在高奏那雄伟的进行曲“XXXX好”。

注:此文写于1994年,“庆祝……”

木公的博客
2007-11-29

阅读次数:859
Pin It

关于 “谭松:真话与假话会晤侧记”的一条评论:

  1. 请问谭老师,您长寿湖这本书会不会在台湾再版,实在买不到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