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外烟与洋车的对话

Share on Google+

光彩夺目的进口轿车停在豪华宾馆前等候主人,忽见前面地上躺着一支焦头烂额的外烟。

洋车:喂,老弟,记得你曾风光一时,怎么如今这么狼狈?

外烟:唉,老兄有所不知,一年多前,一道禁令劈天而降,我们兴旺家族惨遭灭顶。三五、箭牌、良友纷纷落马。遭查禁的查禁,收缴的收缴,销毁的销毁,如今只剩下几个“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散兵游勇了。

洋车:这也难怪,全世界每年被你们杀死的人成千上万,为了人类的健康,地球的洁净,你作出牺牲是应当的。

外烟:可干嘛专拿我们“老外”下手?

洋车:因为你一撞进来,就欺压国出同行,破坏民族烟草生产,影响财政经济税收……从政治层面上讲,你促进人们的享乐意识,增强人们的攀比歪风,腐蚀……

外烟:老兄且慢!你不也是飘洋过海,登堂入室的“舶来品”?况且从身价上讲,你动辄十万,数十万,甚至百万金。若论“欺压”、“破坏”、“影响”、“增强”之功能,我与兄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

洋车:老弟看问题太缺乏政策水平。我俩虽同属“舶来品”,但功能却迥然不同,你偷偷摸摸钻进来,是危害人民生命;我堂堂皇皇开上岸,是为了人民健康,“公仆”们日理万机,四处奔波,请我来,就是为了进一步提高其工作效率,从而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外烟:那国产车不是照样可以……

洋车:咳,老弟真是愚不可及!现代化不是一个空洞的政治口号,总得有点实质性的内容和表现嘛,嗯?我油光闪闪地奔驰在这块古老的黄土地上,本身就是一种先进国际水平的展示,一种现代新型潮流的领导。这对于改变人们的狭隘落后意识,摒弃保守闭关的传统思维,有着潜移默化的功效。

外烟:可是……

外烟正待反驳,洋车主人红光油面地从豪华宾馆中出来,随着一阵得意的抖动,两声清脆的欢鸣,洋车飞驰而去。烟尘散后,只见外烟已被辗扁,作声不得。

注:此文写于1991年

木公的博客2007-11-29

阅读次数:1,74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