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极少数”小议

Share on Google+

“我们的党员干部,绝大多数是好的和比较好的,以权谋私、贪污腐败的只是极少数。”——这是老百姓常常听到,也常常读到的语言。

想来也是,同亿万党员干部相比,揭露出来和暂时未揭露出来的腐败份子只是极少数;与全国浩荡12亿人相比,更是极少数。难怪几十年过去了,令人如此“欣慰鼓舞”的比例一直未变,开头那句“名言”也一直沿用至今。

一箱苹果中九十八、九十九个“绝大多数”是好的,只有一、两个“极少数”烂了,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忧心忡忡的?!

可惜,大多老百姓却并不为此“大好比例”(以前常称为“大好形势”)欢欣鼓舞,有的忧心忡忡如故,有的大惊小怪有加。

看来,这些“极少数”量小威力猛,非一般“百分比”可比。

一位书记,在众多党员中,固然是极少数,一位什么“长”,在大小干部里,也是极少数,但这是何等了得的极少数!他们的喜怒哀乐,主宰着小至一个部门、大至一个地区的盛衰荣辱;他们的举手投足,影响着权力所及的大多数人的生活和命运。倘若有某个这种“极少数”霉烂了,想必不是“一个苹果与九十九个苹果”的比例关系,而是“一颗老鼠屎影响一锅汤”的性质问题。譬如,泰安市委书记胡建学这个“极少数”,可以将拥有无数党员干部的泰安市搞得乌烟瘴气,将百万农民整得苦不堪言,北京市前副市长王宝森也是一个“极少数”,但这个“极少数”可以一口鲸吞无数人的血汗数亿人民币!

这类“极少数”何等可怕!

此外,这类“极少数”还有一个可怕之处,就是众多的“绝大多数”往往奈何他不得,更搬他不动,不到烂得毒脓四溢,恶臭熏天,难以有比他更大的“极少数”站出来将他捡出扔掉(并且也不一定是“扔掉”,有时是“换一个地方”继续发挥余热)。

当我们使用那沿袭了几十年的“光荣”比例时,还要感到“成绩不错,性质很好”的自得和宽慰?

何况,眼下那种一旦手中有权,便猛搞腐败的大小谋私者,究竟还是不是“极少数”,只有天晓得!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阅读次数:28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