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打雷闪电,老天发怒

Share on Google+

小时候,每当天上雷鸣电闪,我那没文化的奶奶便惶惶地说:“老天爷发怒了,有人作了恶,要遭雷劈。”

我幼小的心灵,便更加害怕打雷,我于是惶惶告诫自己,这辈子千万多行善,少作恶,以免惹老天发怒,惨遭雷劈。

后来读书,有了文化,得知头顶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老天爷,所谓电闪雷鸣,不过是云层中的阴电和阳电碰在一起发出的亮光和声音。我又惊又喜,衷心感谢伟大的现代科学之光一

扫我心中的无知与惶恐。从此,当奶奶又喃喃地叨念“多行善事,免下地狱,少作恶事,免遭雷劈”时,我便嘲笑没文化的她愚昧无知。

哪有什么地狱天堂?哪有什么因果报应?哪有什么前尘后世?那全是封建迷信!我们作为毛泽东时代的革命闯将,就是要敢作敢为、敢拼敢斗!

在对待大自然上,我们横扫千军地“让高山低头,令河水让路”,没有任何神山圣水不能踏上一只脚,没有任何山川湖泊不能改造为人所用。我们先在排山倒海的“革命”名义下,后在全民狂躁的“发财”冲动中,对大自然进行疯狂的索取与掠夺。我们滥伐森林,让绿茵为经济效益(或者为钢铁指标兼政治指标)作贡献;我们围湖造田,让碧波为人们的口粮作牺牲,至于消灭麻雀、剿灭老虎、破坏生态、污染环境,我们更是永往直前,所向披靡。

我们心中没有丝毫恐惧,我们脑中没有一点“迷信”。何曾想到会得罪老天爷,何曾恐惧惹怒上天,遭到惩罚?!

一个电闪雷鸣、风狂雨烈的夜晚,我独自在郊外凝望天空。翻滚的乌云里面,雷声轰隆四下乱滚,闪电狂野地撕裂夜空,整个大地在震动,天空在轰鸣。凝眸中我仿佛觉得那翻滚的乌云后面,有一个狂怒的老人正在大发雷霆,他向大地和天空,滚滚地倾泄他压抑不住的怒愤和泪水。

我突然感到我幼时那种“人间作了孽,老天爷要发怒”的恐惧。我也突然觉得,在那涌动的乌云后面,冥冥的天庭之中,确有一个人类那“人目寸光”所看不见的“老天爷”。他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在统治天宇、主宰世间的奖罚。当人类疯狂地砍伐森林、拼命地掠夺资源、肆无忌惮地破坏生态、英勇豪迈地毁灭物种时,他似乎显得束手无策,丝毫不能阻挡骄傲的人类去“人定胜天”地“创造奇迹”。但是,他知道如何报复人类,惩罚人类。这种报复和惩罚不在当事人身上体现,就—定要在他们的子孙后代身上体现。(事实上,当我们站在频频断流的黄河岸边,当我们站在汹汹逼进沙漠边缘,我们已经感到和看到“老天爷”的这种报复和惩罚了。)于是我想,在科学文明之光破除了我们对自然(雷电)的“迷信”,并赋予了我们改造(兼破坏)自然的巨大能力之后,还应当引导我们走向一种更高文明。这种文明就是对自然本质的真正理解和对自然与人关系的正确认识,以及在这种理解与认识上建立起的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在没有达到这种更高文明之前(或者说还没有恢复到古人“天人合一”的境界之前),在物欲与贪婪极度膨胀的今天,我宁愿我们具有我那无知奶奶的“迷信”——相信老天爷会发怒,相信电闪雷鸣会惩罚那些肆无忌惮的恶行。从而,让我们怀着一种敬畏与恐惧,反省自身的行为,少做一点天不怕地不怕的蠢事。

若此,真乃自然之福,也是我们子孙后代之福!

(《重庆商报》1998年12月2日)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阅读次数:21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