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治党治下的“依法治国”

正当香港争取真普选的占中运动如火如荼之际,中共召开了以“依法治国”为主题的四中全会。两件事情交织在一起,颇有一点反讽的意味:成千上万香港学生和市民不得不暂且牺牲法治,以违法抗命的方式追求真民主,而数百名中共要人则在人治、党治的最高舞台上,试图以虚假的“党内民主”方式──众所周知,中央全会并非中央委员们平等行使议事权、表决权的场所──推动“依法治国”。我们这个国家为什么如此怪异,本该相互支撑、相得益彰的政治构件变成了相互抵消、相互扭曲的东西,“一国”与“两制”如此,民主与法治亦如此。而造成这种扭曲局面的,就是共产党及其领导体制。

中共在香港搞假普选是错事

共产党只许香港搞假普选,这不仅是做了一件错事,也是做了一件蠢事。共产党有顾虑,也并非完全不能理解,它怕香港选民一人一票选出来的特首不“爱国”,亦即关键时刻不接诏、不奉旨、不听话、不照办,让北京感到脸上无光;它更怕一个不“爱国”的特首胆大妄为,与美国、英国,或者与台独、藏独,或者与民运、异议分子有所牵连,触犯了党国的忌讳,让中南海没办法收场。为此,中共发明了一个含糊不清但堂而皇之的宏大词组,叫作“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中联办的张晓明主任宣称,不经筛选的香港真普选必将危害“中国的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为什么其他国家的地方性选举少有危害该国“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事情发生?台湾高雄、台南的选民选出反对党的候选人当了地方首长,也没听说危害了中华民国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反而在拥有“一国两制”隔离墙的香港,为什么普选只要向反对派人士公平开放,就一定会危害“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呢?此中道理,过于稀奇,实在令人难以理解。

还有人说,共产党之所以不许香港真普选,是害怕在内地引起连锁反应,因为人们也许会问:香港人为什么那么特殊,可以大张旗鼓搞真普选,深圳、广州、上海、北京的选民,全中国其他省市的选民难道就没有资格也搞真普选?如此一来,共产党政权就难以抗拒,只好全面崩盘了。应该说,这种假设纯属想像,过于夸张。事实上,香港本来就很特殊,一百五十年来一向特殊,“一国两制”之后依然保持其特殊地位──这正是“一国两制”的原意,对此大陆人民早已经习以为常。比如说,香港有《争鸣》、《动向》,大陆最多有《南周》、《南都》;香港有“六四”维园集会,大陆学者在自己家里谈论“六四”问题都有可能要坐牢,差距就摆在这里,香港人的言论与集会自由并未冲击到共产党在内地架设的专制高压防线。所以,香港真普选恐怕也不会在大陆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更不会让共产党丢掉大陆政权──如果共产党真是害怕丢掉政权,它也应该更多地在大陆身上而不是到香港去寻找原因。

香港从此变多事之区

说人大常委会“八·三一”决定是做了一件蠢事,是因为这件事徒然激怒了香港市民,却于中共及其领导下的中央政府无所收穫。本来,香港一直是一个让中央很省心、也很省事的地方,即使当年在港英政府治下,香港也从来没有给中国大陆惹过什么麻烦:没有成长出以对抗中国政府为目的的政治势力,更从来没有损害过中国的什么“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而是给封闭落后的中国大陆提供了一个无比优越的开放的窗口、融资的平台、贸易的通道。港英当局都不曾做过的事情,何况主权回归之后,何况中国“崛起”之际?共产党究竟有什么放不下心的事情,值得对真普选严防死守呢?

相反,不许港人真普选,这才真是闯下了大祸、惹出了大事。占中旷日持久,让特区政府和中央都乱了方寸,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八·三一决定”有什么意思呢,即使中共可以顺心如意钦定一个听话的特首,但这样一位特首将很难获得港人的真正信赖,尤其是不能得到年轻一代的支持,而缺乏信任和支持的统治一定是低效率、高成本的统治,也一定是不和谐、不稳定的统治,香港从此将变成一个多事之区:一个省心的香港将会变成一个闹心的香港。共产党自以为是,终于弄巧成拙,可这又何苦呢?须知,信任是相互的,猜忌也是相互的,中央信不过港人,港人又如何相信中央?

无真普选抗议将长期存在

解决香港危机,港府诚然作不了主,需要中央政府作出重大让步。但目前港人占中乃是以绑架自己的方式向北京叫价,压力只能落在香港警方和港府身上,北京是痛是痒,可能感觉并不是很强烈,所以,北京不大可能在占中压力下改变既定的政策立场。不过,占中仅仅开了个头,若无真普选、真民主,即使占中结束,抗议潮流也势必在香港社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长期存在下去,长此以往,难免会恶化陆港两地关系的方方面面,到那时,中央只怕悔之晚矣。“一国两制”本来就是一个毛病多多、隐患多多的脆弱架构,细心呵护之下才能勉强运行,它是经不起风风雨雨、磕磕碰碰的。香港的未来怎样,现在我们谁也回答不上来,下个星期会怎样都不好说,但有一个长远后果是可以预断的:恐怕中央政府的要害部门需要在台湾问题、西藏问题、新疆问题后面,再加上一个香港问题.难道这就是党中央、人大常委会所要的结果吗?

早知如此,还不如一早就相信香港选民的眼光和智慧,尊重港人在政改问题上的“首创精神”,像邓小平所说的那样,放手让他们“大胆地试,大胆地闯”,“胆子再大一点,步子再快一点”。即使香港选民没眼光,选错人,也错不到危害国家安全的地步。再退一步说,即使香港民主潮流最终蔓延开来,波及大陆,让共产党丢掉了大陆的政权,那还是与“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无关,毕竟,被选民选掉比被革命革掉要优雅百倍、光荣万倍,共产党似乎也没有必要过分恐惧,说不定有朝一日真民主倒会成为共产党的护身符呢。

二○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

文章来源:《争鸣》杂志2014年11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