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0至23日,中共召开“十八届四中全会”;25日,召开中纪委四中全会。纵观四中全会,最大的看点,并非“依法治国”,而是没有依法治周永康,那个早已被关进笼子的大老虎、前政治局常委,这回,竟没有被公布处理,跌破所有观察人士的眼镜。外界怀疑:“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死灰复燃?

或许是出于弥补或“辟谣”,到10月30日,突然由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举行记者会,邀请外国记者到场,向他们解释:“因为目前周永康不再担任中央领导职务,所以这次全会没有就他的问题作出相关的决定。”在回答是否公开审判的问题时,中共方面回答:公开审判并不等于电视直播。

两大意外,跌破看客眼镜

四中全会之前,还有一波舆论:中央军委将有重要人事变动,张又侠将升任军委副主席,刘源将升任军纪委书记。这波舆论并非外界空穴来风,原本出自北京高层放风,连官方媒体都预告“可能有重要人事变动”。然而,四中全会闭幕,这项人事变动并未发生,再次让看客跌破眼镜。

针对上述两桩意外,各路分析人士有不同解读。笔者的判断是:连续四天闭门召开、连会议地点都不透露(似在戒备森严的京西宾馆)的四中全会,发生了严重的权力斗争,其激烈程度,远超外界想象,其中,习近平遭受重挫。

央视播出的新闻画面中,出席四中全会的中共高层人物,个个表情严肃、面色铁青,人人心事重重、毫无喜色,分明显示,刚刚经历了一场闭门恶斗,精疲力尽。

本来,拿下周永康,是习近平上台以来打虎立威的里程碑事件,至今,尚未出现预期结果、并突然转为低调,或反映政治老人强力干预下的僵持。联想到十一国庆节前夕,江泽民率众亲信两次高调露面,摆出与习近平分庭抗礼的架势,老人政治似乎败部复活,或者,在一定程度上复活。

现任总装备部部长的张又侠,其父张宗逊,与习近平父亲习仲勋同为陕西人,开国后封上将,与习仲勋共同主政西北。刘源,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曾分别与薄熙来和习近平交好。薄熙来倒台后,刘源仕途止步,但因倡军中反腐,与习近平暗合。习近平对刘源,可说既爱又恨又心存戒备,故而,早先传言刘源升任军委副主席,又变成后来张又侠升任军委副主席、刘源转任军纪委书记的新版本。

两大悬念,四中全会无解

无论张又侠还是刘源,都是太子党人物,若受提拔,可成为军中辅佐习近平的左膀右臂,强化习近平权力,也增强太子党整体实力。然而,这一预案,在四中全会流产,必是受到了其他派系的有力阻击,江系出手,团派也可能加上一脚,令习近平有志难伸。

习近平打下周永康、徐才厚,与江系对垒;但攻坚山西,调走袁纯清,调查令政策、令完成,剑指令计划,又触动团派。左右开弓的结果,很可能两面得罪、两面受敌,让习近平自身陷于相对孤立之境。

四中全会开除六名中央委员或候补中央委员的党籍,其中,四人与周永康相关,一人(出自十四集团军的杨金山)与薄熙来相关,可视为倒周倒薄的继续,但这六人,都是小人物,周永康尚未被开除党籍,才是大悬念。

四中全会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悬念:有心人统计人数,发现,除了被开除党籍的六人,另有五人缺席会议,后来也只解释了三个人缺席的原因,仍有二人情况不明。这似乎显示,还有现任的中央委员或候补中央委员正接受调查、或遭到拘禁,其中,是否就包括令计划?

观未来走向,解读关键词

胡耀邦、赵紫阳时代倡导的党政分离,六四后,遭到官方彻底封杀,然而,在十八届四中全会上,却戏剧性地落实了一项:政法委与公安系统的党政分离,各地政法委书记不再兼任公安厅长或公安局长。然而,这个唯一的“党政分离”,却是权力斗争的产物,而并非有意改革的结果。

人称“政法王”的周永康,任职十年,在手中集中了无限权力,以维稳为名,打造起政法系统的独立王国,不仅培植了庞大的维稳大军,超过军队;而且争取到庞大的维稳费用,超过军费;不仅威胁了民众,而且威胁到党内同僚。中南海里,与虎相伴,人人自危,胆战心惊,政变一触即发。周永康一退休,习近平和王岐山就赶紧将他拿下,关进虎笼,决意消除心腹大患。

十八大决定,政法委书记不再入列政治局常委,是对政法委的降级;而四中全会将政法委与公安系统分离,则是要将政法委置于总书记习近平的直接领导之下,杜绝出现另一个独立王国、另一个政法王、另一个周永康。削弱政法委,并非要结束维稳,只是,变周永康似的维稳,为习近平似的维稳。换汤没换药。

四中全会以“依法治国”为主题,然而,列数公报中的关键词,“党的领导”出现十三次,频率最高:“反腐败”出现一次,频率最低。那意思是,所谓“依法治国”,仍置于党的意志之下,挂羊头卖狗肉;而习近平上任两年来的反腐主题,大幅降调,证明他于权力斗争中触礁,在四中全会受挫。习近平巩固权力的过程,远未完成。

10月28日,中共军事检察院宣布将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移送审查起诉,似乎表明,对徐、周等人的案子,仍在按部就班地办理,只是,在舆论上低调。没有在四中全会上端出来,大概是,于权争中受挫的习近平,不得不退让一步,避免过度刺激政治老人。

文章来源:《开放》杂志2014年11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