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噪声如潮

Share on Google+

朋友携8岁儿子从美国归来,我热情邀他们进馆子烫火锅。出门步上大街,立足未稳,一辆中巴气势汹汹扑来,一蓬头青面小伙撕心裂肺大叫“(到)杨家坪!杨家坪,快上,快上!”小伙边叫边伸手老鹰抓小鸡般地一把将朋友的儿子拎上车,紧接着又向我伸出“鹰爪”。我刚一个健步跃上去,便听司机一声惊呼:“快点,警察来了!”

汽车轰地一声,如箭离弦,逃得飞快。

低头看朋友的儿子,只见他面色苍白,浑身发抖,紧紧抱住他妈,一副遭拦路抢劫,生死未卜的样子。

进入火锅店,七荤八素一字排开。正要端杯举筷,边吃边叙当年同窗情深,如今离愁别恨,旁边一桌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吼叫:“乱劈财呀,四季要发!”扭头一看,只见八条好汉,赤胸裸背,圆瞪双目,一边挥拳相向,一边吼声如雷。

朋友的儿子吓得竹筷落地,双眼翻白。他不懂酒桌上划拳行令本是他爹妈故乡的特产,还以为是威虎山匪窝里八大金刚分赃不均的争斗。无论是爹妈怎样用柔和英语给他解释,此“忘了根”的“假小洋鬼子”就是不懂,坚决要求离开这麻辣火烫的“匪窝”,弄得一场久别重逢的聚合草草收场。

后来,听说他连商店公园也不去,说到处都乱哄哄像是菜市场,闹嚷嚷的像是在吵架。再后来、听说他害怕出门,成天闹着要“回国”。

这小子,居然“反认它乡是故乡”了!

是该谴责他“数典忘祖”,缺乏“爱国主义教育”呢,还是该谴责我们这喧哗浮躁,拥挤肮脏,如农贸市场般的生存环境?

如果说中巴车为抢生意,又要躲警察,急躁—点可以理解;如果说情感太压抑生活太单调,酒桌上挥拳大吼可以宽容;那么,商店里、汽车上、公园内、影院中高声喧哗,旁若无人,也可以理解和宽容吗?

笔者孤陋寡闻,只知中国人口世界之最,不知公共场所的高声喧哗我们是不是也是世界之最?据柏扬先生考证,中国人说话音高气足,举世无双,走到国外,中国人一开口,老外们便以为那儿发生了争吵。据我谭某小子亲历,几年前在国外一商场,几个中国同胞“正常交谈”竟引得“老外”侧目惊诧,最后保安竟出面干涉我们的“个人自由”。

为什么中国人喜欢在公共场所高调讲话、大声喧哗呢?柏扬大胆论证,认为中国人一向缺乏安全感,只有提高噪门表示这不是私下密谋。我小心猜想,估计可能有人口众多的原因。空间一拥挤,环境便嘈杂,环境一嘈杂,声音便要高亢。

当然,也许还有经历了类如“文革”那样大喊大叫的原因。

当然,也许还有人人都要先富起来,文明素质文化修养慢慢再说的原因。

当然,也许还有……

不管怎样,忍不住要问:在汽车如流,噪声如潮的公共场所,再加上我等人声“高亢”,你感觉怎样?

( 1999年3月19日《重庆商报》《公民导刊》1999年1期)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阅读次数:11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