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养一个足矣

Share on Google+

“人口众多”带来的种种烦恼现代人已有切身体会。“生育非控制不可”已逐渐深入人心,成为共识。就我而言,在新学年为儿子交了一大笔费用囊空如洗之后,对控制生育又有了一层更深的认识。

想当初自他妈有“喜”之后,我腰间那点散碎银子便叮叮当当往外抛。从B超费到红包费,从产房费到保姆费,从针药费到入托费,一年到头“吠”(费)声不断,害得我多年只敢喝散装老白干,抽低档“小南海”。

娃儿要发蒙读书了。哈,这下我可是主动送到人家莱板上!从学前班开始,课管费、校服费、加餐费、补习费、音乐教室地板胶费……先给你来个天女撒花,红红白白的单子蒙得你两眼翻白。如果你还胆敢换个班、转个学,或者学个业余爱好,请个三流家教,对不起,先将腰带再勒紧两寸,银子多备几分。

待娃儿踩着爹妈的票子,洒着自己的汗水过五关斩六将敲开了大学的高门,你捧着那艳丽的录取通知书不知是喜是忧。负重的骆驼已在沙漠中跋涉了七七四十九天,剩下这最后一程总得求个功德圆满。于是,刮金佛面细搜索,鹭鸶腿上刨精肉,能不变卖家当最好,债台高筑也行,总得让独生子挣个大学大专文凭。说是为国家培养人才最好听,说是为了让“香火”今后好找饭碗最实际。总之,这笔“高等费用”是万万省不得的。

终于大学毕业了。可惜,多年的媳妇还未熬成婆。现在而今眼目下被求职者看好的工作岗位紧缺,求职人员众多,岂是你一晃大学文凭便让你登堂入室捧一个饭碗?少不得让爹妈继续“甘做老黄牛”,一边接着哺乳,一边四下求告。最后,娃儿总算光荣地参加了“革命工作”,成了自食其力的伟男子。可接下来又是恋爱、婚姻,当爹妈的怎能捂紧口袋,捏紧几个养老铜板扭身不管?他们很清楚,眼下恋爱含“金”量高,远不是他们当年送根红头绳、白纱巾,吃顿酸辣面、豆花饭就能“搞掂”了的。

培养一朵“祖国的花朵”实在是费尽移山心力,可以让你彻底加入贫困行列,你还敢斗胆妄想“多子多福”?

(《重庆晚报》1998年10月21日)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阅读次数:14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