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观察2019年2月28日消息】今日是2月28日周四,是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两年的北京知名人权律师江天勇刑满出狱的日子,但截至目前为止外界尚未有江天勇的一丝消息,而原定由国保安排前去与江天勇见面的江父和江妹失踪已经超过30小时。

从北京出发前往河南新乡监狱迎接江天勇出狱的蔺其磊律师及“709”家属王峭岭和原珊珊在28日早上七点多赶到监狱。从王峭岭发布的视频见到,监狱大门附近气氛紧张,门前区域及会见中心内站了不少制服警察,同时有不少便衣在大门附近街道徘徊监视。

王峭岭等人等待一个多小时后经打听得知当日监狱出狱人员已经释放,但工作人员不肯透露姓名。九点多,有女警上前告知,江天勇已经出狱并已被接走,但对方仍然不愿透露其他详情,对方连由谁接走都没有回答,只是提示王峭岭等人快速离开无需再等。最后王峭岭等人在国保的尾随下离开监狱区域。

而原定乘坐信阳国保安排的车辆前去监狱和江天勇见面的江父及江妹至今电话无法接通,一直处于失踪状态。经信阳国保安排,江父和江妹在27日下午两点半乘坐国保的车辆前往新乡监狱,行驶途中大概五点多,江妈曾致电江父,得知当时车辆正在半路,江父答应到达目的地之后会回电报平安,但直到晚上八九点,江父都未回电。江妈试图致电,但江父手机已经处于关机状态,而同行江妹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由于刑满出狱的江天勇未如期露面,被接去见面的江父及江妹亦不知所踪,情况令江妈及江妻金变玲十分担心。截止目前,江父及江妹失踪已经超过30小时,而本应刑满出狱的江天勇亦毫无消息。

金变玲表示,原定今天出狱的江天勇到现在还没有一点消息,连江父和江妹都不知所踪,江妈在老家急得哭。不知道江天勇身体怎么样,最担心的还是人身安全,也不知道被带到哪里去了,明明已经出狱的人却又被控制起来,真不知道当局在玩什么把戏。

一直关注江天勇的群体作出《联署声明》,提出三点基本要求:1.尊重江天勇的出入境自由,容许他与妻女团聚;2.尊重江天勇及其家人的意愿,让江天勇获释后回到北京的家;3.不再软禁或监视江天勇,或者骚扰或逼害江天勇家人。

网友刘先生认为,当局刻意制造家属失踪状态以及不让江天勇露面可能为避免媒体的追踪采访报道,想用时间来淡化江天勇事件。江天勇身体状况亦是可能的原因之一,家属曾在探视后透露江羁押期间每日被强制喂服各种不知名药物,并声称困乏无力及记忆力衰退等症状。另外,如果江天勇公开露面就会将审讯羁押期间的酷刑等罪行公布,因此当局务必阻止其出现在公众面前,包括江的亲人。据此情形,短期内江天勇自由的可能性甚微。

江天勇刑满出狱去向未明 家属失联

2019-02-28

中国大陆维权律师江天勇原定周四(2月28日)刑满出狱,但目前去向不明,他的父亲及胞妹原定到河南接他出狱,却失去联系。有监狱人员声称江天勇已被接走,外界估计他有可能身在郑州。江天勇身在美国的妻子金变玲对丈夫的状况感到焦虑。

因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成被判刑的维权律师江天勇周四刑满。他的父亲和妹妹原定到河南新乡第二监狱接他出狱,但2人自周三开始已失去联系。

江天勇曾协助709抓捕维权律师事件的受害人。维权律师李和平妻子王峭岭与另一名律师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周四早上在河南打算接江天勇出狱。

原珊珊对本台表示,监狱门外早上有多名便衣人员及公安戒备,她和王峭岭多次查询监狱人员有关江天勇的去向。

原珊珊:“在等着的过程中明显感到警察国保开始增多。他们清理在监狱门口的人员。不时会有警察过来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说江天勇什么时候出来。他们说只能亲属来接。我们身前有10几20多个国保盯着。”

其后监狱警岗外一名公安声称,江天勇已被接走。

原珊珊:“有一个人出来明确告诉我们,江天勇已被接走了。当我们离开的时候大批国保警察跟着我们走。从监狱门口一直跟到酒店大堂。”

原珊珊尝试联系江天勇的父亲和妹妹,却未能成功。

原珊珊:“我们从昨天(周三)晚上就一直在联系,但是忽然间他们失联了。电话一直转到服务台,联系不上。现在不只是江天勇失联,连他的家人也在失联状态。”

原先当局安排江天勇出狱后返回老家河南信阳,但家属周二收到通知,江天勇将被改送至郑州。国保声称,出狱当天会安排家属到新乡第二监狱与江天勇会面,然后再把家属送回信阳,并提到江的妹妹江金萍可以到郑州,了解江在当地的新生活。

目前江天勇跟家人失去联系,身在美国的江天勇妻子金变玲感到难受。

金变玲:“现在心里非常焦急。当局这样做是非常无耻的,说明当局的法律是一张废纸。刑满出狱就应该把人给释放出来,让他和家人在一起,但是现在竟然把江天勇和他父亲和妹妹一起被失踪。”

江天勇曾代理陈光诚、 高智晟等多名维权人士和律师的案件。2016年12月他到长沙探望709大抓捕案中被捕律师期间被公安监视居住,其后被正式起诉。到第二年,湖南长沙中院裁定江天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成,判囚2年.

记者:高峰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瑞哲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