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小雨

Share on Google+

我喜欢小雨,特别是秋日里那迷迷蒙蒙、沥沥潇潇的韵律。春天玫瑰般的梦幻已被一场腥红的风暴刮去,夏季的烦嚣与燥热已随燃烧的夕阳陨落,于是,悄悄飘来了,秋日小雨的轻柔、凄婉与寂静。

我喜欢小雨,特别是在黄昏的雨中彳亍独行。四周云气氤氲,雨意迷离,纷纷扬扬飘洒着一种真切与纯静。世界离我很远,自然离我很近。那隐匿在心底的处女地,拆弃了一切栅栏与罩具,在霏霏细雨中坦露出殷红与碧玉,合着她的灵韵,伴着我的步履,湿漓漓地诉说,自由自在地呼吸。

我喜欢小雨,特别是在没人的雨中苦苦寻觅。撞开细细斜斜的雨帘,又迷失于丝丝密密的雾里,看不见一珠泪滴,只闻悠远低回的叹息。四下里都是她温馨的气息,到处都捕捉不住她飘逸的精灵。偶尔,一阵风过,如烟、似雾,如诉、如泣。于是,她在我耳际讲起那个永恒而神秘的故事;于是,我便在雨中思寻着一个古老而长新的命题。从杜牧“多少楼台烟雨中”的梦幻凄迷,到蒋捷“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的落寞孤寂,从易安居士“梧桐更兼细雨”的冷清悲戚,到雨巷诗人“独自撑着油纸伞”的哀怨彷徨,小雨中一定蕴润着一种湿淋淋的情感,一种沉甸甸的期冀。也许,正因为如此,当我生命的延续——女儿——初睁她那洁净如玉的双眼,我便叫她“小雨”。

我喜欢小雨,特别是在夜半听那吧哒的雨滴。滴滴嗒嗒的雨声秋韵,弹奏出若即若离的惆怅,魂牵梦萦的忧郁。似断鸿声里,往事依稀如梦,又如九曲回肠,剪不断一段柔婉与岑寂。闭目凝神听到深处,迸出一声热切的呼喊,仿佛西风骏马的嘶鸣,风卷战旗的壮烈。正如“于无声处听惊雷,心事浩然连广宇”,难怪辛弃疾秋宵雨中梦觉,眼前江山万里。

哦,小雨,迷迷蒙蒙,淅淅沥沥。清晨洒一层期盼,黄昏淋一头忧郁,剪又剪不断,理又理不直,终日在我心头,点点滴滴。

注:此文写于1990年10月11-12日雨夜,后在《西南工商报》(1991年5月6日)和《华西都市报》(1996年11月1日)发表。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阅读次数:15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