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我为什么如此没出息

Share on Google+

在不惑之年,我困惑地下了岗。惶然中,听得四周一片热辣辣的鼓励关切之声:“下岗不失志,拼搏再进取”、“自强不息,重新开创……”

可叹,我却老是强不起来,畏畏缩缩,不敢迈开步子,就象一个营养不良的弱童,始终难以“重新开创”。

我为什么如此没出息?

我五岁那年,叔叔送我一个玩具青蛙。它怎么会蹦跳呢?我忍不住把它拆开了查看,结果挨了老爸一顿臭骂兼痛打。从此我牢记教训:玩具是玩的,不能对它产生好奇,更不能拆开探究。

上小学一年级时,老师在讲台上提问:“雪化了是什么?”同学们答道:“是水。”我答道:“是春。”结果老师判我错,将我叫起来站着受了一通批评和同学的嘲笑。从此我回答问题时,不再敢有万紫干红的“春”的想象,而竭力向老师所需的标准答案靠拢。

初中时,我担任了班文娱委员,在一个下乡学农劳动的晚上,我组织了几位爱好文艺的同学,在月光下又唱又跳。事后我受到严厉批评,说我目无组织,目无纪律,居然不经请示并得到允许就擅自组织活动。

我心中不服,顶撞了几句,结果是我丢了我生平唯一的“官职”——东方红中学初二三班文娱委员。

那一年从农村招工回城,我当了一名仓库保管员。可我不安心,成天想换个工种,去学我喜爱的技术。领导先是用“做—颗革命螺丝钉”的伟大理论教育我,后又用“说不行就不行”的行政命令规范我。于是,我在保管员这个“螺丝钉”位置上钉了二十年,直到去年下岗。

我其实很想不断有新的思路,既敢想又敢干,既富有创造性又富有自信心。可是,我总抛不开那畏畏缩缩的心理……我恨自己:为什么如此没出息?!

正烦恼时,小儿子又好奇地将一个玩具拆得五脏俱露。我大怒,汹汹地举起手。正要打下去,我突想到:自己已经如此没有出息了……我是不是又在“复制”一个没出息的自己?

(《新闻图片报》1998年5月7日)

木公的博客2008-01-10

阅读次数:4,25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