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40年后,台湾关系法仍具镇定人心的效应

Share on Google+

作者 流芳 播放日期 28-02-2019

美国在1979年1月1日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同时,终止了与台湾的所有正式外交关系。随后,美国国会制定了“台湾关系法”,以此为美国国会授权政府继续维持美国与台湾之间的商贸、文化等各种关系、促进美国外交政策的基准。今年“台湾关系法”迎来40周年。如何解读这一法案在过去40年间,在维系美台伙伴关系中的作用?它在台海安全与和平领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法广: 首先,请从历史角度出发,谈谈您如何评价《台湾关系法》?

廖天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自由世界(就是民主国家)感到共产主义的威胁,虽然当时法西斯主义已经被消灭,但是自由世界还是感到另外一种威胁,就是来自共产主义的(威胁)。从那个时候开始,全球就进入了冷战时期。

1954年美国和当时的中华民国签订了《中美共同防御条约》,这是个以军事合作为主,但也包含政治、经济和社会各方面的条约。主要目的是防止共产中国赤化亚洲太平洋地区,甚至“解放台湾”。条约中保证对条约国的安全提供保证,也就是说如果台湾和澎湖岛受到武力攻击,美国有义务进行保护行动。因此美军在台的驻军长达将近30年,第七舰队航母在台湾设有联络中心和分遣队,在五六十年代台海危机中,第七舰队扮演了重要的保护台湾不受中国武力侵犯的角色。这是前面的这一段历史。

到了1979年,美国和中国正式建交,和台湾断交,原来的这个《中美共同防御条约》也因而终止,取之而代的就是《台湾关系法》。这个《关系法》不是国际一个条约,不是两个对等国家之间的国际条约,而算是美国的国内法,因为当时的整个的环境、还有从国际法的环境来看,没办法订立一个国际条约。所以这个条约算是美国的国内法。但是有美国参众两院通过,里面有保证台湾安全的条款和“向台湾提供防御性武器”这种说法。台湾关系法中,已经不再用“中华民国”一词,而代之以台湾。事实上是把台湾看成一个独立的单元,完全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疆域。还有一个重要环节是,美国不赞成把台湾排除或驱逐出任何国际金融机构和其它的国际组织。

现在看来, 真是此一时也,彼一时也,1979年中美建交之际,中国大陆还是万马齐暗,经济萧条,国力赢弱的状态,对于这个法案,北京再不高兴,也无法阻挠。

法广: 台北政府准备籍《台湾关系法》40周年之际,大张旗鼓地展开各项纪念活动。主要目的和意义何在?

廖天琪:这几个月来,中美之间因为贸易战的起伏,直接影响到台湾朝野的政治氛围。亲共的和反共或独派的势力各怀鬼胎。一般台湾的民众对于这个历史性的日子没有什么感觉,老实说也没有什么记忆。但是政府祭出这面大旗了,一方面是为了给自己打气,也是为了给自己正名。因为那个关系法提到的都是“台湾、台湾、台湾”。中国大陆是最不喜欢听到“台湾”这个词的,他们是最最敏感的。当初公布这份《关系法》时,冷战还未过去,美国对共产政权没有信任感,因此使用的话语还是很强势的,卡特总统虽则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真正的中国,而中华民国不代表中国,却也正式把台湾作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对待,进行彼此的互动,同时向台湾提供安全护航的许诺。虽然如今世界的格局起了巨大的变化,但是蔡英文政府重新提醒民众,她这位民选总统不承认“九二共识”,即便这样,中共也别想动粗,美国是台湾的靠山,不会坐视中国动用武力犯台,因此,这部“关系法”还是能起到一定镇定人心的效果的。但是,美国当年的承诺是否能被这届特朗普政府所信守,事实上是一个大问号。

法广: 美国方面会否积极回应台湾的各项活动计划?是否会有高官、乃至重量级高官前往台湾?美国将会籍此向中国传递怎样的信息?

廖天琪:我们注意到:中美贸易对垒、对抗、对峙,逐渐有降温的跡象,双方都无意再坚持下去,谈判一直持续不断。中国副总理刘鹤前些天在华盛顿进行谈判,似乎有了积极性的进展。特朗普因而宣布将原订三月一日的提高关税期限延后,他还要在三月底、在他佛罗里达的私人会所跟习近平见面,以签订最终协定。

我估计美国不会派出高层的重量级官员到台湾去参加庆祝活动。特朗普只具有一个狡诈商人的眼光和胸襟,不肯听从旁边智囊的劝告,任性地不愿接受国会的约束。但是,在玩弄国际外交手腕方面,他绝不是中共的对手。当然美国的对外政策不是总统或几个高阶的智囊人物可以随意左右的,还有参议和众议两院在把关。估计特朗普不会选择去惹恼北京,他宁可走绥靖政策,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安抚习近平的野心。台湾是美国手中的一张只具有中间偏下地位的牌,运用得好,也能起到好的作用,但是特朗普没有这种能力。

法广: 40年来,台湾的国际地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与其继续保持外交关系的国家越来越少。中国政府也不断施压,并发出不排除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威胁。《台湾关系法》未来能否继续对中国起到有效约束作用?

廖天琪:《台湾关系法》的作用可大可小,这其间有着许许多多的因素在发挥作用。比如,中国在世界地缘政治上的扩张,在全球争夺资源的野心,在获取经济利益、抢占科技、生化技术龙头老大的企图甚至争夺太空霸权的庞大计划,这些都已经引起了西方先进国家的警惕,在某种程度上,别说西方的发达国家受到中国在贸易、经济、金融、电讯甚至科技上的牵制,那些非洲、南美、中东和亚洲的比较贫穷落后的国家就更是受制、甚至依赖中国的投资、援助和开发了。光是一带一路的计划就有70多个国家卷入,大半都受中国的直接影响和带动。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难道会固守《台湾关系法》的约束,信守对台湾的保护承诺?特朗普不是已经退出或中止了好几个国际条约吗?他是不守信用的、没有承担的一个总统。当然保住台湾也是保住美国在太平洋地区霸主地位的基石,所以,我认为,即使特朗普总统不是一位好的政治家,但是美国不会轻易放弃台湾的 。在短时期内这个条约对中国还是有制约的效果的。

法广: 您如何评判美中台目前的关系?

廖天琪:很可惜特朗普目光短浅,没有大国领袖的气度和眼光,他只顾自己是否还能连任,这就影响到他的对中国和台湾问题的政策。他刚上任时的一些小动作,使得台湾朝野都很振奋,认为中美关系出现裂隙,其实并非如此。美国总统特朗普如戏子般在演戏,而且演得十分拙劣;中国方面在下棋,老谋深算,锱铢必较。台湾方面时而高兴,时而担忧,被局势牵着鼻子走,只能等候对方犯错时,才能获利。台湾许多政治家可惜也只顾自己本身的政治资本,不肯从长远大局下注,其实不管外面的大气候多么险恶,只要努力加固并建设本身的民主制度,好好经营经济,维持健保和社会福利,让人民定下心安居乐业,让那些想引狼入室的投机分子不能轻易挑动风波,以法律规范他们不负责任的言行,那么北京也师出无名。当然这个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并不这么简单。毕竟谁愿意挑起战争,杀戮同胞,只是为了一个“统一祖国”的这种非常虚的名份呢?

中美台的三角关系十分微妙,但是真正重要的还是中国和台湾朝野对人类历史的认知程度,让台湾保持海角一乐园的地位,让中国梦发展到月球上去,那里的疆域辽阔,资源取之不尽,据说月球上到处都是丰富的氦3(就是3He)这种无毒、无害的元素,如果能够通过科学的研究,成功地获取、提炼、使用这种宝物的话,它能为地球提供上万年的能源。这是一个很好的前景。因此我希望、也奉劝中国别眼光如豆,盯紧台湾,不如盯紧月球。

阅读次数:3,98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