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已刑满出狱江天勇仍处于严密监控状态

Share on Google+

【民生观察2019年3月7日消息】北京知名人权律师江天勇刑满出狱已有一个星期,回到河南信阳罗山县父母家也已有五天,但当局继续派遣大量人员对其进行全天候全方位的监控,全然不顾“依法治国”的“光辉形象”,十足一副心虚自卑的表现。

据悉,目前江天勇居住在信阳罗山县灵山镇其父母家中,据江妹之前透露的情况,当局在江天勇出狱前突击到江家周围安装了多个摄像头,并在进出江家房屋的必经之处租了房屋,派遣为数不少的人员值班把守,以便清楚了解江家人出入及外人出入江家的情况。

而由江天勇妻子金变玲透露的信息显示,目前每当江天勇步出江家(哪怕遛狗或散步)大门,便会有多个黑衣人紧跟其后。由于江天勇身后尾随警方人员,因此江主动与村民问候招呼对方也不敢搭话,更不敢靠近江天勇与其交流聊天。

据金变玲讲,江天勇被捕后,当局为了搞臭江天勇,曾以恶意中伤,污蔑抹黑的手段孤立江的父母等人,并以江天勇是反革命的理由威胁周围村民不准与江家人说话及来往。

另外,据江天勇律师自述,最近一直记性极差,无法记住一些事情,亦无法想起以往的好多事情,包括人名。江律师认为,记忆力衰退可能与被捕以来一直被喂服好多不知名的药物有关,最近半年呈现出来的副作用越发明显,难免令人困扰不已。

江天勇回到罗山县父母家后,每日按时服用降血压和降心率的药物,初见成效情况有所改善,以至于最近一个星期胃口很好,再加上坐牢期间饮食寡淡,以及一直想念老家母亲的口味,现在得以如愿以偿,因此这几天胃口大开。

至于身体其他方面,有曾被酷刑时留下的后遗症,比如腰伤。江天勇讲,羁押期间,当局为了逼其认罪,想尽办法进行折磨,审讯时命其长时间坐到一个特制的凳子上,造成腰椎严重受损,以至于目前不能端坐和久坐,只能侧身左右减轻腰椎负担,否则便会疼痛难忍,到了晚上睡觉时疼痛感更会难以入眠,非常痛苦。另外,由于以往羁押及服刑期间不被当局批准晒太阳,因此现在到了太阳或强光下眼睛就会不自觉地流眼泪,给生活增添不少麻烦。

金变玲:江天勇不自由第五天

我跟天勇已经六年没见面了。我抽空就跟他微信视频。今天不知不觉聊了一个半小时。

他的脸面比第一天视频时舒展了许多,还是经常想不起来这个那个,但是我一提醒,他就能想起来。

天勇说每天早上都出去溜小黑狗,走到街口时,后面就跟上来一群黑便衣。他碰到老乡都主动打招呼,因为人家看见后面跟着的一帮黑衣人害怕,不敢靠近江天勇。江天勇坐牢时,爸爸妈妈就是这样被孤立的,村里人都被威胁不许跟他们说话。

他每天吃降压药和降心率的药,吃饭很香,他说在监狱里就特别想吃妈妈做的饭。

我看他老是擦眼泪,他说在监狱里不见阳光,可能是阳光刺激的。我开玩笑说:在老婆跟前流泪还行,可别在国保面前也这样啊!

天勇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金变玲
2019年3月7日

阅读次数:2,20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