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街
买奢侈品
做瑜伽
美容
美甲
整形
喝下午茶
坐咖啡馆
坐酒吧
养宠物
过夜生活
睡到自然醒
炒股
投资理财
打游戏
随时邀约牌局
游山玩水,出国观光,想走就走
躺着挣钱

不必起早贪黑
不必为任务、业绩、提成、晋级、保级劳神费心
不必流汗
不必累
不必工作

有家
有”老公”
和”老公”生儿育女

吃好的
穿好的
用好的

有车
有房
甚至,开豪车,住别墅

想要名份而不能
想要上位而不能
想要结婚而不能
或者,压根就不想要名份
压根就不想上位
压根就不想结婚

被同一城市某个已婚男人包养
或者,被远方——台湾、香港、美国、日本,或其它地方——某个城市的某个已婚男人包养

在某段时间内,或者,终其一生,向某个有权或者有钱的
已婚男人出卖身段、脸盘、美貌、青春、性器官

钱和性的交易
权和性的交易
下半身和下半身的交易

可以不交流
不沟通
不对话
可以忍受无性婚姻
可以忍受ED

无关价值观
人生观
世界观
无关灵魂
无关爱

为了此生轻松
为了荣华富贵
独守空房
盼望侍寝
等待临幸
甚至,不惜做小三
或者,甘当小四

小老婆
小妾
性奴
隐婚族——重婚男人——的后宫

新娘

婚纱
拖地长裙
红唇
锁骨
酒窝
弹得出水的肌肤
不高不低的发际线
小巧挺直的鼻头
稍稍上翘的下巴
鸭蛋脸
明目皓齿

“哇,新娘好漂亮啊!”
“哇,新娘好漂亮啊!”
到场的叔叔阿姨弟弟妹妹婆婆爷爷一个劲地重复这七个字

新娘的漂亮是那那种没有瑕疵的漂亮
如果再瘦点,旁人会说,哪儿都好,再胖几斤就好了
如果下巴颌再长点,或者,颧骨再高点,赞叹新娘漂亮的
同时,都可能加上几句叹息
而眼下的新娘,漂亮得只能用漂亮来评论

新娘的妈妈没在麦克风前讲话
新娘的爸爸没在麦克风前讲话
关于新郎,有人说,是做房地产的

新郎比新娘年长很多
新郎纤细瘦弱,走在光彩夺目的新娘身边,像一张
随时可能被风吹倒的扑克牌

新娘的母亲——姿色还在的女人——来回穿梭
蜡烛、枝形吊灯、花环、喜糖、红地毯,她曾经梦想的那天,她曾经梦想的婚礼,就在她的眼前
矜持微笑挺胸收腹的她也许正想着那个他,那个永远不会和她一起走上红地毯,永远不会向她求婚的
另外有个妻子
另外有个家的她的老公

那天
在同一个城市同时举办婚宴的还有另外无数对新人
无数位嫁人或者嫁钱、嫁车、嫁房、嫁家景、嫁资产的
新娘的幸福难以预料
可以想像的是,很多漂亮的鞋子、很多漂亮的衣裳、很多漂亮的包包、很多饭局牌局、说走就走的旅行,在前面某段路上,等着我们眼前这位漂亮的新娘

啥?嫁给钱不保险?
那好
设想这场婚礼是场裸婚
新娘因为真爱出嫁
设想新郎一贫如洗
设想他走在有钱的路上

前方,等待新郎的是啥?
等待新娘的是啥?
争吵?
黑道白道勾结?
暴富?
成功?
出轨?
二奶?
三奶?
小四?
相敬如宾?
资金链断裂?
发财梦破碎?
逃债?
跑路?
致富榜样?
土豪?
炫富?
入狱?
金蝉脱壳?
移民?
摇身一变,成为华人?

什么?
这个假设不成立?
美貌不可能裸婚!

也许

T妻

某个男人的妻子
和某个男人恋爱、登记结婚、性交、生儿育女

等待某个男人回家
等待同床共枕的他转过身
拥抱自己

在他背后
在永远背对自己的背后暗自流泪

吞咽无性婚姻
吞咽家庭冷暴力
吞咽塞满房间每个角落塞满自己每个细胞的空

和另外一个男人分享自己丈夫的身体
不戴耳环、不泄露性取向、不出柜的男同性恋者、男双性恋者的妻子
传宗接代工具
三千六百万分之一

爱情

可以用家产——房产、地产、宅基地、农田、车、铺面、钻石、银行存款、股份、股权、股票、资产——购买
可以用挣钱容易上班轻松的好工作购买
可以用出国留学或移民国外的机会购买
可以用创业平台购买
可以用家庭背景、血统、名望、军衔、级别、待遇、权力购买

与一切可以兑换成钱的东西眉目传情并成交

灵魂不参与
政治信仰不参与
宗教信仰不参与
思想不参与
政见不参与
文化鉴赏力不参与
受教育程度不参与

可以为革命而背叛
为财富而背叛
为政治前途而背叛
可以无关兴趣、爱好、审美
无关知识结构
无关当事人情窦初开时对意中人的幻想
无关想念
思念
痴心
脸红心跳
无关日思夜想的锥心之痛
无关喜欢
无关一过性感情
无关真爱
即使自己给自己过生
自己和自己说话
自己陪自己睡
自己抚摸自己
自己拥抱自己
即使独守空房
即使没有共同语言、没有共同爱好
即使人生观、世界观、历史观、价值观相左
即使无趣
即使不快乐
不开心
即使寂寞孤独
即使以泪洗面
即使另有他爱

无房族不配拥有
搬家族不配拥有
背负全世界第二税负,只要温饱权、生存权,放弃言论自由、民主、宪政,放弃人权,放弃健康权、生育权、交配权、性权利、迁徙权、人格权、抗议权、罢工权、财产权、劳动权、工作权、休息权、社会保障权、住宅安全权、集体谈判权的O潘?–剩男、剩女、啃老族、蚁族、鼠族、柜族、拾荒族、捡菜族、恐归族、恐聚族、血汗工厂工人、农民工、三无农民——不配拥有
致力于推翻中共一党专政实现宪政民主的民运人士、网络民主人士、异议作家、”颠覆国家政权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者”不配拥有

中共高级干部、政府官员、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太子党、富一代、富二代、富三代、红一代、红二代、红三代、权一代、权二代、权三代、体育明星、电影明星、著名主持人、著名艺人、导演、科学家、成功商人、伪成功人士、大款、律师、圈养作家、圈养媒体人、企业家、公司老板、大学教授、中小学老师、医生、护士、军人、企事业干部、垄断企业员工、黑领、白领、公务员、黑社会成员可以轻易得到
即使其貌不扬
即使年老多病
即使年逾古稀

性器官——乳房、乳头、阴唇、阴道、阴蒂、子宫颈、子宫、喉结、睾丸、阴茎、龟头——的包装纸
强奸合法化的开场锣鼓

官帽的花边
干爹、干爷爷的补品
权力的养生汤
政治结盟、政治献金的调味品
革命家曾经摒弃的小资产阶级情调
权贵玩弄女性、勾引性宠物的甜言蜜语
“宁愿在宝马车上哭,不愿在自行车上笑”的拜金女
钓”高大上”的诱饵
出身社会底层的男人实现个人梦想和家庭梦想、娶到长期饭票前
灌”白富美”的迷魂汤
“二奶”、”小三”、”小四”、情妇、情夫出售身体换取轻松安逸阔气
换取豪车、豪宅、金银首饰的托词
闪婚族快速网到房子车子票子前献上的香吻
男同性恋或男双性恋迎娶T妻迎娶子宫传宗接代的舞步
女干部钻进保护伞得到火箭提拔的戏码
小人物跻身上流社会的手段
小演员走进追光灯的谋略
小主持人蹿升为著名主持人的魔法棒
鲤鱼跳龙门后立马扔掉的面具

可以量化成胸围、腰围、臀围、腿围、
乳房大小、身高、体重
极易凋谢的新鲜感神秘感
可以随时升级换代
可能被玩主随时抛弃的器官

用于借鸡下蛋
借船下海
借花献佛
借刀杀人

找对象不涉及
相亲不涉及
谈恋爱不涉及
过日子不涉及
孕育下一代不涉及
性生活不涉及

无产阶级专政继续对”人民”实行专政之时
文艺继续为政治服务之时
文化继续被”执法”之时
继续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时
继续”党指挥枪”时
继续党禁、报禁时
“人民公仆”以”三个代表”为由代表”主人”代表”人民”发言时
跛脚改革开放后,左手持剑右手经商之时
“四项基本原则”一百年不能变时
去信仰化、去政治化、全民经商、全民娱乐之时
权贵资本主义、垄断资本主义、威权主义、国家主义、国家恐怖主义、军国主义、GDP主义、拜金主义、消费主义、享乐主义、现实主义、实用主义、简单主义、轻松主义、混世主义、鸵鸟主义、动物主义、爬行主义、等待主义、犬儒主义、官财主义横行之时
温饱权、生存权等于人权之时
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国家安全大于人权之时

一党专政治国、高压维稳治国、重税治国、新闻封锁治国、杀人立威治国、抓人立威治国之时
对内国家恐怖主义,对外金元政治、割地卖国之时
党管法律、党管工会、党管农会、党管大学、党管新闻出版之时
《宪法》第三十五条打白条之时
大一统中央集权之时
“不动摇、不折腾、不懈怠”之时
“五不搞”、”七不讲”之时
“中国梦”——专制梦、皇帝梦——架空取代奸污个人幸福之时
长城防火墙越长越高之时
封杀国际互联网、封杀网站、封杀论坛、封杀博客、封杀微博、封杀独立候选人、封杀书、封杀电影、封杀电视剧、封杀纪录片、封杀微博大V、封杀记者、封杀电视节目主持人之时
异议人士被封杀、被喝茶、被查水表、被刑拘、被判刑、被活体摘取器官之时
法论功学员被群体灭绝之时
维权律师被酷刑之时
“网络谣言”入刑之时
网格化管控社会之时
电力一姐李小琳说”能力之外的资本为零”
微博大V被净网行动集体阉割之时
文学沦为遵命文学、身体文学、下半身文学、调侃文学之时
诗歌沦为无噪音写作之时
圈养作家集体抄写毛魔《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之时
思想界以”渐进式改革”、”优雅革命”、”告别革命”、”非暴力不合作”、”宪政民主”、”去党留政”、”和平转型”、”新公民运动”、”去毛运动”为拖延死期的一党专政站台之时
国进民退之时
太子党坐着挣钱、躺着挣钱之时
伪市场经济以”面包契约”收买全体中国人之后
经济右转、意识形态左转之后
知识分子全体噤声之后
大学扩招之后,读书无用、就业无门、创业无路之后
实行”高GDP高出口创汇高污染高耗能高通胀高储蓄高税负高贪腐
低工资低福利低消费低就业率低人权”的中国模式之后
勤劳难以致富之后
底层民众的上升通道全部堵死之后
理想让位给生存之后

自从邓小平的”猫论”鼓励”黑猫””白猫”们不择手段捞钱
自从心奔向孩子奔向房子奔向装修奔向车子奔向美食奔向养生
奔向保健奔向茶馆奔向浴足奔向网游奔向旅游奔向服饰
奔向手机

要价越来越高的奢侈品的一种

2014年10月31日 于四川成都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4年11月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