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章立凡:学位官职两不误,官场学术腐败水有多深?

Share on Google+

华盛顿 — 2019年3月11日

法新社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多名中共高层官员的学位论文存在抄袭现象,其中包括前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和因铁腕治理新疆而闻名的政治局委员陈全国,就连负责知识产权保护的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直属机关党委书记肖兴威也名列其中。中共官员被指是全球学历最高的群体,同时也是学历水分最大的群体,以习近平为代表的大批官员学习工作双肩挑,学位官职两不误,官场出现大量极具中国特色的在职博士、硕士,学术造假屡见不鲜,学位注水泛滥成灾。中共官员整体素质不高,却为什么争相追求高学历?中国学术造假屡禁不止,其源头在哪里?

嘉宾: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主持人:许波。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中国高官学术造假引起国际媒体广泛关注,第一是因为这种现象太普遍了。第十九届政治局的25人中有21人是高学历,但只有4人的学历没注水,其他17人的学位都有造假嫌疑,可见比例之高。另外,像贪污受贿和包二奶等腐败问题不查还不知道,但这种学术腐败做得太明显,一看就知道。这些高官都是在担任要职期间在职读研,而且都在很短时间内就拿到博士学位,所以这不用调查就知道有问题。第三,中共的选择性反腐已经惩罚过不少高官,但至今还没有一个高官因学术造假受到惩罚。当然,中央曾对此发过话,要求各组织部门对县处级以上干部在职期间学历进行严肃清理,但这件事从没执行过,因为这事没法处理。一旦执行起来,中央政治局开会都凑不齐法定人数了。再有,胡平相信大多数人读到法新社这条报道都会联想到习近平。虽然该报道涉及的最高级官员是李源潮,但习近平的学历学位注水恐怕比李源潮更严重。

胡平表示,中共高官们能“读书为官双肩挑,学位官职两不误”基本就是靠造假,只不过造假方式和程度有所不同。有的人好歹上过几堂课,做过点作业,论文是自己写的,抄袭也是自己抄的,论文答辩即便是走过场但也至少答了。但有的人一堂课也没上过,论文是找别人代笔写的,也没参加论文答辩,就过关了。而代笔人中间,有的比较认真,自己重新写一篇论文;而有的代笔人也抄袭,有的人干脆抄自己之前写的论文,改头换面一下就成了某位领导人的论文。比如习近平的论文就有这种嫌疑,因为他的论文内容与可能是其代笔人的论文非常一致。这些官员在担任重要官职期间,能用比全职博士生更短的时间拿下高级学位。这种作假显而易见,已经到了公然无耻的地步。

胡平表示,官员普遍学位造假对国家行政管理造成的危害显而易见。因为这造成大量外行领导瞎指挥、拍脑袋,德不配位才更不配位。讽刺的是,比起毛时代那种以“大老粗”为荣,把知识分子打成臭老九,专家跑去夹边沟,现在这种造假现象还算相对好一些。官员搞假学位至少说明他们还重视学位;附庸风雅总比公然粗鲁稍好一些,他们至少还知道好歹。而且比起毛时代,现在的官员们也还比较尊重专家学者的意见。另外,官员选拔看文凭学历这些硬标准,总比看关系门路好。所以,或许是因为官员学术造假直接带来的社会危害性相对不那么严重,所以激起的民愤也比其他腐败所激起的小。但其实学术造假的危害还是很大,比如这对高校是种很大的腐蚀,这导致很多著名大学也都变得趋炎附势,巴结权贵,污染了整个学术风气。弄虚作假蔚然成风,大家都不足为怪了。而且,以假乱真会打击到那些真的东西。原本可以有些积极意义的官员选拔制度,因为大量注水也被腐蚀了。

章立凡表示,法新社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个问题是中国官场最不愿涉及和提起的,也没人敢提。多数人虽心里有鬼,但眼睛都往上看,他们觉得上面都这么做,那自己这么做也不算什么。学术造假和官场学位造假是有关联的。以往高校学术造假都是一被披露,新闻就立马销声匿迹,这正是因为两者相关联。高校给某个官员授予学位,那这个学校办点事、弄块地、批点资金、自己搞点腐败都指望这个官员来实现,所以两者相伴相生,是中共现有体制造成的。现在很多校长本身就是副部级官员,教育和官场是共生关系。这次法新社的披露只是冰山一角。

章立凡认为现在官场的学位造假可能是对毛时代的反动。毛泽东认为知识越多越反动,宣扬阶级斗争就是大学,称自己就是“绿林大学”毕业的。中共刚建党的时候,陈独秀和李大钊都是大知识分子。后来大知识分子都中途退出了党组织,剩下的就是毛泽东这样的“半吊子”和一帮农民。老一辈常以大老粗、知识少、学历低为荣。但这一套文革结束就不管用了,“臭老九”一下成了领导阶级,社会风气以学历为荣。这本是好事,但中共“一收就死、一放就乱”的特性造成了乱造学历的现象。50后在经历文革浩劫后,现在很多成了当权者。50后在中国政治代际更替中是最惨的一批人,他们有很深的自卑感,但又爬上了高位,这时候就不断用学位给自己贴金。现在官场提拔,学位是一个很重要的参考,是升迁的资本。而且被称是某某博士,毕业于某某名校,从社会评价和社会身份上也会感觉高人一等,符合官员心态。但这真正掩饰的是他们的自卑感。中共就是这样的逆淘汰体制,是淘汰精英、提拔庸人的体制。

章立凡表示,学位注水只是弄虚作假的一种,根本原因还是一党专政没有监督。过去的科举制和现在官场还是不一样的,通过科举制,可以从寒门中提拔有能力的人,为王朝政权输入新的血液。但是中共不这样,首先你得入党,然后在党内进行提拔。这就造成中共的体内循环和近亲繁殖。现在把学位作为提拔条件之一,只是一种繁殖手法而已。没有第三方监督,他们仍可以为所欲为,后果就是弱化了执政党作为政党的能力。这当中其实没有公平竞争,他们的阶层和位置都是固化的,普通老百姓想通过读书和“科举”出人头地其实非常困难。所以,中共的一党专政其实是在削弱中共自己。我们不能说学历和治国有必然关系,但是我们可以说,学历造假和腐败低能治国有必然关系。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3月11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阅读次数:98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