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权力与腐化

Share on Google+

2019-03-11

香港接二连三,发生与校园相关的弄权丑闻;继早前有小学校长疑似未经招标办游学团,更存在教师的私人户口,另一小学招收「影子学生」被揭发,疑似使用假文件;近日更发生一宗天水围的小学,教师投诉被校长长期欺压,甚至走上东华三院教育科投诉被校长辱骂,却有报导指相关职员反向校长通报「查证」该老师的投诉,疑似令该教师认为投诉无门,最终走回学校自杀;这些一连串小学的丑闻,其背后的相同的问题,都是指向所谓小学校长有如土皇帝,可以在其权力范围之内滥权弄权,一如中国大陆那些官员干部一样。

早在两年前「兴德学校」一事时,连亲共的教联以至亲共报章,也要承认问题的源头,正在于特区政府推行所谓「校本政策」,容易造成「校长独大」,变相鼓励校长滥权;原因就是港共政府一改以往英治年代,由教育局这公营机构,去监督各学校的校长、教师,所谓「下放权力」给个别学校的「法团校董会」,去管治各个学校;由于校长本身为校董会的必然成员,因此校长既是雇员,又是「校董」即雇主,而其他校董的组成,就一如当今政制的小圈子选举,一些属办学团体,一些属校方的友好以至家长,比起大厦的业主立案法团,更容易垄断权力。这些拥有公权力的工作,本身没有薪金或利益,却管理大量的金钱以至利益,加上组织的封闭,当事人害怕即时的报复,于是就成为了腐败腐化的温床。

上星期有港岛名校中学教师,因不满毕业班学生在校门外影相,竟报警赶学生;以至理工大学为政治打压「港独」标语,无理封大学民主墙,引致与学生的冲突,然后就由这些「自己人」的「委员会」,充当法官的角色踢大学生出校等,这些近年不断揭露的问题,正如大陆各级官员,藉其职权上下其手一样,其最基本的源头,就是政府的政策,不断制造出不被约制的权力。

当全世界的民主政府,都讲求「三权分立」,讲求各个机构之间要有权力制衡,以防止腐败的时候,这些歌颂「中国奇迹」的人,主张独裁有效率,又崇拜权威,一如中共所谓「孔子学院」,单取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以绝对的权力为自豪。文化如此,制度又多漏洞,即使有选举,又变成小圈子的假民主;那么结果,当然又是回到华人文化的老问题:腐败。

权力令人腐化,绝对的权力令人绝对的腐化,这句名言是来自英国的阿克顿男爵(Lord Acton);他在1887年与红衣主教的信件争辩,主教认为︰现代人对社会贤达等名人,有太多不需要的质疑;阿克顿男爵即反驳说,正是绝对的权力,令人绝对的腐化!因此必须使用同一标准,去审视每一个权威。然而这种在西方已经流行超过一个世纪的思想,在华人间却有很多人,有意无意的忽略,不断制造一些不受限制的权力,然后不断在这种权力制度之下,制造更多的无辜受害者。

不受限制的权力,不断制造暴君,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小学的一个校长,都可以在权力腐化中,变为害人的恶徒;明知在没有限权下,这是必然的后果,却有很多人仍明知故犯,制造这种害人的制度,口头上假惺惺劝人要做好事,再抱怨「人心不古」、「道德沦亡」,这是明知而故犯,根本就是这些加害者的帮凶。

几十年前的华人,仍在探讨文化上的问题,还会讨论一下这些问题;如今经济强大了,口袋有钱了,可以买起全世界了,又是回到华人最拿手的绝技的时候──有人提出问题,解决方法就是消灭提出问题的人;没有人出声,就没有问题了,对不?

RFA

阅读次数:7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