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131位藏人自焚概况

Share on Google+

131位藏人自焚

从2009年2月27日至2014年2月13日,在境内藏地有126位藏人自焚,在境外有5位流亡藏人自焚,共131位藏人自焚,包括19位女性。

中国政府将藏人自焚定性为“犯罪”, 在全藏地开展“反自焚运动”、“反自焚专项斗争”,一方面严密封锁自焚消息外泄;另一方面实行连坐,一人自焚,全家全村或全寺都被牵连,亲友同乡中会有多人遭抓捕判刑。在这种高压下,不少自焚的消息是在数日、甚至数月后才艰难传出。很有可能在全藏地发生的自焚事件不止目前公布的数字,甚至出现各方面在统计自焚藏人人数上不一致的情况。故在此总结藏人自焚之概况,依照已经公布、得到确认的数据:

从2009年2月27日至2014年2月13日,在境内藏地有126位藏人自焚,在境外有5位流亡藏人自焚,共131位藏人自焚,包括19位女性。其中,我们所知道的,已有112人牺牲,包括境内藏地109人,境外3人。

概而言之:2009年发生1起自焚;2011年发生14起自焚;2012年发生86起自焚;2013年1-12月发生28起自焚;2014年2月发生2起自焚。

在131位自焚者中,最年长的64岁,最年轻的16岁。大多数是青壮年,平均年龄约27岁。

在131位自焚者中,男性112人,女性19人;其中有24位父亲,10位母亲,遗下年幼的孩子。

在131位自焚者中,有3位高阶僧侣(Rinpoche,朱古),35位普通僧侣,6位尼师,共计44位僧尼,涉及藏传佛教格鲁派、宁玛派、萨迦派、觉囊派,以格鲁派僧尼居多;

在131位自焚者中,有66位牧民和农民,绝大多数是牧民;其中10位牧民曾是僧人,遭当局派驻寺院的工作组驱逐出寺;4人曾是僧人,属自己还俗离寺。其中1位自焚牺牲的农民,原为藏传佛教噶举派寺院僧人;6位自焚牺牲的牧民,属藏传佛教觉囊派所在地区。1位自焚牺牲的牧民,是一位藏传佛教著名的贡唐仓仁波切的外祖父。

在131位自焚者中,还有2位女中学生;3位男学生;3位打工者;4位商贩;1位木匠;1位网络作家;1位唐卡画师;1位出租车司机;1位中共党员退休干部;1位护林员;1位洗车店店主;还有2位是流亡西藏活动人士。可以说,涉及藏人社会的多个阶层,其中这三个群体值得关注:牧民;僧侣;学生。

另外,还有7位试图自焚或自焚未成的藏人,其中两人身亡,两人被捕无音讯,三人是在印度的流亡者。

自焚的火焰遍及全藏多个地区,即传统西藏地理所指的安多、卫藏、康、嘉绒、羌塘等地区(分属于今日中国行政区划的西藏自治区、四川省、青海省、甘肃省),其中安多地区多达103人,以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最多,35人自焚;其次是安多拉卜让(今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16人自焚;安多热贡(今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11人自焚;以及安多左格(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9人。

并且,自焚的火焰燃至境外。例如,2012年3月在新德里,流亡藏人江白益西在抗议中国主席胡锦涛即将访问印度的集会上自焚,他全身裹着火焰奔走呼喊的悲壮场面曾被许多媒体拍摄到,并传遍世界;他被称作“人权火炬”,用全身的火焰照亮了现实世界的黑暗。2013年2月在加德满都,来自康的年轻朱古竹钦泽仁在抵达该地二十余日后自焚,由于受到中国政府的压力,尼泊尔政府不但不把他的遗体交与藏人流亡社区依佛教传统安排葬礼,甚至将遗体轻率火化,骨灰被扔弃。同样,2013年8月6日,拉萨传统节日“雪顿节”之日,在加德满都自焚牺牲的嘎玛俄顿嘉措,这位从拉萨当雄流亡异国的僧人,他的遗体也遭到如此对待。

2014年3月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评论,相关内容由自由亚洲电台藏语专题节目广播,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4年3月14日

阅读次数:73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