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最近被限制出门。

被安保的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派岀所警察骂傻逼。许艳向110投诉骂人的警察,之后的十几天,骂人的警察依然可以安然无恙的继续在安保,110电话里回复会联系警察后答复我,至今未答复。

在被限制出门的过程中,许艳还被二个便衣女的骂和推搡。

今天是3月21日,我给官派律师赵强律师打电话,问余文生律师情况?不但案件不告诉我、是否去会见也不告诉我、余文生律师身体情况也不告诉我,我再问一句,他态度很不好的对我大声嚷嚷一句后,竟然把电话挂了,然后我再打了7遍,也不接电话。

我又给官派岳松律师打了3个电话,未接。而且上次,我和我请的辩护律师在徐州时,我给岳松律师打电话,要求核实是不是余文生律师请的他们?岳松律师竟然态度很不好说,没有必要对我家属认同、不在乎我家属的态度。请问,余文生律师现在失去自由状态,官方拿出余文生律师在徐州市公安局,警察负责的侦查阶段的委托书,是否遭遇威胁或者酷刑都不知道?可信度能有多少?而且余文生律师在自由状态时,就录过视频,不会解聘我为他请的律师,不用官派律师。

抛开这一切,我作为余文生律师的妻子,我是家属,是有法律权利去向辩护律师了解我丈夫的案件情况的。2位官派律师不但不为不保护当事人权利而羞耻,还如此态度恶劣的对待当事人的家属,良心在哪里?有没有法律人不能帮助自己当事人的羞耻感?

后来,我给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刘民伟法官打电话,反应出现官派律师约一年,也只去会见2次;不告诉余文生律师情况;不予家属沟通。连最基本的辩护律师的执业行为都没有做到。要求解聘两位官派律师赵强律师和岳松律师;要求法院同意我为余文生律师聘请的常伯阳律师和谢阳律师代理和会见。刘明伟法官记录了,说会了解反应。不过中间,我要求向余文生律师会见核实是否是他请的辩护律师时,刘法官也挂了一次电话。不过我第二次打电话过去时,刘法官记录了我要求解聘官派律师的情况,并说了解与反应。

是不是柿子专拣软的捏?最近许艳不但被警察骂、连官派律师都如此的对待当事人?请官派律师摆正姿态,您不是公权力,您是为当事人服务的法律工作者!不但不为尽不到辩护律师职责羞耻,哪来的嚣张感?

请大家关注,谢谢。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9.3.2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