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羊人:我那断了六十年的脊梁

Share on Google+

——写给许章润教授和他的支持者们

我那断了六十年的脊梁
逢九就作痛

我蹒跚在煤山的曲径
脊梁是中轴线在作痛

我度步在长安大街
脊梁是华表在作痛

我看向满街的匾额符咒
脊梁是核心价值在作痛

我登上京城的公共汽车
脊梁和人们的冷漠自信一起作痛

我那断了六十年的脊梁
逢九就作痛

因为它已经不能支撑身体恒久的

屈膝卑躬

六十年里
怕疼的我——顺从

六十年里
怕疼的我——盲从

六十年里
怕疼的我——遵从

苟且的经脉里
壅塞着恩赐的脓肿

舒展一回吧
我那断了六十年的脊梁

走向中轴线的尽头
挺直这身躯
敲响黑瓦檐下久已消声的暮鼓晨钟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April 6, 2019

阅读次数:1,53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