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女士谈独立中文笔会2019香港会议

Share on Google+

独立中文笔会2016香港年会 独立中文笔会

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香港会议, 4月18日起在香港举行,会期三天。2019年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因此本次会议主题确立为“五四百年文化研讨会”。会议前夕,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法广:首先请简要地介绍一下,今年香港会议的宗旨。

廖天琪:今年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这个新文化运动对二十世纪中国的政治、文化和教育等各个领域的影响,及对知识阶层的思想启蒙与碰撞,可谓至深至远。五四运动标志着青年学子将爱国、独立思考的情操诉诸行动,为后世青年新生代走出象牙塔,投身社会运动,过问时政,竖立良好的榜样。继之而起的新文化运动更是中国知识份子向国家威权、陈腐的儒家思想、僵化束缚人的礼俗制度挑战的勇敢举动。

这次会议的前夕,收到了国际笔会会长Jennifer Clement 给我发来的祝贺信,祝我们笔会在香港的会议成功,连她这样的西方人都知道五四对中国现代化发展的意义,她指出五四精神的再现对中国当代很重要。这令我十分感动。

二十世纪是一个动荡的时代,世人不仅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也忍受专制独裁的荼毒 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这两种极端而反人性的意识形态非但还没有完全消逝,新一类的危机又再出现。伊斯兰恐怖主义,战争、暴力的影子扩散全球。尤其令人忧心的是打着共产主义旗号的中国,至今不肯放下这面腐朽的旗帜,让中华大地的十数亿人口生活在没有自由、民主和法治的威权体制中。五四精神的传承还是不能抵御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吗? 重新检视历史,回顾五四,前瞻未来,是我们的时代责任。这就是我们这次会议提出五四精神的主要目的。

法广:今年恰逢“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突出“五四”运动的话题有着怎样的特殊意义?

廖天琪:本次会议的主题是“百年五四”,从五四到六四,中间有七十年,从六四到今日又是三十年过去,到底五四先贤提出来的“德先生”和“赛先生”有没有光临华夏大地?至少在中国“德先生”至今还是踪影全无。今天中国的民主化程度还不如当年德先生被提出来的北洋军阀时代,那时候学生上街示威抗议,最多被警察用警棍追着打,事后北大校长一抗议,政府还要赔礼道歉。到了六四,政府搬出坦克机枪扫射示威群众,死了多少人至今是个谜,是国家机密。 如今的中国是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声音。这怎不令人兴叹今夕何夕,日子怎么倒过来过了。

至于“赛先生”,大家都知道中国的科技发展十分迅速,电子电讯工业在许多方面都走在世界前沿,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应用方面,几乎有超前其他工业国家的趋势。今年推出的第五代行动通讯技术,所谓的5G,中国的华为就在技术上比其他日本、韩国、美国、澳大利亚的都似乎有较多的优越性。无人驾驶的汽车已经不新颖了,美国、瑞士、匈牙利甚至新加坡都在测试。德国的几家大汽车公司如奥迪、奔驰和跑马都已经在中国的大城市北京、上海、无锡测试了,不用多久,无人驾驶汽车就会逐渐通行世界各地,它将改变我们的生活和环境。

我们的世界的确已经进入了数据化时代,“赛先生”的幽灵在中国大地徘徊,它掌控一切,窥视一切,干预一切,判决一切。可怕的是“赛先生”只是一个面具,面具后面是专制独裁老大哥。没有“德先生”、没有民主,只有“赛先生”、只有科技的中国,将是一头噬人怪兽。这是每个中国人、香港人、台湾人都应当明白的。

法广:近年来,独立中文笔会都将年会地点选择在香港,这一选择一定应该不是出于偶然吧?

廖天琪:当然不是。独立中文笔会近年来,每年均在香港举行年会,香港离大陆近,便利大陆笔会会员出席会议。香港前议员刘慧卿女士说:希望笔会每年来香港举办会议,“只要你们能来,就表示这里还有一点点自由。”我们在香港开会,也是一种“造势”,发出反对专制政体的“异音”。另外,看中共当局是否对我们会员们放行,也是一种探视政治宽紧的“风向标”。

法广:2019年独立中文笔会年会将颁发多个奖项,请谈谈设立这些不同奖项的初衷?

廖天琪:我们这次准备颁发三个奖项。每个奖项的设立都有一定的意义,鼓励作家们拿出勇气说真话,同时也鼓励女性作家,因为她们的处境更加困难。

在介绍这三个奖项之前,我先说说今年颁发的特殊奖:刘晓波纪念奖。大家都知道,刘晓波先生是我们以前的会长。他死于2017年7月13日。刘晓波是为了自由、为了言论自由、为了中国更好的前途、为了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而贡献出了他的生命。我们设立刘晓波纪念奖,就是把刘晓波的一个雕像颁发给得奖人。设计这个雕像的人是德国的一个雕塑家,他的名字叫Richard Hillinger。按照他设制的这个刘晓波的头像,我们制作了好几个,颁发给专门在最近几年特别为刘晓波和刘霞的自由而声援的人。今年我们把这个雕像颁发给香港的律师何俊仁先生。何俊仁律师多少年来都一直在为刘晓波夫妇奔走。同时他也支持中国的异议分子,为他们维权和辩护。这是一个特殊的奖。

另外我们还设了三个其他奖项。一个是原来叫做“自由写作奖”,现在改成、前几年改成“刘晓波写作勇气奖”。因为在中国要自由写作是需要特别的勇气的。今年独立中文笔会将颁发“刘晓波写作勇气奖”给两位非常勇敢的维权人士,一位是笔会会员、“民生观察网”的创办人刘飞跃,他以“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18年被判刑五年。另外一位是唐荆陵律师,本会荣誉会员。唐荆陵倡导公民不合作运动,于2014年被捕,2016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五年,今年五月他应当刑满出狱。

第二个奖是“自由写作奖”。“自由写作奖”是奖励一切能够有独立精神的、以中文写作的作家。本届的自由写作奖得主是本会会员谭松先生。他以调查土改和研究右派历史而著名。他的《长寿湖:1957年重庆长寿湖右派采访录》是一本向历史取证意义非凡的作品。谭松先生现居美国。

第三个奖也很特殊,这个奖叫做“林昭纪念奖”。大家都知道,林昭是在六十年代被捕、受迫害致死的一位女性。她是一位非常非常勇敢的、敢于向独裁政权挑战的女性。为了纪念她,我们这个奖取了她的名字。本会会员刘艳丽多年来从事写作,在网上公布与国保的对话,因言获罪于2016/17被羁押八个月。2018年11月再度被逮捕,罪名是“寻衅滋事”,今年1月庭审,但未宣判。刘艳丽是位勇敢的女性,她因言获罪,在庭上为自己辩护,大义凌然,掷地有声。她是本会今年“林昭纪念奖”的获奖人。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11-04-2019

阅读次数:88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