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永忠:未来工作应为世界带来祥瑞之气——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会议(简报三)

Share on Google+

廖天琪在国际笔会上进行报告。图/潘永忠提供

柏拉图说过,“即使最糟的作家,也会道出某些真理。”国际笔会就是当今世界全球作家们讨论与追求真理的平台,作家们慷慨激昂、激扬文字、针砭时弊、纵论天下,团结各国知识界达成共识,向国际上举足轻重的组织施加压力,为这个世界带去祥瑞之气。

和平委员会于1984年在国际笔会之下成立,每年的年会都在斯洛维尼亚的美丽小城布莱德(Bled)举行,近十年以来,和平委员会的主席都是选举斯洛维尼亚笔会的成员来担任。今年破天荒的选举法国笔会会长埃马纽埃尔·皮埃拉特(Emmanuel Pierrat)接棒,但这不影响今后和平委员会的年会继续在布莱德举行。皮埃拉特身兼多重身分,除了是作家,也是律师和记者。他的风格明快而有决断。选举之后的4月4日,他即刻召集另外新当选数位副主席们座谈协商下一步工作工作,为未来三年制订了纲领性的布局。其他四名副主席分别是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芬兰笔会会长维拉·提提莱(Veera Tyhtila),斯洛维尼亚笔会的弗兰克·米克萨(Franc Miksa),威尔斯笔会的西蒙·芒迪(Simon Mundy)。除了芬兰的提提莱女士未在场之外,其他几位都参与了规划和讨论。这无疑呈现了本届和平委员会的新领导班子新特色新风格。

区域战争、冲突不断

今日的世界在全球化的影响之下,虽然没有爆发传统的大规模战争,但是各种地域性的战争和冲突不断,国家和地域之间的经济和资源争夺从未停止,气候变暖,生态环境受到破坏,移民、难民问题困扰着欧美大陆。面对这样的局势,国际的作家们能够发挥怎样的作用呢?

首先自然是集思广益,发现问题、陈述问题、研究问题,并提出解决性的建议。以往多年来,委员会曾提出各种不同的宣言、声明,但是往往效果不彰,只限于纸上谈兵,在行动方面收效甚微。当然组织本身有一些先天性的不足和缺陷,作家不是政治家,甚至也并非是活动家,但是动用脑筋,运用智慧,找出一些律动,研究制定出合理的战略性方案,却也能收到某种程度的社会效果。

通过讨论,本届的和平委员会提出一些格外重要的议题:

一、战争和经济问题造成的大量难民,世界人口不断地在大迁徙,大移民,造成的负面因素比正面要多。

二、战争与和平,暴力和反暴力,在世界各地都一直在重复上演,如何能防止暴力的扩大化,使对抗转变为对话。

三、亚洲的专制独裁体制异常顽固,那里的人权普遍遭遇侵犯,可说是侵犯人权的重灾区。

四、美国的民主受到挑战,新闻自由也受到干扰。美国的政局和政策跟世界息息相关,值得作家们关心。

五、全球自然环境的破坏令人忧心,全球变暖,淡水缺乏,空气污染等,人类的生存环境呈现严重危机。

每一个议题下面都有许多更为细节的问题,就如亚洲的专制体制,中国的“一带一路”首先就让人疑虑重重,因为这牵涉到几十个国度的经济、国防、生态、地缘政治的设置和发展。中国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对东土耳其斯坦设立的“教育集中营”、对西藏问题、台湾问题的态度,直接涉及到亚洲国家的利益和全球的和平及安全。

有些笔会专门对一些议题感兴趣,比如荷兰笔会,多年来关心卡麦隆境内人权受到侵犯,这并非是族裔冲突而是政治决策问题,应当得到笔会的关注。巴尔干半岛上的民族、文化、宗教、语言回异,表面上冲突舒缓了,实则许多问题还是暗潮汹涌。面临英国脱欧,这又是一个争论不休的议题。土耳其、匈牙利的民主制度受到威胁,美国川普总统上任以来,采取单边主义,退出几个重要的国际协定,对欧盟若即若离的态度,造成非常负面的影响。

仇恨言论带来暴力冲突

在世界的新闻信息传播中,往往因宗教、族裔的不同,产生出狭隘、敌意的,所谓“仇恨言论”,通过媒体而扩散,带有歧视、偏见的言论,里面没有宽容和谅解,只能加深加宽隔绝民族、国家之间的沟壑,是暴力、战争思想的温床,必须加以制止。

在今年10月份国际笔会的年会将在马尼拉召开,会上和平委员会将提出三个决议案供大会讨论并通过。其中移民、难民问题议案,将由提提莱负责;亚洲专制体制、干预人权和言论自由的议题由廖天琪涵盖;美国方面的动态,包括中期选举将由芒迪负责观察,提出建议。主席皮埃拉特对“仇恨言论”特别关注,而斯洛维尼亚的米克萨是斯洛维尼亚的政治家和外交官,他将统筹和平委员会与各个地区的联系和会议规划的工作。

总之,盼望新人带来新气象,来面对这些老大难的国际旧问题,不期望能解决具体的问题,但是提出睿智的建议和团结各国知识界来对国际上举足轻重的组织施加压力,这一点应当是可以做到的,我们将拭目以待。

布莱德会议上部分国际作家合影。图/潘永忠提供

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会场一角。图/潘永忠提供

民报2019-04-11

阅读次数:11,96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