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式厚:见鹤岗之一叶,知经济之秋

Share on Google+

2019年4月17日

鹤岗成为网红,是因为出人意料,即出乎意料之外的低房价。一般几万块买一平米,在鹤岗居然可以买一套住房。近日网上有截图显示,黑龙江鹤岗市房价已成白菜价,一套46平米的住房总价16000元,折合一平方米348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网络上出现的情况基本属实。根据某二手房网站显示,鹤岗市的一个“东山沿河北小区”,一套位于7楼的46平毛坯房(一室一厅)总价只有1.5万,折合一平方米326元。

鹤岗房价折射收缩型城市的困境。最近国家发改委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其中提到了“收缩型中小城市”,也就是常住人口小于户籍人口,且人口持续净流出的城市。鹤岗市只是很多收缩型城市的一例。

“收缩型城市”是国外引入的概念,包括德国鲁尔、法国洛林和美国的休斯顿等地区,都经历过城市收缩的阶段。其主要体现在人口流失、产业衰退,城市空间和公共设施闲置等三个方面。在我国,还有一种特有的城市收缩现象,即常住人口少于户籍人口的“户口倒挂”现象。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的研究成果称,2007~2016年有84座城市出现了“收缩”,这些城市都经历了连续3年或者3年以上的常住人口减少,除了广为人知的东北地区外,中西部乃至东南沿海均有分布。

另有资料显示,我国 337 个地级/副省级行政区中,约26.71%的城市出现了人口流失,即发生了收缩。它们集中分布于中国东北和长江经济带地区,主要包括甘肃、贵州、重庆、湖北、安徽、福建、江苏、辽宁,以及黑龙江北部、内蒙古北部和中部、四川东部。

在经济发达区域,京津冀、长三角地区总体的人口增长趋势已经停滞,只有珠三角地区人口呈增长态势。一个房地产界的人士据此预测,只有珠三角地区的房价还有可能上涨,其他地方已无可能。

由于城镇化和中国人口总量开始下降等因素,未来这些收缩型城市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在这个过程中,城市房产供大于求会成为常态,频现低价会越来越普遍,即使行政干预能有短暂效果,长期而言房价会成为中国社会的另一种痛苦。

过去的二十年,中国房价节节上涨,很多人对房价高度敏感。但房价下降,购房人需要偿还的贷款并不会减少,个别房屋可能会成为负资产。另一方面,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枯竭,但地方政府的财政支出不会减少,这也就意味着必然用其他途径攫取社会财富,民众生活将更为艰难。

《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旨在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实现常住人口和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均提高 1 个百分点,为此取消了更多的落户限制,试图用城镇化来促进房地产消费,保证经济增长。鹤岗作为一个例子,证明这种思路是行不通的。鹤岗城镇化率83%(远超平均水平60%),人口六十多万,早就取消了落户限制。但鹤岗止不住衰败的趋势。

这些年来,中国的农村空壳化,只剩下老人和留守儿童,各种资源向大城市集中。但是,仅凭少数大城市的繁荣是无法持久支撑一个国家的经济的,任何一个国家必须均衡发展才可能持续的繁荣。空心化日益严重的农村、不断增多的收缩型城市,预示中国经济面临长期的压力。

鹤岗出现异乎寻常的低房价,绝不是一个孤立现象,而是一个不详的先兆。

公民:吕式厚
2019年4月17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阅读次数:54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