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大王”郑渊洁揭露童书入校黑幕,怒怼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

Share on Google+

2019-04-21 02:19


郑渊洁

芥末堆4月20日 小筱 报道

“和违法到中小学卖书的童书作者出现在一个“童书榜”单上,这对我是奇耻大辱……于是我在近日公布的2018年中国作家榜单上消失了。”

4月18日,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大星文化、作家榜经典文库共同发布了第13届作家榜,在2018年中国童书作家榜中,杨红樱、北猫和曹文轩分别以5600万、5300万和2700万的版税收入位列榜单前三,国内多位知名作家都榜上有名。遗憾的是,被誉为“童话大王”的郑渊洁并未入榜,对此,有网友质疑郑渊洁的图书销量作假。

面对质疑,郑渊洁于19日发布长文回应表示,是自己主动拒绝入榜,原因在于“童书销售泡沫极大,甚至和不法行为有牵连”。

郑渊洁指出,有童书作者打着讲课幌子,进入校园向学生兜售童书,这种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回应中,郑渊洁还实名”diss”了同为著名童书作家的曹文轩,并质疑曹文轩:“您2018年的2700万元童书销售所得有多少是进校卖书获得的?”

4月20日晚,曹文轩回应南都记者表示,暂时不愿意发声,“让大家去判断吧”。目前,中国作家榜制榜方和曹文轩均未做出正式回应,事件仍有进一步发酵的可能。

郑渊洁拒绝上榜

2018年中国童书作家榜公布后,网友@听风123654在微博中质疑郑渊洁:”天天说销量高,为啥最新发布的作家榜连你的名字都没有,你敢回应吗?”

4月19日上午,郑渊洁转发并回应了该网友的微博。郑渊洁称”当然敢回应”,同时他表示由于回复有字数限制,会发一条专门的微博回应,并称将是”硬菜”。

4月19日下午郑渊洁发布微博长文,对质疑做出具体回应。他表示,由于本届中国作家榜是首次单独推出“童书作家榜”,为了保证图书销售所得数额的准确,榜单制作方向“童书作家榜”的前几名入榜者核对图书销售数据。但当获悉中国作家榜制榜方首次将童书作家销售排名从中国作家榜主榜单中剥离出来后,自己立即表示拒绝上榜。

郑渊洁认为,最能体现图书真实销量的不是图书排行榜,而是税单。郑渊洁在微博中“晒”出两张税单,并强调其收入几乎全是版税。税单显示,填发日期为2018年4月23日,面额分别为1380575.61元和844126.18元。

揭露童书市场“潜规则”

之所以拒绝入榜,郑渊洁直言由于“中国的童书销售泡沫极大,甚至和不法行为有牵连”。

回应中,郑渊洁对“不法行为”做出进一步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五条规定,任何人不得进入中小学校园推销商品。图书也是商品。但是有一些童书作者打着讲课的幌子,和书店、学校勾结起来进入学校占用学生上课时间向学生兜售童书。”

根据新京报报道,郑渊洁谈到童书进校问题时表示:“童书销量逐年增高,和作家进校卖书关系很大。”

微博中郑渊洁回忆到,在十多年前,自己也曾被出版社拉着去学校,本来以为只是讲课,后来才发现其中的猫腻。于是再也不去学校卖书。

对于该问题,郑渊洁曾采取过行动。微博中,他晒出在2016年3月31日给当时的教育部长袁贵仁写的公开信。郑渊洁在公开信中指出,作家打着讲课幌子进校售书已经成为童书销售的一种营销模式,原先这种现象只局限在几个省份,近年已有席卷全球的趋势,不再是个别现象。

郑渊洁还举例说明了作家欺骗学生的套路:在承诺会为购书的同学亲笔签名后,将学生购买的书籍收走,在宾馆由工作人员代签。或将健全的手指用纱布缠上,假装受伤,用盖章代替签名。

显然,郑渊洁所说的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而在此次的回应中,郑渊洁再次表示恳请教育部重视该问题,并希望新闻出版署净化童书市场,去除进校卖童书泡沫。

此外,郑渊洁还调侃道,“如果中国作家榜不将童书榜拆分成‘中国童书作家进校卖书榜’和‘中国童书作家非进校卖书榜’,我就永远和中国作家榜拜拜了。”

矛头直指曹文轩

这次发布的童书榜中,排行第三的北大教授、知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被郑渊洁明确指出存在进校售书的行为。

微博中,郑渊洁给出了曹文轩在2018年进入多所小学售卖图书的记录和照片。根据郑渊洁提供的学校发给学生的图书征订单显示,有意愿与作家见面、签名的孩子需提前征订曹文轩的作品。征订单还明确要求学生以正价购买图书,不提供折扣。

郑渊洁表示,童书的批发价现在大都在四五折左右,将图书以正价通过学校和老师销售卖给学生,可能存在利益寻租的空间。

榜单显示,曹文轩在2018年的童书销售所得是2700万元。郑渊洁质问道:“这2700万元中,有多少是曹文轩打着讲课的幌子非法进校兜售童书所得?”对此,郑渊洁还建议曹文轩晒出2018年“中国作家童书榜”的2700万元的税单。

这次已非郑渊洁和曹文轩的首次公开“开撕”,也并不是郑渊洁第一次炮轰童书进校问题。

早在2010年4月,郑渊洁宣布退出中国作协时,就发文称“青海玉树地震发生后,给灾区人民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但震后两天的4月16日,曹文轩却到山东青岛的小学推销自己的图书。”他认为,曹文轩对灾区人民冷漠,令人失望,不能与如此‘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为伍”。

2010年5月,郑渊洁再次发微博提到,中国如果继续爆出作协委员到小学售书侵犯儿童,会有更多的会员退出。而曹文轩则直指郑渊洁是为退出作协一事”炒作”。

在本次回应中,郑渊洁还暗指曹文轩获得安徒生奖一事是私下”运作”的结果:“本以为曹教授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拿到有关部门用纳税人的400.2万元运作的安徒生奖后,能获得自尊,不再去校园违法兜售童书,没想到会变本加厉。”

律师:中小学校和教师不应变相推销商品

郑渊洁对童书市场潜规则的披露不免引起业内外对上榜作家版税收入来源是否足够阳光的质疑,而他一提再提的童书入校问题到底是否合规,也引发关注。

芥末堆检索发现,我国《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学校不得违反国家规定收取费用,不得以向学生推销或者变相推销商品、服务等方式谋取利益。”

对此,芥末堆咨询了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的侯茗旭律师。侯律师表示,根据义务教育法规定,学校不得以向学生推销或者变相推销商品、服务等方式谋取利益,目的是为了治理学校乱收费或者变相乱收费的现象。如果有出版社或者作者与学校合作,利用讲课等方式变相推销图书,是违反义务教育法规定的。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学校以向学生推销或者变相推销商品、服务等方式谋取利益的,由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给予通报批评;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侯律师明确指出,义务教育法规范的对象主要是学校和相关负责人。“对于郑渊洁所提到的曹文轩进校卖书的说法,目前情况还未明朗,不好具体评价。”但侯律师建议,中小学校和教师应该遵守法律规定,不应变相推销商品,增加学生和家长负担,损害教育者的形象。

事实上,童书作为商品不应进校推销,教育部早有相关规定。2015年8月,教育部、国家发改委和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印发的《中小学教辅材料管理办法》亦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进入学校宣传、推荐和推销任何教辅材料”。2018年10月教育部办公厅也曾发布《关于严禁商业广告、商业活动进入中小学校和幼儿园的紧急通知》。通知提到,要特别关注各类‘进校园’活动有无夹带商业活动等问题,对违规在校园进行商业宣传活动,给学校、教师、学生摊派任何购买、销售任务,给学校、教师、学生分发带有商业广告的物品等行为进行严肃查处。

然而,规定之外,“潜规则”仍存,童书进校规范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以下附郑渊洁微博原文

阅读次数:9,67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