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专制中国百年禁锢“德先生”——独立中文笔会香港年会开幕辞

Share on Google+

专制中国百年禁锢“德先生”
——独立中文笔会香港年会廖天琪会长致开幕辞

廖天琪于独立中文笔会香港2019年会中致开幕辞。图/作者提供

各位嘉宾,各位会友,女士们,先生们,

沈从文说过:一个白日带走了一丝青春日子。我们今天一个白日,希望给我们大家留下笔缘之情的一段美好记忆。所以,我首先向来自两岸三地和海内外的与会者表示由衷的感谢。特别是来自中国的笔会会员们,你们前来参加这样的会议是要拿出勇气并且冒一定的风险的,我向你们致敬,也同时要声明这是一个文学和文化的会议,每个中国的公民都有权利来参加这种文化活动,任何阻挠你们前来的行为都是不道德的,且违法的。

本次会议的主题是“百年五四”,从五四到六四,中间有七十年,从六四到今日又是三十年过去,到底五四先贤提出来的“德先生”和“赛先生”有没有光临华夏大地?至少在中国“德先生”至今还是踪影全无。今天中国的民主化程度还不如当年德先生被提出来的北洋军阀时代,那时候学生上街示威抗议最多被员警用警棍追着打,事后北大校长一抗议,政府还要赔礼道歉。到了六四,政府搬出坦克机枪扫射示威群众,死了多少人至今是个谜,是国家机密。如今的中国是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声音。这怎不令人兴叹今夕何夕,日子怎么倒过来过了。

没有“德先生”只有“赛先生”的中国,如同一头怪兽。大家都知道中国的科技发展十分迅速,电子电讯工业在许多方面都走在世界前沿,在大资料和人工智慧的应用方面,几乎有超前其他工业国家的趋势。今年推出的第五代行动通讯技术,所谓的5G,中国的华为就在技术上比日本、韩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国,都似乎有较多的优越性。无人驾驶的汽车已经不新颖了,美国、瑞士、匈牙利甚至新加坡都在测试。德国的几家大汽车公司如奥迪、宾士和跑马都已经在中国的大城市北京、上海、无锡测试了,不用多久,无人驾驶汽车就会逐渐通行世界各地,它将改变我们的生活和环境。

独立中文笔会2019香港年会会场一角。图/田牧

中国街头出现欧威尔《1984》场景

来自中国的朋友们已经习惯城市里街头密布的监视器,如今小偷小摸的罪已经逐渐杜绝,因为几分钟之内犯罪者就能被辨认出来,被抓捕。这是好事,治安大大改善。但是欧威尔《1984》里的场景出现了,每个公民的一举一动都在政府的监控之中,言行举止,消费习惯,交友看病都在镜头之下,更别提在社群媒体上发的牢骚,开的玩笑,写的文章,天罗地网,尽在公安国保的眼皮底下。每个人都是透明人,每个人的资料都在那张社会保障卡上,一张塑胶卡就是你的声誉、信用、你的前途希望,生老病死,一生命运都在上面。这是什么滋味?我不能想像,国内来的人也许可以谈谈。

“上帝死了!”德国哲学家尼采1882年在他的《快乐的科学》一书里写过这句名句。这句话经常被误解,其实是尼采用来批评当人类放弃信仰和宇宙的秩序,不再相信普世的道德法律,进入一种虚无主义的追求时,就等于宣判上帝已经死了。尼采认为人类其实能为自己另辟蹊径,发展创造力,寻找新的认同价值。但是一百多年来,新科技的发展为我们带来舒适和方便,然而心灵的空虚和精神的追求是否获得了补偿呢?这是一个大问号。

以色利的历史学怪才赫拉利(Yuval N. Harari)几年以来写了震撼知识界的简史三部曲——《人类简史》、《今日简史》,特别是第三部去年出来的《未来简史》中,把人类社会的各种精神和实质的活动,从宗教,思想运动,社会运作模式,甚至宇宙万物都概括为资料,都归类为一种“演算法”,也就是任何问题都可以通过“收集资讯(资料)”—“处理资料”—“得出结果”,这是跨学科、跨领域,超越艺术、宗教的资料时代,人类已经成为“神”了。

这当然就如人们误解尼采的“上帝死了”那样,又误解了赫拉利“上帝活了,人就是上帝”。赫拉利是要警告世人,资料化将把人类带到一个不可知,不可测的浩瀚大千,如何自处,如何面对,是哲学家、宗教家、政治家、社会学家要共同思考寻找出路的大课题。不能一切都听由科学家日新月异的技术革新来把人类推向未知的深渊。

没有“德先生”的中国是一头噬人怪兽

总之,我们的世界的确已经进入了资料化时代,“赛先生”的幽灵在中国大地徘徊,它掌控一切,窥视一切,干预一切,判决一切。可怕的是“赛先生”只是一个面具,面具后面是专制独裁老大哥。没有“德先生”只有“赛先生”的中国,将是一头噬人怪兽。

独立中文笔会今年将颁发“刘晓波写作勇气奖”给两位非常勇敢的维权人士,一位是笔会会员“民生观察网”的创办人刘飞跃,他以“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18年被判刑五年。一位是唐荆陵律师,本会荣誉会员。唐荆陵宣导公民不合作运动,于2014年被捕,2016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五年,今年六月他应当刑满出狱。

本届的自由写作奖得主是本会会员谭松先生。他以调查土改和研究右派历史而著名。他的《长寿湖:1957年重庆长寿湖右派采访录》是一本向历史取证意义非凡的作品。谭松先生现居美国。

本会会员刘艳丽多年来从事写作,在网上公布与国保的对话,因言获罪于2016/17被羁押八个月。2018年11月再度被逮捕,罪名是“寻衅滋事”,今年1月庭审但未宣判。刘艳丽是位勇敢的女性,她因言获罪,在庭上为自己辩护,大义淩然,掷地有声。她是本会今年“林昭纪念奖”的获奖人。

众所周知,不仅中国内地的言论自由受到愈来愈严厉的打压,香港的新闻和出版业近年来也遭受各种箝制。“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承诺都早已一风吹了。独立中文笔会能每年在香港举办颁奖典礼和文学讨论会,也算是一个试金石。香港的新闻界、文学界和文化界的同业都必须拿出勇气和智慧来守护自己的职业操守,这是值得我们敬佩的。

香港聚笔友,文章忆二贤;何时见民主,挥毫连九州。在这时代巨变的时刻,所有从事文字工作者,不论记者、作家、学者都面对共同的挑战,我们愿借着会议的机会,彼此交流切磋,互相鼓励。再次感谢各位拨冗参加本次会议,相信这一天过去,您将获得一些新的资讯,新的观点看法,认识一些新的朋友和同道。预祝会议成功!

民报2019-04-23

阅读次数:12,34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