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香港沉沦前的惊恐——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香港年会召开

Share on Google+

廖天琪会长于2019年独立中文笔会香港年会中致开幕辞。图/作者提供

廖天琪会长说: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开会,也是一种探视国内政治宽紧的‘风向标’“。这”风向标“告诉了我们什么?绝不是惊悚之言,直觉与感觉告诉我们:香港在沉沦中……

举办今年年会阻力重重

香港前议员刘慧卿女士说过:希望笔会每年来香港举办会议,“只要你们能来,就表示这里还有一点点自由。”廖会长理解香港朋友这样的期待。

但是进入今年笔会香港年会的筹备工作时,就感觉不好,一个字:难!虽不到“难以上青天”的难度,但也绕了无数的弯道。

就说租借会场吧,以往的大学会场,是进不了;以往的社团会场,难以租借;最后得到了塔冷通心灵书舍支持,在书店里举行这次年会。

国内会员进入香港,遭遇了中国政府的拦截与封堵。何德普会员长期遭到中国警方的“眷顾”,这次更不例外,警方明令警示何德普不能赴港与会。刘文忠会员为了摆脱警方追踪,提前4天便关闭手机,离家出走,警方去刘家扑空,打手机关机。刘文忠抵达澳门后打开手机,警方终于打通了电话,质问“为什么连续几天打不通手机?”刘说:“手机太旧了,讯号不好。”警方欲通知刘不能赴港与会,刘回答:“我已抵达澳门,我会参加会议。”警方无奈。此次与会的大陆会员是历届会议最少的一次,只有少数大陆会员辗转到场。

会议邀请的嘉宾戴耀廷,因为9日香港法院的裁决,“占中”发起人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被裁定“串谋公众妨扰”罪名成立,4月24日将宣判刑期,显然戴先生是不能与会演讲了。

这样的会议还能持续多久

会议的开幕式由笔会理事齐家贞主持。廖天琪会长致开幕词,她说,大陆会员排除困难前来赴会是需要勇气和智慧的,各位在行使公民人身自由的权利,任何干预你们来港的行为都是违法的。当国内会员在面临打压、骚扰甚至入罪之时,应当知道,你们不是孤立的,国际笔会是个国际大家庭,每个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的命运都受到国际大家庭的关注。就如国际笔会会长詹妮弗·克莱门特说的,我们永远站在你们的身边。副会长露西娜·卡特曼也说,她希望知道每个人的名字,认识每个人的面孔。这种发自内心的真诚是一种强大的力量,会员们应当知道,对自己要有信心。

香港著名大律师、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莅临会议致辞,他说道:能够进入香港举行这样的会议,就是成功!这样的会议是不是最后一次?以后能不能召开?谁也说不定。根据这些年来,大陆政府对香港极度的“管卡压”态势,何先生有理由这么分析,一点也不夸张不为过,是向世人提出了客观的警示与预测。

这些年来,何律师一直高度关心中国人权状况,帮助与拯救那些遭遇政治迫害的异议人士,许多大陆朋友均受益他的帮助与援手。他与刘晓波的交往与友谊,以及长年坚持组织示威抗议活动,为刘晓波声援与呐喊,为了感谢何俊仁律师的努力工作,独立中文笔会授予他刘晓波纪念奖。

廖天琪女士授予何俊仁律师刘晓波纪念奖。图/作者提供

刘晓波纪念奖,是褒奖长年支持中国民主运动和言论自由的人士,此奖项由刘晓波铜质雕塑头像和荣誉证书组成,刘晓波的雕塑是德国艺术家理查·黑林格(Richard Hillinger)设计制作的。曾经获此奖项的有:2003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希林·伊巴迪(Shirin Ebadi),国际笔会副会长琼安、日本前众议院副议长牧野圣修、台湾驻德代表处谢志伟大使、中共体制内著名民主派代表鲍彤,及台湾民主基金会。

表彰与颁奖对象3人身陷囹圄

此次年会,颁发了“刘晓波写作勇气奖”给两位非常勇敢的维权人士,一位是笔会会员“民生观察网”的创办人刘飞跃,他以“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18年被判刑五年。一位是唐荆陵律师,本会荣誉会员。唐荆陵宣导公民不合作运动,于2014年被捕,2016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五年,今年4月他应当刑满出狱。

本届的“自由写作奖”得主是本会会员谭松先生。他以调查土改和研究右派历史而著名。他的《长寿湖:1957年重庆长寿湖右派采访录》是一本向历史取证意义非凡的作品。谭松先生现居美国。

本届的“林昭纪念奖”,颁发给了会员刘艳丽,她多年来从事写作,在网上公布与国保的对话,因言获罪于2016/17被羁押八个月。2018年11月再度被逮捕,罪名是“寻衅滋事”,今年1月庭审但未宣判。刘艳丽是位勇敢的女性,她因言获罪,在庭上为自己辩护,大义凛然,掷地有声。

新闻自由与司法独立遭遇威胁

前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麦燕庭做了“新闻和言论自由受到严重威胁”的专题报导。

其实,这次抵达香港,与一些出版界朋友相聚,我们已经听说了、领悟了,香港的新闻自由、出版自由要有多糟糕就有多糟糕。香港的一些非常著名的政论杂志,争鸣、开放、动向等一一挂牌停刊,香港的出版界亦纷纷倒闭,转产其它行业,香港众多小书店几乎一刀切的消失,究其缘由,有说市场维持不下去,有说中共强力机构施压逼迫“倒闭”……麦燕庭的报告一针见血的指出:香港新闻自由持续下滑的根本原因,是中国政府的干涉与高压。

前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麦燕庭。图/作者提供

眼下,香港正在讨论修法,列出了“诽谤罪”、“煽惑罪”、“非法经营罪”……其实就是堵住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出版的管道。无独有偶,香港的司法独立同样遭遇了行政介入,所谓的“可引渡罪行”使得人人动辄得咎,随时有被抓捕,甚至在境外被“绑架”的危险,如桂民海的例子。

铜锣湾书店经理林荣基演讲。图/作者提供

香港铜锣湾书店经理林荣基应邀与会演讲,他表示自己只是一名员工,没有违法,不能承担法律责任。但中国政府从不依法遵法,现在香港政府屈从的搞了所谓的“可引渡罪行”,很担心自己未来的安危。

倘若这些法律修改提案通过,“一国两制”的主要基点:言论新闻自由与司法独立,名存实亡,荡然无存,而香港的沉沦结论,就不再是危言耸听了。

民报2019-04-22

阅读次数:9,35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