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誉虎:一个民营企业家的六四经历(9)

Share on Google+

9、携传单回京,初识周勇军

五月十七日下午,我与冶金部建筑研究院的赵处长软磨硬泡,让他把两张机票退给我。赵处长等二人准备回京开会,见北京形势复杂微妙,想在外龟缩观望一阵,于是顺水推舟把两张十八日下午起飞的机票退给了我。

我异常亢奋,抓紧时间提笔写了一篇不足千字的文章《邓大人莫作历史罪人》,内容是肯定邓和胡、赵对改革开放的伟大贡献,敦促邓兑现政治体制改革的承诺,与陈云、王震等保守派切割,正确对待学运,切勿以无冕帝王自居,屠杀手无寸铁、和平抗争的学生,从而沦为千古罪人、遗臭万年。

我又从香港《争鸣》、《解放》等杂志上摘选了一些有关中共高层保守派与改革派斗争的文章,摘选了邓小平力主经济改革而政治改革却言行不一,及其如何平衡两派之争的报导和评论。此外,我还摘选了两篇与官倒相关的报导:一是王震到深圳视察,当有人反映其公子开办水上飞机俱乐部有官倒之嫌时,王竟破口大骂:“什么官倒?是倒官!”二是“彭真之子获肥差”,内容是中共元老彭真之子傅亮调到铁道部,专门负责调拨计划外车皮。据说是前铁道部长丁关根一个电话直接安排的。“傅亮扬言,别看赵紫阳跳的欢,老爷子(彭真)什么时候发话,他就得靠边站!”

我精心编写的这份传单,其用心就是点拨式地告诉学生中共上层派别斗争的内幕,尤其是邓小平的态度决定着党内两派斗争的走向和胜负,以此引导学生作出正确决策。

已是十七日晚十点,我让两位最可靠的员工把我辑录的这些资料汇总编辑在一起,然后复印在一张A2的纸上。在我妻子的督导下,连夜复印了二千份——等于是大号传单。

十八日上午,我又特意买了一个手提箱,内装一千份传单,交给了金召。金大学刚毕业,父母都是知识份子,是厦门京元电子开发公司的专案经理。其妹在北京师范大学读书,参加了天安门广场的绝食斗争。金召自告奋勇,负责把一千份传单交给绝食的妹妹,再让妹妹广为散发。

四月十八日下午三点多,我和金召携带二千份大号传单,顺利到达北京。

我的小舅子向阳,开着新买的私家夏利小轿车在首都机场接上我和金召,径直开向城区。向阳情绪亢奋,一路上一边开车一边宣讲着近日学潮的趣闻。至东三环牛王庙附近,我们的车不得不停了下来。路上横拦着层层隔离礅,中间空出仅供往来单行的车道。在道口有几个大学生挥动小红旗把车拦下。学生们一脸凝重,认真盘问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向阳据实回答。学生很有礼貌地说:“对不起,请谅解!”然后用小旗示意放行。在以后几千米的公路上,设置的隔离通道有10多处,都有学生把守,但未再盘问拦截。

向阳说,这两天风声很紧,传言军队要进城镇压天安门广场的学生,所以今天学生、市民自发组织起来设路障,警惕军队进城。向阳还说,从学生闹事至今十多天了,尤其近几天,据公安局的朋友讲,还真邪了,学生罢课,小偷罢偷,盗窃、抢劫案大幅下降,自行车随处放没听说谁丢车!

在东直门附近,拐弯儿把金召送到家,然后我们径直向阜成门开去。一直开到阜成门外的我家门口,也未见一个交警,而沿途交通秩序却井然有序。街上行人熙来攘往,行色匆匆,沸沸扬扬,我恍惚觉得北京好像巴黎公社一样被民众接管了。

回到家中匆匆安顿一下,我便直奔我在阜成门外的北京华成托运服务公司。我准备以此为据点开展工作。这里离家近,比起在中关村的科仪公司,离天安门广场也近得多。独门独院里有停车场和六间办公室,还有小会议室,出入方便而且隐蔽。我召集了员工骨干开会,听取大家对形势和见闻的汇报后,我表达了自已的意见,并取得了大家的认同和支持。我请大家在附近的小饭馆用完晚餐,便由向阳开车,和兰敏共三人到了天安门广场西侧的胡同里。晚八九点钟,我坐在车中,派兰敏和向阳去找北大和清华的学运负责人联系,声称四通下属的公司企业准备给学生一些物质援助,并发表对学运今后走向的意见。

不到半小时,兰敏和向阳就带来四五个学生。其中一个叫周勇军,中上等个头,儒雅帅气。他很警惕地盘问了一番。我没介意,我知道当局污蔑学生背后有黑手,学生这样做是可以理解的。我有所准备,掏出了名片递给学生。学生借助路灯仔细认真地辨认。名片上写着“京元联合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王誉虎”,下属四个公司是北京华成托运服务公司、北京京元科学仪器公司、厦门京元电子开发公司和厦门京元金属加工联合公司。我简明扼要地表达了自已的三大意愿:一、希望学生见好就收,尽快撤离天安门广场回校复课;二、停止攻击邓小平、杨尚昆,学运的口号应规范为“坚持改革,反对倒退”、“政治改革应与经济改革同步”、“支持邓的改革开放,反官倒反腐败”等等;三是如果上述二条学生认同,本公司可联合四通等民营企业给予资金、物质方面的赞助和支援。

周永军等几个学生耳语一番,同意回广场去商量,然后尽快派各校代表随我去公司开会协商。

所谓“联合四通等民营企业”云云,只不过是我顺手拉起的一面大旗。其时我只是四通集团公司孙子辈的下属企业,位卑言轻。我的想法,四通董事长沈国钧肯定听得进去,但老沈身在珠海,置身事外。我和万润南、曹思源连话都没说过,与段永基仅有一面之交,与崔铭山交往一般,与四通其他企业家只不过是萍水相逢罢了。但情况紧急,事不宜迟,只有按自己的主观愿望而行了,何况我已经做好了倾尽全力的准备!

晚十点多钟,周永军带来八九个大学生,全是男姓,坐上向阳找来的两辆计程车,跟在夏利车后面,一直来到华成托运公司院内。

会议室近四十平米,学生们面对我坐在折叠靠背椅上。周永军要求看一眼营业执照。他的要求被满足。我推测周永军的经历非同一般。尔后得知,他是前政法大学学生会主席,是四月二十二日大会堂前三个下跪请愿的青年之一,现任工人自治联合会的宣传部长。其他同来的学生有清华的何亮、李玉奇、白立舜,北大的赵体国、赵爱学、陈留才,还有二个名字不详。

我开始了劝导式地讲话。我首先对这场学运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对指挥和参加学运的学生表达了崇高的敬意,认为这场学运对民主、自由和宪政的诉求,代表了近百年中华民族的真正觉醒,尤其是四。二七大游行将会永远载入史册,我由衷地称赞他们这一代大学生是中华民族的脊梁、未来的栋梁,是中华民族的希望。

开场白之后,我话锋一转,说道:“对毛泽东的功罪,我与在座的同学可能有分歧,但有一点应该是一致的,那就是毛的‘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这句话是千真万确的真理,是实践证明的真理。不管毛是成就了他的帝业抑或是成就了革命伟业,毛的谋略、战略、策略则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这个判断上我们肯定没分歧,大家说对不对?”

“对,对!”学生们一致赞同,只有坐在侧面的周勇军用点头表示赞成。

我接着问:“废除专制独裁,我们的理想就是建立一个民主、自由、宪政的中国对不对?”

“对!”学生们回答。

“我们力图用几天、几个月就想毕其功于一役,建立民主自由宪政的新中国对不对?”

学生有的面面相觑,有的说不对。

“我也认为不对,因为是梦想,是脱离实际的梦想!方励之主张全盘西化对不对?方励之为代表的一部分知识份子推波助澜,想通过这场学生运动毕其功于一役对不对?”我自问自答:“也对也不对!为什么?因为如果几天几个月几年中国就摇身一变,成为民主、自由、富足、强大得跟美国一样,何乐而不为?我之所以又说不对,因为这不切实际,是梦想,欲速则不达!一个大面包要一口一口才能吃完,实现一个远大宏伟的目标要一步一步地走,要分几个阶段才能到达。同学们掀起的这次运动非常壮观,向既定目标已迈出了几大步,取得了伟大的成绩,赵紫阳己做出了肯定。十七日早晨赵紫阳实际是代表党中央再次肯定了这场学生运动,这是自建国共产党执政以来破天荒头一次!”

平时不抽烟的我,因激动点燃了一支万宝路香烟,并顺势把多半盒烟扔给了学生。

“‘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同样也是学生运动、也是高自联的生命!正确的策略应建立在正确的判断上,正确的判断又建立在对客观实际的调查和了解上。那么什么是当今的国情?一党专政和听命于邓小平的三百万军队,这是最大的国情!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党派,一盘散沙,或难听点儿说,乌合之众,怎么有可能一蹴而就?!怎么有可能毕其功于一役?!中国的改革和进步必须借重共产党内主张民主改革的力量。这有两大好处,一是切合实际、里应外合、循序渐进、事半功倍;二是合理合法,有理有利有节,不会重演百日维新的悲惨结局!一个胡耀邦倒下了,不能让赵紫阳再倒下,要想赵紫阳不倒就别帮倒忙!别制造倒赵的口实!别给党内那些保守的死硬派制造倒赵的把柄!我还要着重强调,邓小平是军委主席,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邓小平是太上皇!手无寸铁毫无经验的学生要求手握生杀大权的太上皇退位下台,能有几分胜算?一分也没有!邓主张改革开放,比陈云、王震进步开明。但邓小平只侧重经济改革,虽然多次强调也要政治体制改革,可是总不见行动,乾打雷不下雨……总是顺应保守派高喊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我在此提请同学们高度注意,当今,邓小平的态度决定着改革的走向,决定着党内两派的输赢!还有一点我要提醒大家,邓小平、陈云为首的政治老人都已八十多岁,而且不在一线。三五年以后,只要赵紫阳为代表的改革派能坐稳坐大,而不是李鹏之流坐稳坐大,那未中国的前景就一片光明!”

我猛抽了两口烟,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所以,我们要改变策略。当然,你们己坐失了几次大好良机,如今亡羊补牢吧!应立即停止对邓小平、杨尚昆的攻击。顺便说一句,杨尚昆是比邓小平还开明的改革派,他和赵紫阳的关系密切。因而这次运动的宗旨应规范为支援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坚持改革反对倒退、政治改革应与经济改革同步、反腐败反官倒等等,千万不要再去纠缠《四·二六社论》与邓顶着干。毛泽东的战略战术有一条,就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要避实就虚,这就是策略。”

我继续说道:“还有一个策略,就是见好就收!保存和积蓄有生力量!赶快撤离广场!撤离广场不要讲条件,越快越好!”

这时一个学生举手发言:“王老师说的确实有道理,但是李鹏、袁木、何东昌他们不和我们对话,不承认高自联,学生想撤、想复课也没个台阶下。我们就这样不绝食了,撤了,复课了,这不等于无功而返、前功尽弃、学运失败了吗?!”

“不对!”我斩钉截铁地说:“你们应该明白,为什么李鹏、袁木、何东昌不与你们平等对话?就是不给你们台阶下,就是要激化矛盾,造成镇压你们的藉口,并且一箭双雕,顺势把同情学生的赵紫阳赶下台!再有,你们完全可以自找台阶下。在中国《宪法》里共产党最大,党中央最大,国务院、政府是老二。党中央总书记在五月三号、四号的讲话中已经否定了《四·二六社论》,并肯定了你们是爱国的,就坡下驴多好!赵紫阳的声望会大增,地位会巩固,一举两得。可是你们却让李鹏牵着鼻子走。十七日凌晨赵紫阳代表五个党中央常委再次表态肯定了你们,并答应了你们的几项要求,又是一个台阶,名正言顺的台阶,可你们不买帐,让赵紫阳下不了台。放着阳光大道不走,偏走独木桥,偏跟李鹏较劲,跟邓小平顶牛!要想干成一件大事,必须有理、有利、有节!你们的要求和主张有理,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没有利、没有节!是蛮干!我可以断定,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如果再不果断及时撤离广场,后果不堪设想!你们一夜之间放弃绝食、撤离广场、返校复课,你们就胜利地告一段落。你们保存了力量、积累了经验,在适当时机还可东山再起!赵紫阳已代表党中央承诺不秋后算帐,如果邓小平、李鹏不认帐,迫害你们学生的领袖头头,那么就会失信于党内、失信于民!你们要理解赵紫阳语重心长的告诫:‘不要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我再恳切地提醒你们,什么叫引蛇出洞?如果蛇出洞吞了猎物马上缩进洞里,想打蛇的人就乾着急、乾瞪眼,一无所获!你们已经获得前所未有的胜利,如果返校复课,胜利果实就可确保无疑!如果不见好就收,如果非要毕其功于一役,就会物极必反、前功尽弃!我先讲到这里,同学们可以讨论。如果你们同意我的意见,就尽快回去做其他同学的工作。有什么困难、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尽力而为,我也会联合四通为首的民营企业资助你们!”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9年4月20日

阅读次数:1,16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