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章立凡:一带一路挑战美国,北京分庭抗礼隐然成型?

Share on Google+

华盛顿 — 2019年4月29日

刚刚落幕的北京第二届一带一路峰会纵有美国抵制,却仍然有包括39个国家元首在内的150个国家官员与会,规模和声势都超过上次峰会。中国官媒欢呼,北京的一个倡议成为国际共识,中国由此展现出的实力、决策力和动员力,让人叹为观止。

习近平倡导一带一路,背后的真实意图是什么?构建以中国为中心的国际基础设施项目,北京要谋求世界霸权吗?挑战美国主导的全球政治经济体制,中国目前是否具备这个实力?

参加节目的嘉宾是: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主持人:许波。

胡平:“一带一路”也是习近平世界领袖之梦的重要方面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习近平讲到共建一带一路是为世界各国发展提供新机遇,为中国发展开辟新天地,这当然是场面话。习近平倡导一带一路的真实意图非常明显。

第一,他试图建设一个全球贸易港口、铁路和公路的网络,中国处于该网络中心,以此加强地缘政治的企图。

第二,通过在外国建设基础设施以维持中国的进出口,强化中国的大国地位,由此和美国分庭抗体。

另外,一带一路也是为实现“中国梦”、强国梦,尤其是习近平个人的世界领袖梦。毛泽东在斯大林去世后曾想争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领袖的地位,喊着“反修防修”,背后动机则是争当国际共营的龙头老大,但最后并不成功。后来他又想充当第三世界的领袖,也没成功。到邓小平时代,则是强调不要出头,韬光养晦。而现在,在江胡时代的红利之下,习近平感到中国经济实力有重要增长,激发了他想成为世界领袖的野心。一带一路正是他成为世界领袖之企图的重要方面。

胡平:自知与美全面对抗为时尚早,中共暂用经贸方式扩大势力

胡平分析指出,所谓中国模式,并不是一套理念,也不是一套制度架构。它其实是一种特殊的历史过程,是一系列历史事件阴差阳错造成的结果。中国模式的一个很大特点是共产党搞资本主义。可当初共产党打天下的初衷不是要消灭资本主义吗?正是因为后来社会主义走不通了,才不得不复辟资本主义,而这又对共产党的领导统治构成挑战和自我否定。它经历了很多事件,包括六四,最后成了今天这种稀奇古怪的组合。

这不是一种现成的理念和模式,除越南、古巴和北韩这些国家能在一定程度上效仿,别的国家根本无从效仿。中国也知道它这些东西缺少吸引力,所以更多摆出在商言商、只谈生意不谈政治的办法,以此在国际贸易中,尤其趁美国在收缩的形势下,使中国扮演重要角色,使中国成为世界贸易的领袖,以此与美国分庭抗礼,但这背后的政治意味不言而喻。

一带一路计划中,有些从经济角度看根本不上算,可见这不光算经济账,也算政治帐。其实中国多少也意识到,现在拉开架势和美国对抗还为时过早,所以宁可采取这种意识形态和理念上不太张扬的方式,更多通过经贸扩大自己的势力和影响。当然,它一旦意识到自己羽翼丰满,在国际事务中起更大作用了,那它和美国拉开旗帜对干就是情理之中了。

章立凡:“一带一路”和“马歇尔计划”有五大不同

独立时评人、历史学者章立凡大致总结了一带一路和马歇尔计划之间的五大不同。一是体制区别,马歇尔计划汇集美国在欧亚的盟友,一带一路主要覆盖前苏联国家和毛时代的亚非拉穷国,现在也开始挖一点欧洲的墙角。第二是资金性质,马歇尔计划90%是赠款,10%是贷款,也就是我给你钱买美国产品就行,所以没有债务陷阱。这帮助欧洲发展,并建起一个对美国有向心力的政治和经济集团。

一带一路主要靠融资放贷,债务主要由签约国承担。还有,发展基础也不一样,马歇尔计划的对象是原来有市场经济和工业化基础的国家,或体制上具备发展市场经济和工业化条件的国家。一带一路的对象主要是发展水平相对落后的发展中国家。第四是投资安全,马歇尔计划的投资对象政局相对稳定,也有民主监督。一带一路上部分亚非国家政局动荡,恐怖主义活动频繁,投资安全很成问题。第五是腐败指数,马歇尔计划的对象是有民主制度监督的法治国家,但一带一路以及中共自身腐败指数都比较高。

这种情况下,这次一带一路峰会打出廉洁的主题,像是一种反讽。

章立凡:全球化时代另建新群不现实,中国也还不具另建市场的软硬实力

章立凡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讲,一带一路计划是毛泽东和邓小平传统外交战略的延续。毛邓都提出过“第三世界”的概念,邓小平特别强调中国永远属于第三世界,这实际上就想在美苏之外建立由发展中国家组成的第三极。当然邓小平说要韬光养晦不当头。这一点现在恐怕是有所修改。现在起码要当“丐帮”的头,要建新群,这已在着手做了。只是眼下碍于中美贸易战这一威胁,也得韬光养晦,既要埋头做,不过分挑战美国权威,又要打时间差,把群尽快建成。

对比过去,冷战时期也是两大集团,但看历史教训,前苏联死于军备竞赛。随着成本越来越高,冷战打不下去,最后崩盘。但现在已处于经济全球化时代,互联互通,经济和技术都互相依存。你要造个机器,零部件可能来自很多个国家。所以现在中国要建新群,无论软硬实力,都还缺乏。中国想在全球化时代之外,自己令搞一套,我觉得不现实。

另外还有周期过长的问题。马歇尔计划实施四年就成功了,但一带一路现在已是第五年。所以,中国现在一方面想赶紧结束贸易战,另一方面想集中力量办大事,建立一个以人民币结算的一带一路市场。但我觉得成本和时间周期都是很大的问题,能否形成很难说。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4月29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VOA

阅读次数:1,19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