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圣雨:致敬唐荊陵、郭飞雄荣耀归来

Share on Google+

民运圈一直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不管是送别旧友,还是迎来新人。旧友离别只是暂时的,他们是去一所特殊的的学校——“监大”修学深造。因此送别旧友时不仅是沉默伤感,还有“壮志未酬、舍我其谁?”的豪迈!有离别的沉默和伤感才会迎来重逢后更大的热闹和喜悦。

社会总在人们熙熙攘攘、寻寻觅觅中不断向文明迈进,民运圈也在迎来送往、悲喜交加中不断朝着理想汇聚靠近。

追求光明的道路虽然充满凶险,可是依然有许多勇者披荆斩棘艰难前行。唐荆陵刚刚从“监大”深造凯旋归来、郭飞雄也将在不久后从“监大”深造回来,二位都是民运界前辈中的佼佼者,估计民运圈的朋友对他们出狱期待已久。他们的事迹不仅在中国民运圈无人不知,而且在国际人权组织和时政新闻媒体享有盛名,他们出狱自然会给民运圈注入一股喜悦和希望的力量。

朋友要我写一篇文章以示庆祝。我回复:我不适合写记事、抒情类散文,擅长写哲理思辩类评论。另外,盛名之下唐、郭二人感人事迹应该很多,但我知之甚少,因为我交游面甚狭隘。感人的散文一定要作者对其所记之人、事有深入真实的了解,才能写得真实感人,仅仅看资料听别人介绍写不出精彩的散文。

转念一想,用我自己的方法,结合自己对唐、郭初浅印象,谈谈对其人、事的一些看法也是好的,也许可以给朋友们一些有益启示。无论文章是否华丽,言语是否生动激昂,朴实平淡的言语只要是真情自然流露,至少可以表达一下对友人的敬意和慰问,也是对众人的激励。

话虽然如此,本文经过多次修改,依然觉得词不达意,内心甚是惭愧,有负朋友所托。唐郭二人多年来一直参与村民、访民的维权活动,帮助他们维权,也许那些村民和访民对他们更了解,也更尊敬和感激他们。如:唐荆陵多次热心帮助马胜芬没有任何回报,甚至还倒贴钱请马胜芬吃饭,他自己并不宽裕,生活很朴素,马胜芬一直对他心存感激,念念不忘,这些我是知道的。所以,也许说唐郭二人是村民、访民的贴心好友更恰当。

本文的记叙似乎也太过平淡,没能完全展示唐郭二人的人品风采,实在是本人才疏学浅,没有能力写出热情洋溢的华丽文章,唯愿以此平实无奇的文章作抛砖引玉之用。我想熟悉二人的朋友定能写出脍炙人口的精彩文章展现二人的风采,以鼓励更多的后来者追随他们砥砺前行。

唐是非暴力运动的倡导者,在国内首倡非暴力运动。唐之前是律师因热心公义帮助村民维权,被吊销了律师牌照。最初与唐相识是在QQ上认识的,是一个网名“鉴湖女侠”的网友推荐。那时的我是刚刚睡醒的样子,思想还是懵懵懂懂,对一些时政热点贪腐、侵权新闻,表现出异常的激愤。我在QQ群里的发言也是异常偏激,充满怨恨情绪和暴力倾向。唐告戒我:我们应该提倡非暴力,不要抱有愤怒情绪和暴力思维。我不以为然,认为他胆小怕事,没有行动光在嘴上喊喊非暴力有用吗?他就给我发来一些非暴力运动的具体操作行动方案。我大致看一下,觉得很难实际操作,并达到预期效果。其实,当时我的心情是很急躁的,妄想三年内改变中国。我认为,中国最缺少有血性和勇气,敢于视死如归反抗强权压迫的勇士,只要人人不怕死,中国一定能实现民主,所以我就是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唤醒中国人的血性和勇气(那时我最崇拜的是谭嗣同)。现在看自己当时对政治的认识确实幼稚。

与郭初相识是在一次网友的聚会中,那时没有同城聚会的概念。但我已经意识到没有线下的聚会,仅仅网络上的呐喊宣传,喊一万年也喊不来民主中国,我决定走出网络走上街头。不记得是第几次聚会认识郭的,郭给我的印象是一个有文化修养,有一定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的人,穿着举止优雅从容,透露着自信,说话谨慎温和,但不乏感染力,暗中觉得他是一个能做大事的人。又想这样的人怎么会参与底层的聚会?开始对他的身份、过往不了解,所以,觉得他有些神秘。多次接触后觉得他平易近人,慷慨大方。他的思想敏锐,观察力极强,对时局有独到的见解,他曾在交谈中透露过一些来自体制改革派的一些动态,与我从另一个途径得来的消息吻合,似乎证明了我的猜测,当时邪蛋内部严重分裂,保守与改革两派水火不容,大有一触即发,生死相搏之势。2012年是邪蛋政权交替之际,社会舆论前所未有的活跃,似乎也隐示殿堂内两股势力正在进行你死我活的博弈,无暇顾及管控社会舆论吧。此后我与郭还有几次聚会,郭认为此时蛋内分裂正是民运大规模爆发的有利时机,应借民运之势助力体制内的改革派促成政治和平转型。(这其实也符合我当时的想法,现在看来当时我的理想很完美也很天真,却抵抗不住残酷的现实,被现实击得粉碎。)2014年他和我都先后进了“监大”修学深造,是体制内改革派彻底输了,遭到顽固派清剿,还是体制内原本就不存在真正政治改革派?这是一个一直争论不休的话题,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良心犯入狱,这样的争论逐渐消失殆尽。所有人都看到历史正在疯狂倒退,把整个社会的自由舆论空间又带回到死一般沉寂的黑暗岁月。

唐和郭都有很成熟的政治思想和丰富的维权活动经验,都是坚持非暴力理念,并能把远大的政治理想与底层的维权活动现实有机结合起来。他们有坚定的理想信仰,又有为理想不惜付出一切牺牲的勇气和担当,经历过多次黑暗的拘禁和公开的牢狱,愈挫愈勇,越挫越成熟。世界各国杰出的民运政治家(如:曼德拉等)都是在牢狱中磨炼成长起来的。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本人经过“监大”的磨炼,自觉也是有不小长进,思想有了很大转变。尤其是在狱中学佛,佛法蕴含的智慧力量不仅让我思想变得成熟,意志变得坚定,佛法蕴含的慈悲和宽容精神也让我的性格变得温和、谦卑,对非暴力的理解更透彻。

民运圈中的同道进“监大”深造回来,如果思想不是变得更成熟,意志变得更坚定,而是思想上依然懵懵懂懂,言论上愤世嫉俗,或自怨自艾,萎靡不振,那么这牢白坐了。民运圈其他朋友若想寻求思想上有所突破,不妨申请去“监大”闭关修炼。要知道,成功不是偶然,个人的成功需要付出艰辛经历苦难,社会的进步则需要更多人付出牺牲个人利益乃至生命的代价。人人愿成为牺牲自我的勇者,这个社会才真正有进步希望。

期待唐、郭此次“监大”闭关修学圆满成功,载誉而归,坚持非暴力的理念更成熟,意志更坚定,能给同道带来更多惊喜!共同完成未竞的事业。

2019.5.1

阅读次数:3,18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