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友人黎健君,首先是认识了他的那首《当代游子》的诗。

1993初夏,我在怀化街头某书报亭,读到了《当代游子》一诗。诗中所表达的那种在他乡求生存、求发展的奋斗精神和历经苦难依然对故乡、对亲人充满眷恋和对生活、对人生理想追求痴心不改的执着心境,在我的心上引起共鸣。1990年冬季,我离开我的家乡,来到安江县城,做一些临时性的教学工作,已有两年多的时间。1993年春天,我选择怀化作为我的第二故乡。在怀化这座火车拖来的城市里,我的心正经历着“放落太阳岛最后一片枫叶,又一个游子,从此如风飞扬”的追求与无奈。

93年暑假,在市机关幼儿园路口,初识黎健君。他的脸上,正如他诗中所写:皱纹爬在额头,痛苦爬进心里。那时,他正在创办一所幼儿学校,工作十分繁忙。我那时初到怀化,没有什么朋友。白天,像无头的苍蝇,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涂写着我的足迹。每当夜落人稀,“心里,更多的失落爬满,人生”,“举步维艰啊,我苦难的朋友,正同我一样,彷徨在街头”。即使是这样,也不会忘记,正如黎健君诗中所描述的那样:把千苍百孔的信念,挂在船头,乘风破浪

这么多年来,我常常和黎健君说起他的这首诗,说起诗中表达的追求与向往,希望能再次读到这首诗。每当说起这首诗,黎健君很遗憾,说这首诗再也找不到了,手头上已经没有了这首诗的手稿和铅字稿了,记忆里也回忆不出来整个诗句了。

在我的记忆深处,我依稀记得,我曾经收藏了这首诗的报纸铅字稿,但是否肯定收藏了这首诗,年代久了,我也说不准了。

今年初,因为小偷卷走了我心爱的音响设备而第五次搬家。搬到新的住所后,在一次清理书籍时,从我的一本旧书中,发现了夹在其间的、被我收藏了十年的《当代游子》剪报铅字稿。我当时非常兴奋,立即打电话给黎健君,向他告知了这一发现。之后,又多次向好友建议,一定要将这首诗投向媒体,献给千千万万离开故乡求生存、求发展的当代游子。

2004年10月17日

附:

当代游子

我不能常握那根
纤纤的缆绳了
在欲启程的码头
我放落太阳岛最后一片枫叶
沅水啊,又一个游子
从此如风飞扬

没有人能解我憔悴的
面容
无悔的日子,还有许多
无悔的朋友
我们在孤独中互相品尝
彼此的艰辛

皱纹爬上额头,痛苦爬进
心里,
更多的失落爬满
人生
使每条道路变得复杂
举步维艰哪,我苦难的朋友
正同我一样,彷徨在街头
夜,有时遮住我们单个的身影
轻轻的脚步,自很远的地方
响起
互相已没有了嘱托
沉重的肩膀再也挑不起
因分离而来的惆怅

许多承诺和许多鼓舞的语言
把我们千疮百孔的信念
挂在船头
乘风破浪中我不会忘记
前面纷纷倒下的老人
和成千上万依依惜别的
父老乡亲

独在异乡
我会枕着中华山的太阳
我会在雪里烤着母亲寂寞
而苍凉的背影
我会衣带渐宽啊
佳节来临
会有我迟到的问候
如沅水逆流而上的行舟
浩浩荡荡……

文章来源:黎建君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