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4月29日-5月5日)

Share on Google+

2019年5月5日

编者:本周多名北大左翼学生遭遇强迫失踪,“疫苗宝宝之家”发起人何方美被执行逮捕,透视出中共当局害怕各种公民组织参与民间维权,进而采取抓捕、强迫失踪等不法手段进行打压;作家马萧被强迫失踪、人权律师陈家鸿遭抓捕后被注销律师执业证及被秘密关押近4年的王全璋被送往临沂监狱服刑家人却无法会见,可见中共为了一党之私执法的任意性;而运行近十年的零八宪章论坛博客被人为删除,足以证明中共为了消失反抗的声音,不惜动用一切手段。

本周恰逢五四学生运动百年纪念,当年的这场学生示威运动对中国的近代发展史影响深远。今年是五四百年及六四三十周年,六四屠杀三十年来,中共极力掩盖真相,颇具讽刺的是,今日的五四亦成为当权者恐惧的敏感日,各地异见人士及人权捍卫者因此被限制人身自由。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中国的现实之下,这名话离我们愈来愈远,唯其如此,才更需要我辈拼尽全力去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梁启超尝言:“天下事无所谓大小,只要在自己责任内,尽自己力量做去,便是第一等人物。”

一、五一前夕,北大左翼学生遭遇强迫失踪。4月28日结队前往亦庄打工、体验劳动的北大马学会邱占萱、焦柏榕、孙嘉言、李子怡、王瀚枢等五名学生,在家29日早晨8点下夜班后在亦庄工业区全部失联。而同一天早上沈雨轩在校园里也遭遇强迫失踪。此外,由于当局封锁消息北大亦有多名学生与外界失去联系无法统计姓名。

确实,一年来北大已经完全“1984”化,以国安和国保密织的国家黑社会势力网络完全控制了北大。然中国的现实何止仅是北大如此呢?整个中国俨然一所大监狱,较“1984时代”有过之而不及。

二、作家马萧被警方约谈后已失联8天。居住在北京宋庄的独立作家马萧(本名谢强)自4月26日被警察约谈至今已经8天,1979年出生于湖南省娄底的马萧,走入抗争者行列已逾十年,是零八宪章的首批联署人之一,长期关注中国的良心犯,曾因采写良心犯的纪实性文章及撰写抨击时弊的文章而被监控,被剥夺出入境权利数年。

近段时间敏感日频频,从一带一路会议到林昭殉难日,甚至连五一和五四这样传统的纪念日也成为中共大肆软禁公民、侵害人权的借口,中共以绑架、强迫失踪、酷刑等迫害手段散布恐惧,妄图消灭民间批评、反抗的言行,其结果只能会适得其反。

三、运行近十年的零八宪章谷歌博客被删除,推特遭攻击。中共对言论自由的钳制及网络的封锁再进入新的周期,除了攻击、破坏人权网站,近日运行了近十年的零八宪章谷歌博客突然被人为删除。近期除了博客,此推特账号亦多次受到攻击。零八宪章论坛的宗旨是践行零八宪章精神,以捍卫人权,实现宪政、民主为己任,发布、转载各大媒体有关中共侵害人权的报道及抨击时弊的文章,博客及推特屡次遭到不法攻击。除了零八宪章博客,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办事处亦宣布其电脑系统受到来自于中国政府支持的网络攻击。

这再次证明为了钳制舆论,中共的黑手早已伸向中国以外的地方。中共对国内舆论的控制亦日趋严厉,以《环球实报》编辑的信息为内容的微信群过去一年被封了几百个,而郭于华教授的微博于4月28日在没有任何告知、说明的情况下完全无法使用且投诉无门。中共的创始人李大钊说过这样一句话:“思想本身没有丝毫危险的性质,只有愚暗与虚伪是顶危险的东西,只有禁止思想是顶危险的行为。”看来中共当局很有必要重温一下这句话。

四、 “疫苗宝宝之家”发起人何方美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今年三月何方美等疫苗受害者家属在北京王府井为筹集孩子的治疗费而乞讨,被绑架回户籍地行政拘留,行政拘留期满后再被转为刑事拘留,何方美于4月26日被批捕。在被刑事拘留35天时,律师到看守所会见了何方美,当时还未批捕,政府让十三妹认罪才肯还她自由,但十三妹坚持不认罪。

多么荒唐而具中国特色的“法治”!认罪后反而可以自由,没有罪却被逮捕。这背后罪恶的根源只能是,司法不独立,法律只服务于一党之私。

五、人权律师陈家鸿遭抓捕后律师证被注销。广西人权律师陈家鸿(陈文胆)于4月29日上午遭到北流市及玉林市两处警方的联合抓捕,十余名警察将带着手铐的陈家鸿律师押上警车,随后警方对其住所进行查抄,陈家鸿律师被抓捕后的第二天,广西司法厅注销了其律师执业证,而律师协会亦终止了其律师会员的资格。

陈家鸿近年来以其公开的言论、书法作品及行为艺术,直面挑战专制政权,这成为他被抓的直接原因。抓捕的当天被终止律师会员资格,同时被注销律师执业证,可见中共在打压陈家鸿律师事件上早有预谋。“法者,天下之公器也”,而非一党之私器也。而这,也正是陈家鸿及所有人权律师们为之努力欲达到的目标。

六、被秘密关押近4年的人权律师王全璋被送往临沂监狱服刑。王全璋于4月29日被移送至山东省临沂监狱,这是他被抓捕3年零10个月以来家人及外界首次获知他的准确消息。监狱的通知书还附带的另一份没有日期的服刑人员亲属告知书,却写着:“因监狱会见室升级改造,近期暂停会见,具体会见时间另行通知。”

从“近期暂停会见”来看,王全璋律师的处境实在令人担忧。抗争四年来,家人无法自主获得他的一点点信息,甚至连判决书都无从得到,而接下来的日子,如何能依法进行探视又成为李文足要面临的困难,那么外界的持续关注和声援,将会为这对挺直脊梁的患难夫妻增添一份力量。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阅读次数:1,51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