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姐姐打电话给临沂监狱

Share on Google+

今天上午,我给临沂监狱打电话,通了。

我说:我是王全璋的姐姐,要求会见王全璋!他很痛快的说:“没问题。”并问我:“你要什么时候见?”

我奇怪了,问:“是想什么时候见就什么时候见吗?”

他说:“是的!”

我赶紧说:“我要求明天会见。”这时,只听见电话里“喂,喂,说话啊,怎么没声音了?”我一边回应一边挪动地方说:“我听得见您说话呀!”随后电话就断了,我看了看手机,信号满格啊!

我立刻又打了过去,过了一会儿(明显比第一次时间长),一个女警(我问她贵姓,她说只是普通干警,没告诉我)接了电话。我说,我找刚才接电话的警察先生。她说,我给叫叫。等了大约两分钟,女警察说:刚才接电话的小伙子出去了,等他回来再说吧。

我说,那我和您说说吧。我要求明天下午见王全璋。女警察说他可能去跟领导汇报了,监狱会见室改造,近两个月不能会见。

中午快12点的时候,上午接电话的男警打来电话,说跟领导汇报了,监狱会见室升级改造,不能会见,所有的犯人都不能会见。我说上午您没告诉我会见室改造啊?他没回应,我知道,说这些都是无用的。我说:“那你们给我把王全璋的体检表邮寄过来,我要知道王全璋的身体状况。”他说:“体检报告是执法文书,个人无权查询。”真的吗?我不懂法律,但是我觉得体检报告算啥秘密?

按规定,王全璋移送监狱后就可以马上会见,如果不让会见,就是剥夺了王全璋和家人的权益,跟会见室完全无关。

临沂监狱,你们极力阻止家属会见王全璋,是要掩盖什么?我弟弟王全璋还活着吗?在临沂监狱吗?

王全璋的姐姐 王全秀
2019年5月7日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08日

阅读次数:1,52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