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接“王全璋狱中信” 李文足质疑“党校进修”口吻

Share on Google+

2019-05-11

2019年5月6日,李文足(中)与美国、德国、加拿大、瑞士、荷兰五国驻华人权官员会面,要求各国向中共施压,公开王全璋近期影像及尽快允许家人会见。(吴亦桐提供)

2019年5月10日,李文足收到“王全璋狱中书信”,信中除隐含一些资讯外,还出现令人困惑的“忏悔和反思”及要求家人近期不要探视等内容,疑为狱方“命题家书”。(吴亦桐提供)

2019年5月10日,“王全璋狱中书信”,除隐含一些资讯外,还出现令人困惑的“忏悔和反思”及要求家人近期不要探视等内容,疑为狱方“命题家书”。(吴亦桐提供)

2019年5月10日,“王全璋狱中书信”,除隐含一些资讯外,令人怀疑为狱方“命题家书”。(吴亦桐提供)

2019年5月10日,李文足就丈夫王全璋被捕4年来的首封“命题家书”回信,陈明观点,表示一定要亲见王全璋。(吴亦桐提供)

709案律师王全璋4月底转到山东临沂监狱,当局以监狱会见室改造为由阻家人会见;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向西方多国驻华官员求助后,她突然收到“王全璋狱中信”,出现令人生疑的“忏悔和反思”内容,并重复官方理由要李文足近期不要探视。李文足质疑信中内容似“党校进修四年”,誓言一定要亲见王全璋。(吴亦桐/ 刘少风报道)

王全璋案至今近四年时间,家属和律师从未见过他本人,官方亦没公开庭审过程及任何图片,令案件过程疑窦丛生。

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在上周四(2日)收到山东临沂监狱的通知书,指王全璋已于4月29日转到该监狱关押,并通知由于监狱会客室正改造,近期暂停会见;再次引发网上对王全璋生死不明的猜疑。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周一(6日)与美国、德国、加拿大、瑞士、荷兰五国的人权官员会面,讲述王全璋被移送监狱后家属被阻会见等情况,希望西方政府向中国当局转达诉求,公布王全璋近期的影像、要求山东临沂监狱按照法律规定,一个月内安排妻子、父母及近亲会见。

疑因国内及国际压力,李文足周五(10日)收到“王全璋狱中书信”,内容透露王全璋于上月28日接获天津高院维持原判裁定,到29日中午转送山东临沂监狱。信中指监狱环境舒适,有相对自由的活动空间、饮食有很大的改善,所以身体机能正在恢复,且监狱管理规范,有医护人员为他测量血压等。信中更表达“忏悔与反思”,指一直在反思自己所犯的错误。由于误判和对历史、政治的无知,失去一系列机会,给亲人带来巨大的困扰和伤痛,深感内疚。信中强调,目前监狱会客室正装修,在6月20日之前无法会见。信件最后附有两句古诗“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似有所指。

李文足公开发表给王全璋的回信,表示读罢信件,看似“熟悉的字体”,却是完全陌生的感觉,信中反思的语句犹如“党校进修四年”后的言辞。李文足指不会按照信中指令,她必须要亲眼看到王全璋。李文足向本台表示,几年间她多次写信均石沉大海,今次是王全璋首次回信,内容令她有更大担忧。

李文足说:(王)全璋被抓到现在快四年,官方完全是把他与外界隔绝了。我给他写过好几次信,都是石沉大海。当我收到监狱来的信的时候,最开始我还是挺激动的,但是看到信的内容,作为妻子就是担心他的身体状况。不管怎么样,坚持做我能做的,我一定会继续要求我的会见权,我一定要亲自见到他。

维权律师刘晓原在推特发表评论,认为从信件内容来看,很像是按监狱要求而写的“命题家书”,但狱方以会见室装修为由不让会见,这不仅违法,还侵犯家属探视权。

山东维权律师刘书庆接受本台访问时亦指,这封信肯定不是王全璋的真实意思表达,监狱方希望藉信件为“不准家属会见”背书。

刘书庆说:(王)全璋的这封信肯定不是真实意思表示,应该是受了监狱的压力和审查,你完全是自主意思表示的话,监狱是不可能让你传出这封信来的。监狱重点是想借全璋的口为不能会见做背书,削减国际舆论的一种关注。

王全璋的辩护律师蔺其磊认为,李文足的回应非常明智。

蔺其磊说:这个信就是以王全璋的口气说出来,让李文足接受,不要再去。不能按照它这个思路走,文足写这个回信非常好。还是坚持去见、提出申诉、讯息公开。

另一位维权律师卢思位分析信件隐藏一些讯息,比如王全璋曾经上诉到天津高院;早前他的羁押环境恶劣;暗示早前身体曾出现大的问题等等。

本台拨通临沂监狱电话,工作人员指王全璋的情况一切正常,并重复不能会见理由是“会见室改造”。

临沂监狱工作人员说:首先他(王全璋)是一切正常的;因为会见室在4月份的时候就改造升级呢,正在改造呢。我看到网上的通知的话,可能是在6月中下旬左右能改造完成,但是什么时候能完成无法具体保证。现在暂时5月份的话是没法会见的。

王全璋是维权律师,早前曾代理信仰、土地维权等敏感案件遭当局报复,被称为“709最后一人”,在被秘密羁押1200天后,去年12月被秘密庭审,今年1月28日当局宣判王全璋有期徒刑四年半。

RFA

李文足质疑王全璋家书有蹊跷

【民生观察2019年5月10日消息】本网获悉,“709”家属李文足收到由临沂监狱寄来的王全璋家书,但由于字迹和语气以及多处内容令人感到有违常理,因此引起李文足质疑信件的真实性以及王全璋的安危。

据悉,李文足在周五(10日)收到来自临沂监狱的王全璋家书,信件总共有三页,但李文足认为字迹并非王全璋,否则一定是王全璋在被监禁的四年时间内练习了书法,连妻子都无法辨认丈夫的字迹。

王全璋在信中提到,自己正在反思,反思自己犯下的错误,由于自己的误判,对历史和政治的无知,失去了一系列的机会。同时王全璋还在信中表示,对于这个结果(判刑四年半,剥权五年)能够坦然面对,并大赞监狱的各种好以及人性化管理。信件的表述令人感觉王全璋经已认罪和服罪。

信件最令李文足产生疑惑的地方是王全璋对儿子的态度。这个月月初,李文足在得知王全璋已经被转送临沂监狱后,第一时间写了一封信,按照通知书上显示的监狱地址寄出,同时寄去多张儿子的相片,而今日收到的王全璋回信中,除了叮嘱李文足前去探视时不要带孩子以免影响孩子之外,并无半点思念儿子以及看到儿子已长大的喜悦,只是象征性感谢妻子的照顾之类的门面话。

而信件最令李文足觉得蹊跷的地方是王全璋在信中再三告诉李文足,监狱正在升级改造,要等6月20日以后才能会见,说法与通知书以及致电时工作人员的说辞一致。

信件的最后莫名其妙借用了两句古诗“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李文足认为自己文化有限,不知道什么意思,也不知道王全璋(写信人)的用意。本网利用网络搜索了诗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的典故,大致意思是诗人对比了自己的沉沦与新贵的得势,诗人的愤激之情达到了顶点,一变前面伤感低沉的情调,表达了诗人对世事的变迁和仕宦的升沉,表现出诗人豁达的襟怀。王全璋借用此诗句,是否在向妻子传达某种信息则无从得知。

由于李文足对信件多处内容存有疑惑,包括字迹、心态、常理等,因此李文足在回信中认为王全璋监禁的接近四年时间是去咯党校进修学习,并直言好多东西都有改变。李文足表示,如果会见室正在升级改造不能会见,那么办公室同样可以会见。同时坦言将会在近期之内前往临沂监狱会见丈夫,平息自己内心的疑虑,想亲眼看见丈夫健康的样子,听到丈夫讲述四年里发生的所有事。

附李文足回信原文:

【王全璋党校进修四年】

亲爱的全璋:

早上送儿子上学的路上,就接到峭岭姐打来电话,说收到临沂监狱的信。

我的天哪!我的小心脏一下子就跳到嗓子眼,憋的我喘不过气来了。我坐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仔细的读着峭岭姐拍的信的照片。

我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洒落在手机上。可是读着读着,眼泪就收回去了。

猛一看很熟悉的字体,越来越陌生了。难道你练了4年书法吗?

猛一看很亲密的情书,却越看越疏远了。好像你变成了隔壁老王。

你不想我和孩子吗?我和儿子分分秒秒都想见到你,你却说“会见室改造,让我等2个月”。你还说“你在反思,反思自己所犯下的错误,由于自己的误判,对历史和政治的无知,失去了一系列的机会”。连寄过去的儿子的照片都不感兴趣!

尤其是信的最后你还写了两句诗。我以为你学会写诗了,拿给朋友看。朋友说那是古代的人写的。你忘记我没文化了吗?

你好像不是被失踪、被酷刑、与外界隔绝了四年,倒像是去党校进修了四年!

全璋,你上“党校”四年,我苦盼你四年,你变了,我也变了。过去,咱们家都是你说了算,我都听你的。如今,我当家做主四年了,我也不听你指挥了!我必须去见你,而且要见到你!会见室不能见,办公室能不能见?你也别想着管我了,我不亲眼看见你,绝不罢休!

李文足
2019年5月10日

阅读次数:1,58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