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5月6日-5月12日)

Share on Google+

2019年5月12日

编者:本周救助良心犯的微信群主郭庆军被控寻衅滋事罪获刑18个月,失踪数日的独立作家马萧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而成都129教案被刑事拘留的28名基督徒中大多数被控罪名都是寻衅滋事罪,这再次印证了“寻衅滋事罪”的模糊性,其有悖罪刑法定所倡导的明确性。法律规则的模糊性造成的可怕后果,一方面可能直接导致选择性执法及任意性执法,另一方面这种欲加之罪的罪名往往会成为掌权者打击异己的司法武器,进而不断消蚀法律的根基及公正。

本周余文生律师被秘密开庭,陈家鸿律师被刑事拘留后律师会见遇阻,再现了中国的良心犯完全被剥夺了司法救济权及公开公正接受审判的权利;而四川民主党人胡明君遭遇强迫失踪及黄琦的老母亲被非法软禁,突显出中国的人权状况仍在恶化,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没有丝毫的保障。

5月10日美国政府对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决定生效,中美贸易战再次升级,这为中国的经济、政治及社会环境再增多种不确定性。有异见人士甚至担忧,一旦中共预感到政权不稳,会否实施更大规模的镇压。而近日多地多个倡导劳工权利的NGO负责人遭到抓捕,5月8日北京希望社区创始人李大君、在深圳的北大研究生、清湖社区学堂创始人李长江及在广州从事劳工研究的清华大学社会学博士后研究员梁自存均被警方带走,另有多个办公室遭到搜查,数量不明志愿者被扣押。此外,广东木棉社会服务中心亦遭到搜查。

中共在镇压政治诉求明确的公民社会之后,连左翼NGO组织及高校大学生的温和调研也不放过。中共为了维护其一党专制统治,仇视公民社会、惧怕颜色革命,不惜打压、迫害任何敢于抗争和独立思考的言行。而中国社会的根本改变,正是深植于社会各阶层的公民觉醒及行动,如何在高压之下构建起强大的公民社会,是每一位投身于民主自由的战士们必须要思考和面对的问题。

一、余文生律师被秘密开庭,妻子许艳发表严正声明。余文生律师被羁押近500天以来,一直未获律师会见,亲友无法了解其身体健康状况及案件的进展情况。5月11日,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发表一份严正声明,指责徐州市中级法院在没有通知辩护律师及亲属、没有在法院的网站上公布余文生案的开庭信息的情况下,于2019年5月9日上午9点,对余文生案进行了秘密庭审。

徐州中级法院对余文生律师秘密庭审,不仅剥夺了律师的辩护权及余文生律师的司法救济权,同时也剥夺了亲属的旁听权及知情权。其秘密庭审的目的,一方面为了掩盖其违法滥权的行为,另一方面是为了阻断外界对余文生律师的关注及对中共司法不公的谴责。

二、救助良心犯的微信群主郭庆军因言获罪被判刑18个月。5月10日上午11时,江西省龙南县法院对郭庆军案宣判,法院认定郭庆军寻衅滋事罪名成立,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判决书中重点提出:利用推特及脸书等境外社交网络发布“雷洋之死歌曲”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株连九族罪”等信息,引发多人评论及转发。

外界普遍认为,当局抓捕郭庆军、孙文科和廖永忠,其根本原因在于他们建立的全国旅游微信群,此微信群一直关注良心犯及良心犯的亲属,并定期为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救助。而当局以推特及脸书言论定罪只不过是打压的一个借口。

三、陈家鸿律师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律师会见遇阻。广西人权律师陈家鸿因公开以书法、视频等方式批评中共,呼吁宪政民主,于2019年4月29日被抓捕,随后律师证被注销、律师会员资格被终止。5月9日卢思位律师前往玉林市看守所申请会见陈鸿时被以种种理由拒绝。

陈家鸿律师被抓捕后,覃永沛等律师组成了陈家鸿律师辩护及顾问团,目前为止已经有41位律师相继加入进来,其目的是利用法律的手段捍卫陈家鸿律师及所有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及其他公民基本权利。可见,当局的打压并未吓阻律师们依法争取公民权利的抗争。

四、四川民主党人胡明君在成都被警方带走后失踪,家人找寻无果。四川民主党人胡明君(胡明军)于4月24日在成都打工的单位被警察带走后至今无任何消息,其年逾八旬的老母亲四处找寻无果,极为担忧儿子的安危。目前为止,胡明君的家人未收到警方的任何书面通知,更无从获知胡明君究竟被羁押何处。

胡明君曾因以四川民主党的名义组织、领导达州钢铁厂千余名职工走上街抗议厂方长期拖欠工人工资,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胡明君在监狱患上心脏病、高血压及脑溢血、高血脂、左心室增大等疾病,于2012年5月28日刑满出狱后前往成都打工维持生计,行事低调。这次胡明君突然遭到强迫失踪,不知当局是否在进行新一轮针对老民运人士的打压迫害。

五、失踪数日的独立作家马萧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4月26日被北京警方约谈后失踪的独立作家马萧(本名谢强),目前已经确定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在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由于尚未有律师会见,目前为止马萧因何被羁押还不确定。

新刑事诉讼法修订之时,曾引起各界的强烈反对,主要因为“寻衅滋事罪”没有明显的界定,为执法过程中的任意性提供了借口。新的刑事诉讼法实施以来,异见人士、维权人士及人权捍卫者,甚至包括网民在网络上发表个人言论,都可能面临被指控涉嫌“寻衅滋事”,而这项罪名也被称之为“口袋罪”,中共的权力部门可以任意以此罪名来压制异见、迫害抗争者。

六、丁书奇取保获释,成都129教案仍有7人遭羁押。2018年12月9日发生在成都针对秋雨圣约教会的全方位打压已经过去了五个月,相继有50余人被刑事拘留或行政拘留,继2019年5月7日丁书奇被取保候审获释外,仍有王怡、蒋蓉、李英强、李晓凤、葛迎锋、苟中灿等7人被羁押中。而丁书奇虽然获释,但却由两个国保“保护”回西安,国保要陪住到六四之后。

这表明虽然丁书奇已经取保获释,但却没有人身自由。而包括王怡在内的仍被羁押的7人,目前为止均无法获得律师会见。有知情者透露,“129教案”以来成都当局一直都在设法搜集王怡的“罪证”,成都当局不允许律师会见,外界有理由怀疑王怡等人遭受了酷刑及不人道对待。

七、黄琦健康堪忧,老母亲蒲文清被软禁受虐。2016年11月28日被警方带走的“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羁押近两年半,自2018年12月最后一次获得律师会见后消息尽无,即使2019年1月14日的庭审到现在仍是秘密。黄琦患有的疾病包括:肾脏疾病:急进性肾小球肾炎、肾功能衰竭CRD3期、高尿酸血症;头颅疾病:双侧脑室扩大、三脑室扩大、导水管变窄、脑积水;病毒性心肌炎、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肠粘连伴不全性肠梗阻、前列腺肿大;被关押看守所后患高血压病。黄琦的老母亲为了他的生命安危四处奔走呼吁而多次遭受强迫失踪。为了阻断老人与外界联系及为黄琦呼吁,成都当局派人入住在老人的家中实施24小时监控。

四川当局严密封锁黄琦在狱中的消息,严控其老母亲,令外界更加担忧黄琦的身体健康及生命安危。不久前刑满的福建人权捍卫者、“赤脚律师”纪斯尊出狱时被直接送进ICU重症监护室,再次验证了中共当局完全漠视良心犯的健康权及生命权。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阅读次数:68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