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桂娥:第二届余志坚纪念奖颁奖致辞

Share on Google+

感谢人道中国设立和主办志坚纪念奖,感谢中国民主党的大力支持和协办参与,感谢在座的各位,感谢所有支持和关注余志坚纪念奖的朋友们,感谢所有的提名者和被提名者。

我们在国内时,天安门三君子几次获奖都令我们深受鼓舞,我先生还写了篇《迟到的答奖辞》表达他的谢意和各种感慨。来到海外,我们总觉得海外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在自由安全的地方从精神和物质上支援国内力量,反过来,那些在国内一线抗争的朋友们也给我们带来了种种感动和希望。如果余志坚纪念奖这个民间草根奖能获得大家的认可,以及对国内朋友有点儿帮助,我觉得那将会是很欣慰的。

余志坚纪念奖是民间奖和草根奖,有四大专注的标准:1,草根底层,位卑未敢忘国忧;2,公开反专制与个人崇拜;3,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牺牲担当精神;4,坚持国内一线。

在多个提名中,提名次数最多的并列为董瑶琼和刘艳丽两位女士。谢谢大家的参与提名,谢谢所有感动了我们的被提名者。

董瑶琼和刘艳丽两位女士,是走在最前线的战士行列中,即使将他们与许多男性政治犯相比,也丝毫不逊色的当代女性政治犯中的佼佼者。我仰望她们,在国内,我是政治犯的家属,而她们是用独立意志担当挑战极权的准正格儿的真正意义上的政治犯。

第一位获奖者董瑶琼。

2018年7月4日凌晨,董瑶琼向当今的中共党魁习近平画像泼墨,泼墨时,她说,"我就一个人,反对中国共产党,反对共产党独裁、暴政、专制。"被抓时,她最后的一则公共平台的推文是:"现在我的门外有人,一群制服的人,待会换好衣服就出去,我没有罪,有罪的是伤害我的人和组织。"被抓捕后,她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后来国安向她的父亲表示,他泼墨的行为是攻击国家领导人,自由亚洲电台联络到院方,院方表示,她是政治犯被送院,她母亲在2018年年底找到国宝,要求他们放人,警方告知,只有中央才能做决定。

被董瑶琼泼墨画像的习近平,在上台后,重拾毛泽东的一类政治极权手段和方式,他公然修宪,为极权和个人崇拜增添基石延展空间和道路。他控制言论自由,在信息时代里与自由世界为敌,封锁过滤网络,甚至培训网络水军为巩固其政权的舆论导向作犬马之效,大肆抓捕打压人权律师群体,打击遏制有良心的开明的社会公知学者,等等,与世界上为数渐少的独裁者们惺惺为朋。修宪后,有许章润李大同王瑛樊立勤等公开批评,还有吴敬琏茅于轼董瑶琼等代表不同群体对抗历史逆流。

身在海外的我们有幸生活在民主宪政的真正的自由国家。我们经常看到许多公民对其总统的批评以及嘲讽行为,许多表达方式类似甚至远甚于泼墨,但是那些尖锐的行为并未遭到象中国的泼墨者的命运。

董瑶琼被精神病了。他们不仅从肉体上囚禁她,强行给她服用有巨大副作用且或摧残大脑思维的不明精神病药物,而且从精神上侮辱她毁谤她,给她双重的折磨和摧残。

董瑶琼的作为和命运,反衬了施害她的这个国家机器执政者的邪恶、残暴和法西斯主义精神,反衬了其独裁专制的本质。

有一些不同的声音质疑董瑶琼泼墨的原因、动机、意义和政治高度,我觉得,在挑战极权和个人崇拜这一点上,出身草根底层的董瑶琼毫无疑问是一个冲在前面的行动者,是一个没计代价的勇者,在那块浸染了几千年专制文化,绝大多数民众仍然在现实和戏场追崇明君清官忠臣的土地上,彼时彼地,董瑶琼的那一泼,是惊天的,如灿烂的流星划过那一片天空。

另一位获奖者刘艳丽。

刘艳丽从2012年就开始组织关爱抗战老兵的活动,发表许多关于民主自由言论,2015年参与秦永敏先生发起的和平转型。2016年9月转发评论毛泽东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的信息。她也公开和积极呼吁要求官员申报公开财产,等等,她因此多次被警方重点看管、骚扰、传唤、抄家,及至刑拘、批捕,

刘艳丽是一位思想非常成熟的坚定地追求民主自由宪政的女性。

听说她其实犯了"要求财产公示罪"。关于官员申报公开财产,我们知道,政府官员及至国家领导人的财产申报和公示,在当今早已成为国际惯例,因为政府官员手中掌握的公权力,一旦被滥用,就有可能招来取之不尽的索贿受贿之类的灰色或黑色收入。就连普京也曾说过,政府廉洁是取信于民的基础。一个为民执政的政府没有任何理由不主动公示个人家庭财产,否则没有任何资格坐在台上,不愿意向社会公开个人及家庭财产的官员,先到司法部去接受调查。

当然,我们也知道财产公示是宪政民主下的一个洐生制度,财产公示的前提是基于普选的代议制度,没有公众参与监督的民主制度,没有公平公正的法治,没有舆论自由和监督的环境,财产公示就很难落到实处。所以,推动官员财产公示有助于推动中国民主化。

她敢于直面黑暗,比如她说过"作为一名依法治国的坚定拥护者,希望贵党管好自己的喉舌,不要视人民法院如无物,他们架空人民法院直接在CCTV和人民日报,新华社时报上给中国人民定罪,他们故意激化党和群众关系,给贵党抹黑,居心叵测。",她的话,最近那个贵党迫不及待跳出来验证她的正确性的例子之一就是他们对王清林的匪夷所思的处理。

刘艳丽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情,而且坚持了这么多年,她的所作所为放在任何一个真正的民主的国家,都是极其值得称道的,她是一名具有强烈公民意识努力参与社会活动的良知者。无论是关爱抗战老兵这种人文关怀及对历史的责任感,还是他参与秦永敏先生先生的倡议的活动,用和平的方式去抗争,以及她对民主自由言论的传播和对中国国家领导人的评论,等等,她身上是有追求自由民主反对个人崇拜和专制的艳丽色彩的。

而刘艳丽的履行一个公民应有的责任和义务下的所作所为,刘艳丽的享有一个公民应有的权利的自由言论,她没有丝毫的过错,更遑论违法犯罪了。

更值得称道的是,她知道她所做的事情的意义所在。她对他们安给她的寻衅滋事罪名很不满意,她说了许多很经典的话,我觉得要特意把她的其中两段说出来,让大家来感受她对那个贵党的决绝的态度和历史观:
"如果反革命罪还在,我放弃为自己辩护,立即认罪,反革命罪,而不是寻衅滋事罪⋯法庭判苏格拉底有罪,历史却宣告他无罪。人类文明正是基于这样的正义和公理不灭而砥砺前行⋯⋯"

我相信,历史终将会验证,她在当下所作所为的行使公民权利的相对稀缺的价值,以及正确性,一如他们用王清林对她的话进行验证一样。

希望未来中国最终能成为人民可用选票颠覆政权的国家,而现在英雄们种种煽颠和颠覆的正当行为将成为他们永远的荣耀。

余志坚纪念奖是人道中国设立的,这是一个服务人道公义救助中国良心的在美国注册的公益机构,希望支持余志坚纪念奖的朋友们支持人道中国。

希望余志坚的某些精神能陪伴大家,直到专制不存个人崇拜不再。

谢谢大家!

来源:人道中国

阅读次数:1,75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