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凯:英国崛起的密码

Share on Google+

原创: 杨小凯、先知书店 杨小凯的思想世界 2018-09-20

由于早年我的个人经历,我对民主政治问题非常感兴趣。后来,随着我对西方政治史的研究越来越深入,我开始意识到“革命民主主义”与“现代民主政治”是完全不同,甚至是对立的东西。从历史上看,许多国家追求现代民主的第一要旨是打倒暴君,但这样做会掉入“暴君产生革命,而革命又产生暴君”的“革命民主主义”陷阱。

『英国人打破了历史魔咒』

英国在光荣革命中的做法,大概是解决“革命民主主义”这一难题的最佳方案。在光荣革命之前,英国实行了王朝的复辟,国王声称保证不对造反派报复。但他被迎回国,权力稍微巩固后,马上大规模报复,把当年的造反派以叛国杀君罪绞死。造反派当时有两种选择,一个是革命,二个是忍让。但最后选择了第三条路:他们从海外请来了客籍国王,用他的武力赶走了旧国王。这就打破了“只能用暴力才能打倒暴君”的历史魔咒。

客籍国王不是在革命中生长出来的,他在英国没有势力根基,趁他权势未稳,国会马上用限制王位法、人身保护法等一系列立法将他变成虚君。然后又用代议制、内阁制等一套制度来代替他执政,而其核心是辉格党、托利党的竞争执政。我当时看到这段历史,忍不住拍案叫绝。这大概是摆脱专制的革命循环,从而走向长治久安的最成功的制度设计。

所谓政治设计的成功就是说,实际执行的结果与设计的预想基本一致。如果像俄国革命一样,以民主为目的,而以专制为结束,这不能算成功的政治设计。那么光荣革命成功的秘密是什么?

『光荣革命成功的秘密』

我们可以假定: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兽。所以征服他人、损人利己等人性恶的一面,对“暴君”和“人民”同样成立。

一旦暴君被推翻,“人民”就会分为不同的派别,互相斗争,既然推翻暴君可行,为什幺打倒敌对派别不行?“人民”会用对待暴君的办法互相残杀,直至剩下一个新暴君为止。中国古代每次改朝换代都要经历这个过程。把旧王朝的皇帝打倒,无数小的起义军、多如牛毛的地方军阀,开始互相残杀,靠暴力又打出一个新皇帝。

如此看来,用暴力革命手段实现现代民主的概率几等于零,就像十月革命使苏联的民主化遥遥无期一样。所以防止革命对于今天仍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那么,什么样的制度才能避免革命,让专制政体和平过渡到现代民主政体呢?那就是保护私有产权。

英国“光荣革命”的另一个大背景是,英国历史上对私有财产权处理的传统。中国历史上皇帝可任意征用和没收私人财产。皇帝知道如果“富商大贾富过王候”,则意味着他的政治垄断地位将受到挑战,对这种挑战的敏感,往往是对改朝换代危险之警惕。所以,中国多数朝代不允许独立的商人富过王侯。

而英国和中国的情况恰恰相反,他们有保护私有财产的制度,于是英国产生了一大批富可敌国的商人,而且国王打仗必须屈膝向他们借钱。后来,中产阶级的独立经济势力超过了政府的权力,才带来了光荣革命的政治制度创新,否则只能不断掉入“革命民主主义”的陷阱。

『私有财产制度:告别暴力循环的基础』

私有财产制度的政治功能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私有财产制度的发达,使社会结构多元化。政治精英,中产阶级,企业家阶层会同时出现。如果没有私有财产制度,那么大部分人就没有创造财富的动力,贫富差距就会极大,暴力革命和民粹主义就会不断出现,从而掉入“革命民主主义”的陷阱。

2.私有财产制度的发达,可以使知识分子的出路多元化。当经商可能比当官更富有、地位更高时,恋权不退和秀才落第造反的可能性都大大减少了。俄国和南美的多次暴力革命都是由落魄知识分子搞起来的。这都与私人财产制度不发达有关。

3.没有发达的私人财产制度不可能有真正独立的知识分子和政治团体。许多中国古代士大夫针贬时弊,为民请命。但是由于没有独立的中产阶级,这些士大夫都是小骂大帮忙,不过是当权者的玩偶罢了。

4.私有财产制度具有将政治动乱与经济活动隔绝开来的作用。美国大选时,政治机器会有短暂的停顿,但这并不会影响经济的正常运转。

当一个国家,有一个富过政府官员的强大中产阶级,有一个独立于政府权力的强大的中间社会,这样很多人收入比公务员高,社会多元化结构产生,自然而然能带来制度创新。

阅读次数:71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