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路:当兵日记摘录(13)

Share on Google+

(1971.1一1973.1)

如果一个人以肯定开始,必然以疑问告终;如果他准备从疑问着手,则会有肯定结果。

一一培根

1972年6月3日,周六

起床后匆匆洗漱吃饭,然后和陈平一块赶到公路边。陈平给我挡了八连一台车,我和长生坐上去,八点多到了八连驻地。八连干部都不在家,只有修理排排长在连里。他们驻地的各方面情况比三连好不了多少。在八连下放的宣传队员有七人,其中有安保金和曲学祥(西安兵)。

吃过午饭,和长生去安康县城一游。该城比起宁陕紫阳来是好多了,主干大街很长,也比较热闹。但是,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好的感觉。在一家理发店我理了发,我俩去一家甜食店吃了一点东西。“甜食”不甜,甚难吃。

下午四点回到八连,我又去九连驻地看了看。九连人对我较为冷淡,我也不想和他们多说什么,了解了一下情况就回八连了。吃过晚饭,和八连修理排长交谈了一会儿。九点多睡觉。这里蚊子还算少一点儿。

1972年6月4日,周日

“巡视”任务就这样结束了。也不想,情况也不允许我再呆在这儿了。马上回西安。

早饭后就去找回西安的车。八连有两台车送一些旧活动板房去恒口给12连,如果12连不要,就送回西安。我和长生就坐上这车到了12连的新驻地一一河边的沙滩地上。只见12连指导员和团后勤处张助理正在指挥一些人在搭盖房子。那两车板房当然被12连收下了,我俩回西安只好另作打算了。这里离三连驻地只有二里多地,我和长生又走到三连,搭三连的一台车到了恒口大桥兵站,又换坐12连的车到了汉阴县城。真巧,碰见11连的一台车返回西安,我和长生高兴地坐了上去。

赶到石泉县城吃了午饭。下午五点,我们到了宁陕县城。蓝色的意大利制造的菲亚特卡车跑起来又轻快又凉爽,夏天开这车真棒!今天又得在这里住一夜了。和长生一起去“二食堂”吃了晚饭。这是一顿粗劣的晚饭,故所以吃得很少,似乎是饿着肚子睡觉了。入睡时听见隔壁房间有人和服务员吵嘴,使我很晚才蒙眬进入梦乡。

1972年6月5日,周一

七点多司机才起床吃饭,开车时太阳已升得很高了。招待所的几个人上了车,他们是进山打柴去的。

11点左右,车在江口停下吃午饭,饭后休息了两小时。接着,我们赶到了沙沟食宿站。下午三点,汽车出了沣峪口,奔驰在平坦的柏油公路上。在西万路口商店附近,车又停下,洗去山里的尘土。司机又去食堂吃了“晚饭”。时间还早,我和长生没吃。

西安地区已进入紧张的夏收阶段了,小麦已成熟,城里支援夏收的队伍正在开往农村。我们的车在下午五点半回到部队。长生在小寨下车回家去了。

回到连队吃晚饭时,同院邻居老卫来找我,托我在军人服务社买东西。饭后到后勤处找冷助理汇报,他和我一块又去向处长汇报。听处长的口气,团里的头头还是想克服困难,把冰棍机运到陕南使用。

1972年6月6日,周二

上午找司务长结算了这次出差的账目,然后洗了几件衣服。中午回了一趟家。下午工作时,同学张京本跑来找我。他要去支援夏收,想借用我的水壶和背包带。这当然不行。他要去15天呢。

一个下午我看了十多天的《参考消息》。吃过晚饭跟着篮球队去市体育场灯光球场看了两场篮球赛:东风仪表厂胜21军,火车头队胜我团。

1972年6月10日,周六

上午,全团驻西安部队集合在11连饭堂,听团首长作关于加强部队组织纪律、反对不良倾向的报告。同时参观了一个内部展览,展出的是我团内部被窃的部分财物。

下午奉命去西安钣金四厂找马师傅,未找到。顺便去母校(西安外国语学校)转了一下。老师们都去参加夏收了,早出晚归。

回连队吃过晚饭,连里举办各排之间的拔河比赛。陈北原带我去拜访公路学院一位英语老师。这位老师的儿子和辛兴华是中学同学。邵老师今年51岁了,英语水平很高,他非常乐意给我和北原业余教授英语,并介绍我俩去外文书店登记购买教学课本《英语900句》。(七年后他成为我的岳父。)

1972年6月11日,周日

前天收到任远的来信,要我将《晶体管收音机》一书给他寄去。他在夏收期间不打算回来了。他已加入了共青团。信上说虽然今年秋季大学召生,但他不抱希望。他很想当工人。

团党委派谢副参谋长来我连蹲点工作,想把我连的生产任务、组织纪律抓上去。

今天天气很热。吃过上午饭,我和北原进城,到钟楼新华书店看了看。碰见田平他姐,说她妈病了,很严重。接着我们去外文书店登记购买《英语900句》。该书是美国麦克米兰公司编辑出版的一本英语广播教材,内容很丰富。据说这本教材是去年乔冠华参加联合国大会时,在纽约发现并带回来推荐给国内有关部门的。此书在国内是“非法”翻印出版发行的。在书店遇见同学成小秦,他也是来登记购买此书的。他在一个月前进入陕师大外语系英语班学习。他告诉我,我班的田保绪也在英语班。田是从郊区农村老家上大学的,在农村时竟然入了党。

从外文书店出来,我和北原又去古旧书店看了看。下午回到连队,倒头大睡。吃过下午饭,和北原一起学习英语。晚上班务会,连里集合训话,指导员讲话,宣布了许多条条框框,清规戒律。

1972年6月29日,周四

一天时间都是在看书。明天要去陕师大还书:《托洛茨基、布哈林、贝利亚叛国集团资料选辑》。

这个星期收到任远、关生来信各一封。任远还在麟游苦苦挣扎,但是美好宏伟的计划早已在头脑中拟定。努力将理想变成现实吧!关生那天和我们分手后,步行走回连队,由于饮食不当,胃腸病复发,正在治疗。

吃过晚饭去邵老师家小坐了一会儿,八点多请他参观了我们的冰棍车间。我现在才知道邵老师的老伴在今年二月因精神分裂症(自杀)去世了。(我人生遗憾之一就是没有见到丈母娘。)九点多钟邵老师回家去了。操场放映电影,我去看了“野营训练好”和几个“新闻简报”。

1972年6月30日,周五

上午申耀武让我陪他去卫生队看病,我未去。听小宫说,申在文化革命中做的某些过激行为,已经受到地方上的追究,所以申这几天有点惶恐不安。

中午领了二斤白糖。收到严浩一封来信,要我给他物色一些英文、文艺、语言方面的书籍和法语、日语学习教材。他对自己身处“逆旅”、不能上大学深造感到非常遗憾。

今天天气很热,我等到晚饭后才动身前往陕师大。先找到田保绪,他带我去窦炳月老师那里还了两本书。田告诉我,他从学校回到家没有多长时间,就被公社调去协助搞贫下中农宣传队工作,因成绩显著被吸收入党已有一年了。我和他师生二人叙谈了一会儿,回到部队已九点多了。

1972年7月1日,周六

今天一天政治学习,趁机给高长安、任远、关生各写了一封信。没料到刚刚把信写完发走,竟收到任远的来信。此信是滑明达带到西安发出的。信中说李新、田平、胡小江在六月份知青合队后到鲁王落户了……。任远托滑明达给我带回来两本书,要我去滑家取。

今天是中国共产党诞生51周年纪念日,连里杀了一头猪大会餐。晚饭后,去服务社给邵老师代买了两包奶粉送去。邵老师很感谢,送给我一本日语科技自修书,送给北原一本英文版毛主席语录。

1972年7月2日,周日

去连队材料库任存业那里吃了他探家带回来的桃子、花生、红枣、桑椹干。吃过上午饭我和北原、小宫一块去省博物馆。在大门口居然见到母校的罗振英老师带着一个女学生游碑林。今天游人很多,天气又热,我们三人马马虎虎走马观花看了一通就出来了。我要去滑明达家取书,北原和小宫回部队去了。

见到滑明达,拿了书,询问了知青合队的情况。在麟游县的同学只剩下十七八个了,合并到三个生产队。滑说现在他们的日子过得很愉快、融洽,准备在八月份夏收完了之后回西安。滑这次是到西安给生产队购买柴油机零件的。

下午两点多回到连队,又和小宫去小寨商场游了一圈。回来又去邵老师家取了英语课本。

1972年7月3日,周一

上午我和北原开始学习《英语900句》。自从得知李新和任远他们合队的消息之后,我心里很高兴。可以想像,此时在鲁王山庄他们的宿舍里,传出李新悦耳的提琴声、胡小江的歌唱声、田平的欢笑声……这愉快的欢聚给他们带来了无比的开心和幸福啊!我真怀念这些情景。他们五人起码在麟游的知青中生活是最快乐而幸福的。

中午任存业到我这里坐了一会儿,谈了他这次探家结婚和家庭生活的感受。现在他很留恋家乡和爱人,一心想复员回家。

下午,我抄写了邵老师给我找的英语教材。

1972年7月14日,周五

上午洗衣服。午饭后一点多到了田平家。田平父母对我在军人服务社给他们代买东西表示感谢。他俩准备在二十四五号去北京看病。我在田家坐了两小时,和田父叙谈了一些事。临走时他借我一本内部发行的《尼克松其人其事》。

从田家出来,去钟楼新华书店买了两本书和一本附有说明的世界地图册。回来后给北原过目,他很欣赏,也去买了一册。

晚上七点多,高长安突然来访。他刚从市革委会过来,为了澄清他父亲的问题,为了给上大学清扫道路,他积极奔走。五月份上大学的失败,对他打击很大,但他并不灰心丧气。他仍在努力学习,并且鼓励我也要好好学习。这次他告诉我一个惊人的消息:他们英三班刚进入西安外院的卢树民、李新华可能要被召到外交部去工作。

1972年7月17日,周一

上午因为停电,我学习了一会儿英语。我掌握的英文单词太少了,“听说领先”无法进行,口语练习也很少。环境不行啊!

下午和一些随军家属工一起工作。这些随军家属们干活很卖力。但她们之间彼此大都面和心不和,各打各的小算盘,小心眼忒多,旧传统意识在她们身上表现非常浓厚。有许多事情简直是太庸俗了!

晚上去赵副政委家小坐片刻。赵夫人李志华拿出家庭影集让我欣赏。赵副政委年轻时挺俊俏,李说赵是演员出身,唱花脸的。怪不得老赵讲话声音宏亮。老马、老迟(军属)她们请我打扑克,我和李对家,打到12点多。回去睡觉已下一点了。

(未完待续)

荀路2019.5.14

阅读次数:1,55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