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国才四月,北京当局的“表演”无论在内政或外交方面的纪录,都令人失望。比如说,中共对日本天皇访华表现了奴性十足,不像个代表中国人的政府,竟然建议天皇访华不必公开赔罪道歉;一方面对待彭督的政制方案,则大动肝火,如指责港督破坏了基本法,挑起九七年香港的大乱,甚至骂他是英帝国主义的代表等等,彭督的政改方案,还停留在“建议”上,而且扩大民主的幅度并下大。

彭督提出欢迎中方提出创议和协商,当他前往北京要求与中方洽谈,中方深闭固拒,不予理睬,国务院港澳办负责人又声言,如政改方案付诸实施,今后不让香港的民航飞机飞越中国领空,因而闹出一场大笑话;并声称至九七年后,当选的立法局委员将推倒重来,另起炉灶。最蛮的声明是在十二月一日,该港澳办声明,所有跨越九七年的契约、合同,协议等等,凡未经中方同意者,一概无效,这就引起了股市大跌至近年来最低点。使港入处在两难境地的惶惶然的悲哀中。

彭督只是给港人建设一个比较民主的环境,防止九七年后中共把姓“社”的政治模式照样搬到香港来。因此,大多数港人倾向政改方案。中共终于扯下脸来,告诫香港人:如不与中共保持政治上的一致,就会遭到种种报复和打击,港澳办的声明便是赤裸裸地挥舞吓唬人的大棒之一,既然不经中共点头,跨九七的协议合约均告无效,那就直接违反了中英联合声明的基础,中共联合声明写明了香港在今后五十年内保持自由港的地位不变,如照港澳办的声明办理,自由港将成为党天下的不自由港,一党独裁的阴影已提前四年降临到香港人的头上,恒生指数一天内下跌四百个百分点,这反映了香港人的民意,也反映了香港人听了港澳办强硬声明的人心惶惶。

中共历来是不尊重民意的,这反映在朱镕基去伦敦访问的谈话里,有记者问道:“香港的民意测验是倒向彭督的。”朱不以为然地答:“香港人的民意调查有何价值,你们英国报纸前几天还公布了保守党的信任指数下降。”可见中共官员对民意的蔑视,因北京政权历来重视的只有七老八十的老人党的一言堂,故不知民意测验为何物。

至于中共骂彭督是帝国主义的洋大人,指责他推销的是殖民主义,这是想煽起民族主义的感情去反对彭定康。中共使用的是毛泽东时代的血统论逻辑,港人从切身体会中了解到,日不落的英国把香港作为殖民地,九十余年的历史证明,香港自由港不仅在亚洲创造了经济繁荣的奇迹,而且对中共的贸易转口和打破孤立等等方面贡献良多,中国得利是大头,英国得利是小头,何况在二次大战后,英国主动使他的众多殖民地纷纷独立,英国早就不是帝国主义了,如果他还是帝国主义,会情愿签约允诺和平归还香港吗?这证明中共的老人们思想僵化,产生了错觉;莫非彭定康血统里流的帝国主义分子的血“老子反动儿混蛋”,彭定康被定性为帝国主义侵略者的成分论?

六十年风水轮流转,近六十年中,中共北京当局和彭定康的英国恰好对调了位置:英国洋大人如今成了支持民主和人权的一方;素称自己是马列主义革命派的中共则变成了霸权主义者。这不是香港人悲哀,而是中共高层领导的可悲!

中共大造声势,一把无名火越烧越旺,为何他们要大动肝火,视彭督为不共戴天的寇仇呢?想来想去,只有一个解释:

民主或政改等概念,特别使北京当局神经紧张,大陆虽允许发展姓“资”的市场经济,但政治上必须姓“让”,大陆是如此,未来的藩属领地同样是如此,所谓与党中央政治上保持一致,“一致”与“一制”同义,彭定康与中共不能保持一致,就用扣帽子打棍子,发动人大,政协,万炮齐轰,并由香港文汇报连篇累牍发表大批判文章,逼其就范,企图改造彭督的思想,与此同时,中共又软硬兼施,威胁利诱分化香港人,目的也是压香港人跟党中央保持一致。如果此计得逞,与党中央的“一致”也就毁坏了“一国两制”,原来邓小平多年的诺言不过是毛泽东的故伎——引蛇出洞耳。君不见,在江泽民的十四大报告中创造了一个新名词,叫做“主体国家”,这是什么意思呢?也就是大陆土地辽阔,人口众多,足可称王称霸,你们港澳,台湾不过是藩属臣仆耳,只有匍匐称臣,三跪九叩首的分儿也。

北京当局与香港人的抗衡(外界报导,将香港的这场飞来横祸说成是中共与港督之间的对抗,此言模糊了双方争执的性质,故改为上述的说法),将会有什么结局,本人未敢妄测,如果中共赢了这场赌博呢?我以为未必是北京当局的胜利,别提驻港官员今后将更为专横霸气,视港人为俎上肉,单说它的第二个负面影响:中共在他的报告中有意与台湾坐下来谈判,台湾系“主体国家”,大一统帐单上皆是实验“一国两制”的连锁店,连锁店必然有连锁反应,台湾那边看到最近的连锁店遇到了咄咄逼人霸气十足的一系列表演,海峡那边的连锁店岂能无动于衷,可以想见,在主体国家的威慑之下,只有敬而远之,怎么能相敬如宾坐到一条板凳来?

香港点起这场无名火在大陆也引起了连锁反应,首先是,有些人以为在市场经济蓬勃兴起之后,必然会出现新权威的开明政治,北京当局在香港干下的蠢事,就给这种“民主自发论”及乐观主义者一个当头棒喝,证明中共对香港将给予一点点民主,尚且如此敌视,证明这种善良的愿望不过是过分天真的幻想!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