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竞选演说

Share on Google+

直到今天为止(闭会前几个小时――录者注),我才有机会给大家讲讲我心里的话.我所以愿意在垂老之年支持民运,亲身参加,就因为外界对民运组织,声誉不太好,我有了这种决心,要在道德上,在财务上重整旗鼓,提高水平,改善形象.我知道,我投身民运是不合适的,首先我很陌生,我来时是个客人,到现在为止也是挂的贵宾.我怎么办?我亲自到世界各地游历,考察民运组织的情况.跑了七八个国家和地区.因此我有了发言权,我不会做官僚主义,请诸位放心.第二我倡议了最底政治纲领.我这里不重负了.我又加了一条,使它更完美.我把我们民运针对的矛盾集中于北京当局,而不要把眼光对准自己.不错,我在旧金山一下飞机时讲了一段话.我说:“我们从大陆来的,每人身上都有个小毛泽东,我是个资深的共产党员,恐怕小毛泽东比较顽固.”这是我的坦率,应该说也是对我自己严格要求,不希望到美国来出洋相.实际上,我碰到的三件,四件,甚至更多件,小毛泽东向着我这个老毛泽东进行泼污水,各种进攻我实在受不了.由于这样,这样一来我进行理性的思考.虽然这个思考对我是痛苦的.我不愿意作这样的思考,但是,现在,在欺人太甚的情况下,不得不作出一个对我来说非常无可奈何的决定.我宣布退出竞选.因为我希望看到的一个是团结的,和谐的,兄弟姐妹一样的团体,成为一股可以跟北京政府抗御的政治力量.可是,在我两个来月考察中间,看到了我们内部还在热衷于搞人斗人,而虞我诈.这一种不正当的手段,在大陆叫不正之风.我看到的小毛泽东不正之风非常旺盛,而且扑面而来,我不能在这种情况下担任这样的主席,即使诸位对我非常信任,我没有这样的信心.因为我在世界夸下海口:我们从现在起要作出榜样,让世界人民都注视着我们,否则我们就对不起天安门上千名烈士的流血,对不起大陆几亿人民还在专制淫威下,并且还有很多政治犯关在监狱里受苦的日子.所以,我,手无寸铁,我没有竞赛团,我也没班子,我凭我的道德力量,向诸位伸出援手,希望我们团体变成一个有道德力的水平高的一个团体.谢谢诸位!

九三年一月三十一日(华盛顿)

11:40PM WASHINGTON D.C.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2,08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