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号的《开放》刊有严家祺先生的“改革人大已不是幻想”一文(本报上期刊出),从题目来看令人振奋,但他的判断何所据而云然呢?他一开头这么写道:今年三月份的八届人大并没有改变“橡皮图章”的状况,“然而,人大三月二十八日投票决定总理人选时,反对票加上弃权票达三百二十张。三月二十九日,投票反对李铁映担任国务委员的人数达七百二十二人,加上弃权票达八百五十九张。这一事实证明在现有体制下,全国人大有可能在一夜之间从中共的‘橡皮图章’成为真正的‘议会’。”

一党专政难改变

坚持一党专政的独裁体制可以在“一夜之间改变其橡皮图章的状况”吗?我以为不可能,正如本文的标题所示,只不过是纸上谈兵的幻想。

政治学的A、B、C告诉我们,不同社会制度产生它的上层建筑,人大或最高苏维埃的架构和运作是稳定地保护特权阶层独裁体制的产物,它与西方国家的议会民主制不可同日而语,那种假冒民主,愚弄百姓,唯党之命是从的人大或政协,加上命名为民主的小党派,如果与美围众议院的议事作比,说明两种社会制度的根本差别,这就混淆了两种对立物的不同质的规定性,须知,不可能在专制王国的蛋壳里孵出美国式的三权分立、多党竞选的民主制来。

即以近邻苏联为例,它的社会主义体制已经崩溃,只要它的最高苏维埃人大会议,未经公民直选改造过,它也不可能在一年之间成为真正表达民意的议会,事实证明,独立国协的最高苏维埃至今仍然是保守派的最后堡垒,有待叶利钦的制宪会议采取断然措施解决这个心腹之患。

专制体制如铁板

至于这次八届人大投票出现某种变数异兆,并不能由此推论出中共所坚持的一党专政的总原则大方向有什么动摇,即使人大散会后,紧接着进行省市一级地方选举,贵州、浙江两省的中共中央内定的省长人选,被省人大的差额选举“差”出去了,这种变数说明铁板一块的专制体制开始出现某些裂纹,一党包办的假民主中有二分之一以上的代表,(基本上是党员干部)不听党的御旨行事,多少反映了自下面来的民主意识。这种现象在毛时代绝不会发生,它是在江、李、邓体制的领导权威日益弱化出现的变化。这样的变化即使无关大局,也是一种罕见的可喜的征兆。我们的任务就是支持这种来自基层代表的挑战,想方设法给予各级人大,政协和民主党派人士施加影响,扩大这一势头。

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中共在应付从外面而来的国际舆论的压力,又有从国内民主思潮日益高涨的强势之下,单纯用公、检、法的专政机器的高压手段已不克奏效,必须恩威并施,刚柔相济,做出怀柔的姿态,表明中共政治上也在自我完善,例如:欢迎海外派记者晋京采访会议新闻;请非党人士荣毅仁(容去世后报载他是对外保密的老党员——羊子注2006-3-1)接替王震的位置:许诺各个民主党派选拔统战人士担任公职,人大选举中规定一定比例的差额选举等等。这一系列做法能不能算是政治民主或是政治改革呢?不能。不如说它是改头换面的专制或恩赐的民主更符合实际。所谓恩威并重,“恩”是假象,“威”是本质,即使用小恩小惠笼络一部分统战人士,劳模先进工作者等,还是为了巩固共产党专政的政治目的。

人大是蜂窝结构

“幻想”一文中提到“人大”的缺陷是蜂窝结构,文中一条标题:“无蜂窝结构李鹏必然落选”。何谓“蜂窝结构”?严先生未作解释,这里允许我代他作如下的的说明:蜂窝结构是不可取的,其根本的缺陷不在于密密麻麻的分组座谈会开得太多,而在于所有的工蜂兵蜂必须听命于一只蜂王。八届人大和政协的蜂王便是邓小平。

无论蜂王毛泽东,或是邓小平,皆以政治上玩弄权术见长,最了解邓小平的毛泽东,曾在重新起用邓小平把他介绍给十大军区司令员时说:“邓小平柔中有刚,棉里藏针,人才难得。”这个“棉里藏针”一语道破邓的灵魂,可圈可点。他一方面恩赐民主,又倍加小心地把恩赐民主的范围严格限制在无害、无越轨、无碍大局的三“无”之内。“无碍大局”即指不得妨碍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一党专政的最高原则也。比如说:它规定的差额选举的比例是极小的;它挑选的国家副主席必须是久经考验很听话的人物,它许诺民主党派推荐的统战人士任政府公职只能当个副官,它欢迎海外记者晋京采访新闻,一旦发现某女士抢先一天发表了江泽民的报告,便得到被拘捕、抄家、驱逐出境和判处新华社一对夫妇十五年的重刑,图穷匕首见,一下子撕下了怀柔政策的假面。

为了奥运放人犯

再以释放政治犯为例:今年二、三月提前释放了王丹、郭海峰、王希哲等人,那是在国际舆论强压下的权宜之计,实际上中共是把在押政治犯当作有交换价值的筹码,为了申请北京举办二千年奥运,送一份厚礼取悦于即将莅临北京的国际奥委会考察团。就像送秦皇兵马俑的真品是同样的用意。但决不释放魂京生、任畹町、王军涛、陈子明、刘刚等人,(虽然并不排除在出高价之下的待价而沽。)对某些政治犯恩准释放,对另一些人则决不松手,决不许诺释放一切政治犯和给“六·四”平反,因实现后边两条,中共的合法性就会遭到严重的挑战,蜂王觉著有守不住一党专政防线的危险。

“幻想”一文讲到:“在现有体制下,可以在三种情况下否决中央指定的国家主席、人大委员长和总理的提名”。

第一种情况:主席团表决,不接受中央推荐的名单;

第二种情况:在各代表团酝酿协商候选人名单时,有许多代表表示异议,并提出新的人选,实行差额选举或竞选。

玩弄民主股掌上

第三种情况:三千人投票时,反对票达一千五百张,或反对票超过赞成票。

作者也知道上述三种情况是纸上谈兵的妄想,他说:“然而,从一九五四年一届人代以来,上述情况从未发生”。接着他解释何以未发生上述情况的三个原因,可惜未触着问题的要害,只讲了众所周知的现象,如“代表参加会议,几乎不可能自由发言,产生第二种情况,是和人大的蜂窝结构密切相关,三千名代表皆由中共中央和省委组织部指定的”等等。要害在于,我们应该揭示中共召开人大或政协,只是玩弄三千人的民主于掌股之上,它有把握控制人大和政协,保证不会出现上述三种情况。假如出现三种情况中的一种,中共就会抛弃恩赐的民主,不惜用粗暴手段镇压扼杀之。著名的例子?由台湾去大陆定居的黄顺兴人大代表,在上届人代上抗议修建长江三峡,并举行记者招待会,黄顺兴遭到躯逐,此人就被逐出人大,从此八届人代会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再如:党的历史上就有十年不开党代会,七年不开入代会的例证,还有四年前不惜用坦克机枪屠戮上千要求民主自由的青年的血腥记录。因为上述情况的出现冒犯了“三不”之大忌也。

如果上述的实例仍不足打破某些人的不切实际的幻想,眼下还可以举香港家喻户晓的事例:彭督何以冒犯了北京当局峰王,连续三、四个月挨大批判似的炮打呢?一言以蔽之,中共发现彭督的政治方案有越出“三无”的最高原则之嫌,政治方案中增加若干名直选的立法局委员,使中共九七年后难以控制香港的政权机构,故以不得搭直通车和另起炉灶等相威胁。同时给一部分香港人施恩,如增加了第二批的几十名港事顾问,另一方面则集中火力攻彭督,这就是中共的恩威并用的最生动的事实。

延续四个月的中英纷争可以说是照亮中共真面目的一面镜子,在镜子里不但显示了中共对少许越界的民主改革暴跳如雷,也照出了“恩威并举”的两手策略,不仅如此,还使世人看穿了“港人治港”和“一国两制”原是棉里藏针的底牌。

中英纷争是例子

“港人治港”从其字面上看有很大的魅力,这四个字体现出了港人自治的民主化原则,等于给香港人吃了颗定心丸,可惜不到九七年,就让香港人看出中共所说的“港人”另有含义,原来是经过港澳办、新华分社中共官员严格筛选出来的人士,即专挑亲共的,驯顺的,或是与大陆做生意发了财的大老等,前后两批港事顾问就是按这样的标准挑精拣肥选拔出来。被中共看中的统战人士就是香港回归后的中共一党专政的基础和骨干。如果彭督的政改方案得逞,中共控制港局的如意算盘就会遇到阻力,例如,在民选中,中共内定的候选人就会纷纷落马,像一九九一年立法局委员的选举那样。遇有一件事实可以证明中共鼓吹的“港人治港”的虚伪:上月开始的中英谈判理应由港人参加,新华社口口声声骂彭督是殖民主义者,那么,香港华人总不是殖民主义者吧!为什么坚决拒绝港人参与呢?这件事又被镜子照出了所谓“港人治港”原来是个空心汤圆。

综上所述,中共处心积虑、千方百计接管香港的方针——多谢这面镜子把他的真面目暴露无遗——无非是将北京的橡皮图章和一党专政坐直通车衔接到香港来。因此,基本法上宣传的“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也将成为水中月、镜中花。

真面目暴露无遗

不能设想,中共对未来接管香港尚且撕破面孔,寸步不让,它对大陆的政治体制能够大幅度地进行根本性的改革吗?

中国知识份子太善良、太驯顺,又善忘,总是对压在十亿人民头上的太上皇寄予幻想和祝福。八届人大中小小的两个弃权和反对票数字,便使某些人忘乎所以,得出诸如此类的推论,“在未来的若干年中,中国大陆的经济自由化必将带动政治民主化”,全国人大的改革也许无需经过四个循序渐进的步骤,而迅速实现议员的直接的自由选举(许良英先生指出:经济发达而政治上坚持独裁的国家,如二次大战前的德、日法西斯国家便是明显的例子,说明经济自由化未必能导致政治民主化。)我们忘了在台上的某些当权派,正是四年前在天子脚下层戮青年的同一伙人,我们常常被表面现象和怀柔政策所蒙骗,时过境迁又为独裁者唱赞歌了。

知识份子易上当

中国的可怜的知识份子最容易上当受骗,所谓好了疮巴忘了痛(其实,疮巴并没长好),第八次政治迫害刚刚结束不久,又准备迎接第九第十次上当受骗了。

严先生提供的宪政改革有它的必要性与可行性,但必须在结束一党专政的大变革中乃见分晓,指望在台上执政的暴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愉快地还政于民,那就是与虎谋皮,缘木求鱼的幻想!

《东方新闻报》1993年5月31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