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闲话江泽民

Share on Google+

邓小平“慧眼”识“英雄”

在报刊上预测邓小平去世后江泽民的命运凶多吉少,这一点几乎是舆论一律。那理由是缺乏权威,只知道遵奉邓大人的意志办事。对江的不良形象,我有同感。不过我们月旦人物,要预防简单化片面性,也要看到他有独立个性的一面,不应忽略他的某些长处。比如说,他党性很强,从未有争权抢班的行动,他的窜升以及后来身兼党政军三位一体的最高权威,都蒙邓小平恩赐。江泽民的角色好比橡皮图章,盖章的是邓氏陛下。江的可悲之处是他依附于行将就木的一位老人,这个老人寿终正寝之日,也就是江的权势失落之时,换句话说,江的政治生命是被邓的生存权决定的。

为什么老谋深算的邓小平偏偏看中江泽民呢?江一定有其他中央级人物不及的优越性在。看不出这一点,也就看不起邓小平了。值此“六四”五周年回顾这一段历史,证明邓小平选中江泽民是胜任愉快的。至少江的执政期比华国锋长,比林彪忠诚老实。跟在陛下后面亦步亦趋,唯命是从,江泽民有点象周恩来。“六四”惨案中赵紫阳被黜,外界猜想由乔石做继任人的呼声很高,为什么邓没选中他?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乔石不想拾起这枚烫山芋,二是邓怕此人掌握大权后不怎么听话,李鹏本是顺理成章的人选,只因全国人民齐声喊出“李鹏下台”的呼声,“六四”

的血迹未干,提拔李鹏任党的总书记,很可能激起打倒李鹏的新一波的民运高潮,邓担心众怒难犯,只得忍痛割爱了。至于杨氏兄弟,与李鹏的情况相似,在候选名单中根本没考虑进去。上海帮江泽民直登龙门,机遇之巧有点象华国锋。主要还由于江是中央直辖市的方面大员,并在“六四”惨案中有突出的表现,那就是他主动地封禁《世界经济导报》,在文化战线方面他与邓小平的武斗决策配合默契,执行阶级斗争决不手软。这一功绩成为邓说服军方和老人党支持江泽民登基的主要政治资本。

共产党体制的特色,不经民主选举程序产生国家元首,沿袭着斯大林、毛泽东个人的好恶选择接班人,必然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效应,产生一代不如一代的领袖。而个人好恶在确认何谓劣币、良币,在中共辞典里还有一种与众不同的解释:尽管某人不是人才,而是奴才,只因他左得可爱,左得出奇,众人皆称他劣币者,在中共组织部长或邓小平眼里倒是良币,于是发生了黑白颠倒,劣币驱逐良币的怪圈。江泽民就是活生生的证明。返观胡耀邦,赵紫阳还保有属他们自己的人性和良知,他们都因不忍心用刀剑砍杀青年学生而相继被逐。江泽民是左得出奇,胡耀邦、赵紫阳则是右得可爱,中国当代史中一上二下的对比是何等鲜明呀!

红色恐怖总司令

现在是“六四”血案第五年,我们回顾江泽民五年来追捕重判参加了八九民运的知识精英非常卖力,通缉令中的黑名单,逮捕所有的民运份子,都经过江泽民总书记最后拍板。众所周知,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没有法治,实行的是一言堂,毛后时代的一言堂霸主是邓小平,而发号施令保证执行的是江泽民总书记,例如给某些著名的民运人士判刑,政法委员会中有人提议判刑较轻,而鲍彤、王丹、任畹町、王军涛、陈子明等加刑重判的意见皆来自江泽民,据当年一家香港刊物报导,中央高层研究包遵信、王丹、鲍彤的定案,主张重判的王震、江泽民曾和乔石发生争执,最后依江泽民的一言为定。有篇文章说江在“六四”惨案中陷得不深,这话只适用于八九年“六四”这一天,“六四”以后连续五年的红色恐怖,罪魁祸首江泽民是总司令,陷得深不深有目共睹。更有甚者,总书记还批准西安和成都两市枪决了数十名参加游行示威的工人市民(具体数字不详),还有上海光新路火车压死数名卧轨抗议北京大屠杀的义士,又抓获了三名无辜青年,皆宣判死罪,造成这些血案都请示过江总,怎么能说江泽民没参与集体的屠杀呢?人们所以忽略了这一类杀戮民运斗士的惨案,多半因为上述这类零星的流血已是“六四”大屠杀之余波耳!

抓意识形态巨细无遗

我们再来看江泽民是如何狠抓意识形态的。在压制言论新闻出版自由方面,他表态严厉,处分残忍,并专门颁发了禁止言论新闻自由的红头文件和内部通报,如不准国内知识分子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和投稿;不得刊登揭露军界和公安司法人员的丑闻,内部文件根据毛的教条,说什么“只有敌对势力才肆意诬蔑我军和公安部门”,实际怂恿了司法人员和军人的践踏人权、敲诈勒索、走私贪污的合法化。民主国家鼓励公民和传媒对军政人员实施监督,中共则给行使监督权者扣上“敌对势力”的帽子。今年二月号《开放》有一篇题为《北京收紧意识形态的控制》,就报导了中共中央召开全国宣传会议后的一系列反动措施。在一九九三年九月号《北京之春》上,本人就写过一篇《别姬难过霸王关》的文章,指出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是一部艺术上乘的电影,但却遭到禁演。我指出中宣部长丁关根依据毛泽东的教条加以扼杀,该影片曾得了法国电影节的金棕榈奖,美国评出的金球奖,并被奥斯卡作为外国片的预选提名。所有华人皆为此感到自豪,而左得出奇的中共领导人连鼓吹得最起劲的爱国主义都不要了。《开放》乌苏里的文章气愤地指责此事道:“江泽民对此片甚为激愤,最近该片得了美国金球奖,官方刊物《求是》则予以猛烈地批判,指为宣扬同性恋歌颂敌伪统治者的精神垃圾。”相形之下,英国BBC电台播放毛泽东的性史,被糟蹋的少女达两百余人,而中共外交部和驻英使馆却百般阻挠和抗议,一个是真人真事,一个是艺术创作,公认的道德标准因人而异,这不是历史的绝妙讽刺吗?

有关电影方面的粗暴干预,还有张元导演的《北京杂种》,在东京电影节得奖,中方代表团竟退场抗议,又在国际上出了一回丑!有鉴于此,江泽民发觉中外合摄电影未能贯彻毛泽东的思想主旋律,乃进一步制定了一项指示,虽未明令禁止中外合摄电影,但规定了严格繁琐的审批程序,企图从根本上扼杀中外合资电影中有限的自由空间。在全国宣传会议中,又高唱文艺反映主旋律的滥调,典型的样板戏就是一九九四年春节的电视联欢节目,经李铁映、丁关根审阅后砍去三分之二,剩下的就如听江泽民演说那样,枯燥无味,连相声的幽默也被删去。有的观众评论曰:“大年夜又遇上江青的阴魂了”。江泽民的决心并未到此为止,只因青年一代厌弃了正统的主旋律,他们迷上了港台歌星的资产阶级情调,于是中共当局又向港台歌星开刀,似乎把她们当做洪水猛兽,下令不得邀请港台歌星演唱,作此决定恐遭物议,还想出一条罪状指责港台歌星的演唱系借着慈善义演的名义,敛钱装腰包,这种藉口实是欲盖弥彰,却是对港台歌星人格上的侮辱。

扼杀新闻自由罪行累累

左得出奇的事实还表现在压制新闻采访自由的领域,著名的个案为香港《快报》记者梁慧珉,因提前发表了江泽民在十四大上的政治报告,提供报告修改稿的新华社记者吴士深被判处无期徒刑,他妻子马涛被判刑六年,这种重刑不能不使全世界舆论震惊。在这以前,同样以泄密罪判处白伟基夫妇供给《华盛顿邮报》驻京记者有关政治、社会的影印件,白本人被判刑十年,他妻子赵蕾被判刑与马涛同。去年九月则逮捕了《明报》记者席扬,罪名也是泄密,关了半年以上,至今还未宣判。

拘押时期大大超过法定时限,违法的是北京当局。这一类严重侵犯新闻自由的事件层出不穷,令人发指。据世界保护记者协会一九九三年的年度报告称:全球被囚禁的九十名记者中,二十七人关在中国监狱中,约占三分之一,独占鳌头!谁说江泽民的政绩不辉煌呢?

自一九九二年邓小平在深圳讲了“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左”,大陆文艺界积极响应,出版了《历史的潮流》、《防左备忘录》及《左祸》等书籍,非常不幸的是,这些书刚出笼,就立即被查禁,紧跟邓小平的江泽民胆敢逆风而行,表明他的左祸甚至超过了邓大人。

对左王左将体贴入微

还可以举出更多的事例证明江泽民的左得出奇,如臭不可闻的左王邓力群,对他的种种谬论,江从未批评过。十四大前夕,小邓明显的嘲讽老邓,江知道了,只是关照中宣部对小邓保持一定距离,他口出此言,一是保护自己,又不得罪邓力群。

接着还委小邓任北京党史研究所主任之职,给他招兵买马提供方便。他的保驾护航原来是保小邓的“驾”,护左王的“航”也。

十四大前后,二号左王王忍之、贺敬之、何东昌下台,这是反左声中大快人心的好事,从以下的事实反证上述的好事,并非出于江泽民的本意,他为了安抚二号左王们,又委派王忍之出任中国社科院党委书记之职。实际上是换汤不换药,继任中宣部长丁关根的左并不比王忍之差到那里去。结果大陆知识界空欢喜一场!

江对大小左王的惺惺相惜、体贴入微,以及禁止出版反左读物等等荒谬的行动,似乎拂逆邓小平的“反左为主”的大方向。须知邓的思想体系原是立足于极左的毛泽东思想,否则就发明不了“四项原则”,当初邓小平宣布的“反左为主”也是真的,不过前面还有半句“要警惕右”另一把刀子呢!而在实践中老邓的言而无信和一年一个翻覆是出了名的。所谓极左,实质就是保护中共上层的特权阶级利益,保住以党为私的家天下,因此,邓默许江泽民越左越革命是不足为怪的。

综上所述,证明邓小平当初挑选江泽民是慧眼识英雄,江某并未辜负邓大人的苦心栽培。不过,遭殃的是中国老百姓和知识分子。说不定共产党的生命断送在邓大人及其接班人之手,也未可知,作出如此推理,系根据历史发展的常轨,不论江泽民如何乖巧,他违反了世界潮流的大趋势;第二是人民普遍对他的失望与绝望,即此两端,他要在邓归天以后仍然保住现在的位置恐怕是难乎其难了。

特殊材料铸就的人

近读刘再复著的《人论二十五种》,我根据此书的分类比照江泽民,那么,他可以获得四项称号:即阉人、巧人、酸人、猛人。阉人适用于丧失独立人格、只知道仰仗他人鼻息、无骨气、无阳刚之气的人;在执行反人权反民主方面,他又是猛人,雷厉风行而且手段毒辣;江玩的权术大多乖巧,不着痕迹,堵塞“自由化”的漏洞,巨细无遗,圆滑周到,赠他一个“巧人”的桂冠不至于辱没他。江泽民在接待外宾中讲几句不连贯的英语;在接待台湾妇女代表团时又眩耀几句唐诗宋词之类,则是酸人加巧人的特征。这样评价,就描绘出中共政治家的复杂组合,避免了简单化与片面性。

阉人与猛人是一对矛盾,实因江的阉人不是政治运动扭曲而成,查他的历史,他没有挨整的经历,原来力求处处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党性很强的人,泯灭了人性和良知,小心翼翼保住得来不易的特权,同样会培养出阉人的品性;而“猛人”多半是政治运动中的整人者、打手以及告发别人而往上爬的“阴人”。这个特殊材料铸就的江总只因毛毒深入骨髓,经多年修行得其正果也。

《北京之春》1994年4月1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33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